【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落地生花(1-3)

收在王杰希中心本《白糖座》里的喻王,大概分三次放完全文试阅

首发杭州O,摊位D2-D3“心脏战术联盟”

天窗戳http://doujin.bgm.tv/subject/21735

肖想已久的,青涩年岁里初识并刚刚相爱的喻王



落地生花


(一)


第五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喻文州头一次因为和比赛无关的事情来B市。他跟王杰希说,就算是庆祝我们恋爱四个半月纪念日吧。

王杰希接电话的时候两手都拿着东西,歪着头夹着手机,对恋人的说法感到相当奇怪:“要过来就过来好了,为什么还非要找个由头?”

喻文州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很开心。

对啊,要去就去了,到自己喜欢的人身边去,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在来B市之前,喻文州对王杰希的生活有很多想象。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他想象中王杰希这种老B市人也许是住着四合院,院子里树底下摆着八仙桌太师椅,桌子上放着茶壶茶杯,树上挂着两笼鸟,一笼画眉一笼八哥,叽叽喳喳跟着太阳的转动鸣唱。每天早晨王杰希就迈着四平八稳的方步,拎着鸟笼子到城墙根儿底下去遛一圈,然后去喝一碗豆汁儿,配上两个焦圈。

可是等王杰希把他接回家里,他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微草队长在皇城脚下的生活和任何一个大城市一模一样,房子在三环里,高层小区,19楼,没有八仙桌没有太师椅也没养画眉八哥,早晨从阳台上往外看倒应该能看到起早的鸟,穿过雾蒙蒙的晨光飞来飞去。


喻文州站在窗户前摇摇头叹了口气,王杰希边拉开窗帘边问他怎么了,他就跟王杰希描述了一下他曾经的想象。王杰希听得十分想笑,但还是沉吟了一下回答他:也不算完全不符合,虽然我不是住四合院的土豪,也不是每天遛鸟的老爷子,但好歹有一条是真的——每天早晨我都下楼喝豆汁儿吃焦圈,明天带你一块儿去。

然后他侧过头来看着喻文州,是不是觉得我又颠覆了一下你心里最初的形象?

你一直在颠覆,我都习惯了。喻文州笑着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王杰希,将下颌搭在人肩上:“不养鸟才好,安静,每天叽叽喳喳的太吵了。”

“你说我要是把你这句话告诉黄少天会怎么样?”



(二)


曾经的喻文州对王杰希的脑补极为丰富多彩——他刚认识,不,还不算真正认识王杰希的时候,他还在蓝雨的训练营,而王杰希则是联盟中最光芒耀眼的新星。

王杰希那时候大概也就是听说过他而已,听说的理由无非是“据说蓝雨的队长是因为输给一个手特慢的训练营小孩才退役的。”

也正是由于这件事,喻文州那个时候在蓝雨训练营的位置多少有点尴尬。大多数人都认为老队长是因为他才离开了蓝雨,尽管事实并非完全如此。而他也已经被一些人想当然地认定为一定会接过索克萨尔的帐号卡、也接过蓝雨队长的袖标的人。可是在被寄予厚望的同时,偏偏又因为他一直以来在训练营里的成绩,受到不小的质疑。

这些在他还没正式进入战队时就已经背负起的沉重压力,日复一日压在还称得上稚嫩的肩头。喻文州那时还远远不是后来永远挂着从容微笑的蓝雨队长,即便他当年就已经是个极其冷静的人,但愈是冷静,就愈是清楚自己的压力有多大。那些沉重的负担压得他有些惶惑焦虑,也开始产生对自己的质疑。

也许只有身为挚友的黄少天知道那段时间的喻文州有多辛苦,锋锐好胜的少年心性让他不想失去证明自己的机会。他每天都给自己加练,训练室的灯往往因为他一个人而亮到深夜。手速是硬伤,很难有大的突破,那就反复研究操作技巧,直到每个职业每个技能都了然于心,以至于将任何一个荣耀职业拿给他,上手都是一样的熟练;反复研究战术思想,分析蓝雨将有的成员结构,安排可行的战术手段;也反复研究他将来要面对的对手们,那个赛季刚刚出道的王杰希是最引人注目的选手之一,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喻文州笔记本上用红笔画下的极多的圈圈。

那时候的喻文州当然羡慕王杰希。王杰希无疑是极有天赋的,再加上后天的努力,作为联盟中第一个将新秀墙撞得粉碎的新人,他当得起所有对他的称赞。他的打法也恰是喻文州这种选手的克星——变幻莫测的攻击,刁钻吊诡的角度,永远出人意料的招数。要应付这样的对手,不仅必须要有出色的反应能力,更要有跟得上反应速度的手速。但可惜的是,喻文州做不到。

所以喻文州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该怎样利用自己的条件去限制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他反复看王杰希的比赛录像,被那绚丽夺目的打法所震撼并吸引。本无生命的王不留行在王杰希手中,却仿佛能散发出生机蓬勃的光芒,随心所欲,骄傲美好,盛开最夺目的花。

