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落地生花(4-6)

写哭哭的文州和大眼是我一直以来的邪念——!!!

终于实现这个梦想了!两只小队长!艾玛!



(四)


第四赛季是荣耀联盟最为人才济济的一年,喻文州和与他同年的众多同行在这一年登上了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舞台——抑或说是战场。然而王杰希,却已经不再是当初喻文州所仰望的那个王杰希了。

王杰希在刚出道的第一年,就用极为突出夺目的表现和变幻莫测的风格为自己赢得了“魔术师”的称号;然而从他进入联盟的第二年起,他便已经开始试着收起“魔术师”的璀璨锋芒。原因无它,只因他的确足够强大足够耀眼,但是他的队友们却跟不上他的步伐。在他风头无两的第三赛季,微草战队的成绩,却并不太理想。

其实是太过显而易见的事情,一个人飞得太快,就会独立于团队之外。变幻莫测出人意料的魔术师打法,在让对手们手足无措的同时,也让队友们无所适从。这是连那些半懂不懂的媒体都能看出来的浅显道理,王杰希和微草战队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喻文州自然也是很明白的,所以当他看到王杰希开始改变打法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意外——事实上,他也没有多少精力去过分关心微草的王牌选手到底怎样改变了打法。他和黄少天都是一年级新秀,初入联盟的第一年就担任了蓝雨这样豪门战队的正副队长,所面临的一切终究还是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估。尤其是对于喻文州,铺天盖地而来的质疑足以让刚刚十八岁的少年感到无措。荣耀战场上的超人的战术思维远非靠之前的模拟和观摩别人比赛就可以练就的,饶是他天资出众,也必得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之中摸索。而一路在坎坷中前行的不只是他,还有整个蓝雨战队。战绩平平,数次爆出冷门输给弱队,粉丝们的失望的叹息和所有的负面声音都听在喻文州耳中,可是作为队长,他还偏偏要永远保持着冷静从容的样子,去面对队友,经理,粉丝,媒体。

他没想到的是,所有的一切都爆发在了蓝雨和微草的那一场比赛——的确是一场相当糟糕的比赛。本来两大豪门碰面,所有人都指望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的对决,然而整场比赛都让人失望透顶。蓝雨的战术体系没有完全成型,索克萨尔在面对围攻时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而本该与之呼应的队友们竟没能及时出现;对手微草的表现也毫无出彩之处,王不留行尝试着改变打法,但与队伍的磨合还没有做好,曾经无与争锋的魔术师在赛场上竟然颇有些进退失据的感觉。

最忠诚的粉丝们的爱恨表现得最为直接,要不是幸好还有夜雨声烦的几次精彩出手和防风神级的技术展示,恐怕真的会有一半观众提前退场。

最后到底是谁稀里糊涂赢了比赛都不重要了,所有队员下场的时候场内的掌声都是稀稀拉拉的。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还能微笑着撑过了新闻发布会,总之一离开镜头和话筒,他就撇下其他人,跑到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就当他觉得自己终于要没出息地对着镜子哭出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旁边还有个穿着绿色队服的人,扭头一看,居然正是此刻本该坐在客队新闻发布会上的微草队长,王杰希。

没有人知道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他们两人在这个时候相遇,这种情况下撞破彼此最不愿示人的脆弱,轻而易举地让原本只是普通同行、连朋友都还算不上的两个少年,从这一刻起就变成了可以交心的人。也许一开始不过是两个同样经受着疼痛的人在难过时互相舔舐安抚的本能,但一旦习惯了对方的温度,日后就理所当然会愈发眷恋着彼此。

两个人看见对方的时候都小小地吃了一惊,第一反应都是立刻抬起手,有些慌张地用力抹掉了眼角溢出来的泪花。然后他们才注意到对方和自己差不多的模样,稍微想想也能知道原因,迅速地转为了感同身受。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就默不作声地看着对方,那些长久积攒起来,需要用泪水来宣泄的难过和愤懑,在静默中竟也慢慢流逝了。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直到自己也觉得这样子下去实在有点蠢,终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蓄积在眼角的泪水随之流下,在彼此有些不好意思的余光注视下赶紧擦去。然后这两位刚刚在赛前握过手的小队长,红着眼角,带着笑容,轻轻地撞了撞拳头。

“加油。”

“嗯,加油。”



(五)


“上次跟霸图比赛,张新杰请我喝Q市的那个特产,白花蛇草水,你知道吧。他刚去Q市的时候就差点被放倒了,那味道真是……”喻文州要的一碗豆汁最终连面上薄薄的一层都没喝完,一直到开门进家的时候他都还忍不住在吐槽,“我觉得你们和霸图比赛的时候,要是赛前进行一个交换饮品的仪式,你们用豆汁,他们用白花蛇草水,两边队员互相交换干杯。然后比赛就结束了,真的。”

“我觉得豆汁儿挺好喝的,喝习惯了就好。”王杰希为自己喝了二十年的早点辩护。

“……根本不想喝习惯。”喻文州坚定地摇头,“我现在还觉得嘴里有怪味。”

“你心理作用。”


被指为心理作用的喻文州又去刷了一次牙,转回来的时候发现王杰希已经打开了电脑,正在看总决赛微草对百花最终取胜的那场团队赛视频。

“新科冠军队长,这么迫不及待地想重温胜利的美妙感觉吗。”喻文州一边咂了咂舌头确认嘴里没有怪味儿了,一边拖过一把椅子坐到王杰希身边,“怎么,这场比赛还没复过盘?”