喻文州无数次注视着屏幕上的王不留行,灭绝星尘划过诡谲莫测的耀眼轨迹,点洒一路银光,不可一世的飞扬恣肆。

他想,也许最好的荣耀,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荣耀联盟的头些年里,关于选手的私人方面的采访还不是很多,仅凭几场允许训练营生参加的友谊赛,也没什么机会去了解不在同一支队伍的人。年少的喻文州便怀着坦率的欣赏、尊敬的敌意,还有一些不可忽视的憧憬,饶有兴致地想象着王杰希该是怎样的一个人:既然打法那么天马行空,那么性格也应该跳弹而活跃吧;出道第一年就成为一支强队当仁不让的王牌选手,那么或许是骄傲而锋芒毕露的;听说微草的老队长明年退役后即将把微草队长的位置传给他,那么也应该有了一个未来的队长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后来,当他发现他有很多想象都不怎么符合事实的时候,他已经真正认识王杰希有一段时间了。那是在第四赛季,喻文州作为一个刚刚出道的新秀,却已经担负起了蓝雨队长的重任;而身为二年级生的王杰希,也戴上了微草队长的袖标。

他们的第一场比赛是蓝雨主场,两位年轻的队长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与彼此握手。喻文州微笑着抬起眼,第一次近距离地直视那双在联盟中极其出名的大小眼。


他们以对等的身份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多指教。



(三)


喻文州住在王杰希家的第一晚睡得很踏实,朦胧的印象里似乎是做了个挺好的梦,但他并不记得具体内容。

醒来的时候他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觉得自己还远远没睡够,但的确也是该起床的时间了。明媚的阳光穿透了厚重的窗帘照在脸上,映得他眼前一片金黄。眼前不同于宿舍和自己家的景色让喻文州还没完全睡醒的大脑反应了三秒,才想起来自己是在王杰希家,忍不住就轻轻笑了起来。又打了个盹儿后他眯着眼睛转过头,想要看看恋人在身边睡着的样子,却发现房子的主人比他醒得要早,此刻已经背对他坐在了床边。

王杰希比喻文州个子高些,赤裸着上身正从床头柜上拿衣服,肩胛骨随着手臂上的动作略微耸动,落在喻文州眼中的背部轮廓和腰线都相当好看。

喻文州撑起身靠过去,想从后面环住恋人的腰,找补一个温馨甜蜜的早安吻。偏偏王杰希正好伸直了胳膊穿上衣,衬衫下摆被手臂一带,在身后划出个漂亮的弧线,啪啦糊了喻文州一脸。

真是个一点也不浪漫的早晨。蓝雨队长捂着脸在心里哀叹。


“你凑过来干嘛。”王杰希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一边系扣子,一边用脚去找拖鞋。

“……没事。”喻文州终于放弃了计划中的清晨温存,也伸手去够自己的衣服,但衬衫刚穿了一只袖子,就困得忍不住又歪在枕头上闭起了眼睛,“杰希前辈你……假期也不睡懒觉吗?”

“习惯了。”王杰希看喻文州还是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也就放他再眯一会儿,自己去洗漱。过了一会儿他端着牙缸咬着牙刷回到卧室门口,却发现喻文州还保持着刚才那个穿了一只袖子的姿势,露着半个肩膀靠在床头打瞌睡。王杰希只好含着一嘴的牙膏沫儿模模糊糊地开口:“家里没东西吃,你是跟我一块儿出去吃早饭,还是我给你带回来?”

“当然是一起去了,你昨天不是说带我一起去喝豆汁吗。”喻文州睁开眼睛用力眨了眨,坐直了身体,穿上衬衫的另一只袖子。

“我觉得你肯定吃不惯那个。”

“别小看我啊……”

王杰希说了刚才挺长的一段话,好悬没把嘴里的牙膏给咽下去,于是不再接话转身去洗手间漱口。但等他在剃须刀运作的嗡嗡声中又一次返回久久不见动静的卧室时,却发现衬衫穿好了两袖但还没系扣子的喻文州,又斜在床头几乎再次进入了梦乡。

如是反复再三,喻文州才算哈欠连天地挪去了洗手间,然而洗脸刷牙之后,他居然转眼就恢复了平日里神采奕奕温和从容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几分钟前还迷迷糊糊差点把马桶当洗手池。


“你居然赖床赖得这么厉害。”两个人终于出门的时候王杰希有点怀疑早点摊是不是都已经收摊了,“真是想不到。”

“总也得有点地方让你觉得意外啊。”喻文州一脸的坦然。

“平时都是谁这么一次一次叫你起床?我怀疑闹钟根本不管用。”王杰希忍不住发散了一下思维,“是不是每天早晨让黄少天站在你门外头一直说,说到尽兴为止,到你终于受不了了就起床?

“喂喂,少天的话也没有那么多,你们不要妖魔化他好吗。”喻文州总算还没忘了替挚友维护一下形象,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平时在队里当然听到闹钟就要必须马上起床呗,但现在假期嘛,又是在杰希前辈这里。”

他没把话说完,王杰希已经顺着接了过去,那以后你安心赖你的,还是我把早饭给你带回来吧。


B市夏天灼人的太阳用“火辣辣”这样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空气里满是燥热,早点铺子里没有空调,闷得很。王杰希反复打量喻文州坚定的表情,这才转过头去跟老板说,两碗豆汁儿。

颜色不算美观的两碗端上来的时候,喻文州还信心百倍地说着自己从小就一点都不挑食,但在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之后,他脸上的表情终于石化而后碎裂了。

第五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的某一天,天气晴朗,地表温度在35摄氏度左右,蓝雨战队的队长在微草战队的地头上,被一种叫“豆汁”的必杀武器一击K.O.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76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