“嗯。”王杰希没理会他的玩笑,直接接过他的正经话,“大家都急着放假,最后这场要等下赛季回来再复盘。趁印象还深刻,我还是自己先看看。”

这不是一场轻松的比赛,在赛季中途折损了第一狂剑的百花带着孤独却近乎疯狂的强大,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绽开漫天繁花光影。团队赛微草先失一人,厮杀到了只剩下最后两个人才分出胜负。认真看着视频并在本子上标注记录的王杰希不断地按下暂停,将进度条拖回去一点,反复观看每一处值得注意的地方。

已经在观众角度上分析过这场比赛的喻文州,此刻却更加关注着另外一个方面。王不留行是整支队伍的矛头与核心,然而却从未有任何过分闪耀夺人眼球的时刻。哪怕是和百花缭乱暂时形成局部1V1的时候,魔道学者也没有丝毫凌越于团队,而是与队友呼应着,将对手拉入战术巧妙的布局。

喻文州知道,这是最有利于胜利的打法,成效显著——微草赢了,拿到了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冠军,成为联盟中第三支捧起冠军奖杯的队伍。

可是他依旧忍不住去回忆,回忆他刚认识王杰希的时候,魔术师手底那匪夷所思随心所欲的华丽打法。张扬恣肆,天马行空,每一时每一刻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时候那个耀眼的少年,像一颗光芒四射的星星,闪亮到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

他想,那才是真正的王杰希,王杰希喜欢的打法,和独属于王杰希的荣耀。

而现在,夺目的光辉被刻意敛去,那颗星已经成为背负着整个微草的坚定基石。 


“杰希前辈,我还是想问问你。”

“问什么?”

喻文州转了转椅子直面着王杰希,修长的手指屈起来用指节轻轻叩了叩木质的电脑桌。

“你喜欢这样打荣耀吗?”

王杰希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喻文州是在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他抬头去看桌上摆着的微草全队和他们第一座冠军奖杯的合影。

然后年轻的冠军队长笑了笑。

“只要微草能赢,就喜欢。”



(六)


喻文州发现自己越来越擅长应付新闻发布会这种东西了,无论是多么刁钻锋利的问题,他总能答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而且措辞中肯言语温和,让那些记者们高兴的同时,也巧妙地避开不想回答的部分。

他也发现自己越来越从容镇定,输得尴尬难看也好,赢得荡气回肠也罢,渐渐都很难再从他的表情看出端倪。


发布会结束后他依然有意无意地走在了队伍最后,掏出手机搜了搜即时新闻,同样刚刚结束新闻发布会的另一场比赛是B市微草对皇风的同城德比,微草取得了胜利。王杰希用了大半年的时间转型融入队友,如今终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喻文州点开通信记录想要给王杰希打个电话,然而屏幕就在这时候亮起来,恰好是对方的电话打了进来。

恭喜啊,杰希前辈,赢得开心吗。

也恭喜你,最近几场比赛感觉都挺不错?

嗯,虽然有输有赢,但是整个队伍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

听说了吗,有人评了联盟里的“四大战术大师”。

听起来还挺酷炫,都是谁啊。

叶修,张新杰,肖时钦,还有你。

怎么会没你呢。

没我很正常啊。

喻文州还想说什么,前头蓝雨的队员们已经在招呼他快一点。两个人也就没多说什么,留了句回头聊,便挂断了电话。

他们的确有的是时间“回头聊”。自从他们一起说了那句加油,几乎是每一场比赛后,都会有些交流。少年的成长是何等迅速,彼此间也很快变得熟稔。如果一个人以等同于荣耀比赛的频率出现在一个职业选手的生活中,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一定已经十分亲近熟悉了。

所以当喻文州认识到自己喜欢王杰希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喻文州仔细想了想,这份感情甚至可以追溯到他还对第三赛季的最佳新人怀着憧憬与向往的年月,只不过后来,他们很突然地就变得亲密了起来。一开始他的确不算太了解王杰希,和任何一段懵懂盲目的感情开始时一样,他似乎只是爱上了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而已。但当他一点一点和这个人熟悉起来,乃至于和这个人一起成长,他慢慢发现这个真实的王杰希,和他之前想象中的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但他还是很喜欢他,并且是变本加厉的喜欢。

世界上最无端无理的事情便是喜欢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偏要为这件事找一个起因或是缘由。但于喻文州而言,如果真的非要找一个理由,那一定是因为当他还觉得自己是在远望这个人的时候,突然在那个没人的洗手间里看到了他和自己一样哭红的眼角。

若你看过一颗星辰最光鲜华美的表面,又突然邂逅了他最真实柔软的内里,怎么可能不去爱上他呢?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