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落地生花(7-9)全文完

(七)

 

视频最终停在跳出的“荣耀”两个大字上,王杰希终于放下笔,伸了个懒腰,被喻文州侧过身子捉住了手。然而他很快翻过了手腕反客为主:“早手操还没做吧?手慢还不多努力。”

喻文州抬起眼,就看到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正专注地望着两人交握的手。离得太近了,他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王杰希没理,继续帮他活动手指:“别笑,但凡这只眼睛小一号,我就不会找你这样的对象了。”

喻文州笑着动了动手指:“但凡这双手快一点儿,我也就不找你了。”

“所以挺无奈呗?”

“没有,我觉得这样其实挺好,谁也别嫌弃谁,就这么一直下去吧。”

说着喻文州凑过去亲吻王杰希的侧脸,鼻端萦绕着北方夏天的上午那种干燥温热的气息。王杰希依旧有些不习惯地僵了两秒,但还是侧过头给予了回应。喻文州的舌尖在对方的唇角亲昵地勾画了片刻,恰到好处地停下了这个浅尝辄止的吻。

他们鼻尖厮摩着对视,喻文州维持着脸上温和的笑容。

“杰希前辈,商量个事?”

“嗯?”

“以后早餐别喝豆汁了行吗?”

“……根本没味儿,你是心理作用。”

 

王杰希关了视频,把台式机让给喻文州,然后起身去找自己的笔电,一边从箱子里拿备用鼠标一边背对着喻文州开口:“你们还是缺个正面攻坚的角色,”

“训练营里今年有个相当不错的狂剑士,转会窗的时候就要签到队里了。”喻文州随手整理了桌子上的散碎杂物,开小号登荣耀。

“你们还真是,年年都逮着一年级新生委以重任,真够放心的。”

“怎么,我们哪一年的新生让人失望了?”

荣耀登陆界面的背景音乐回荡在屋里,隔着阴影厚重的窗帘也能知道外头的阳光明亮到刺眼。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甩了甩鼠标双击熟悉的图标,忽然十分满足地觉得,他们还有无数个像这样蓬勃热烈的日子可以一起度过。

 

 

(八)

 

喻文州的第一次告白是在第五赛季那一年的情人节,效率高超,一次成功。

第五赛季的时候,微草和蓝雨两家队长的日子都已经好过了很多。两支战队的战术统筹都已经成型,队员之间互相的配合也变得默契统一,成绩自然而然地随之光鲜亮丽起来。曾经的魔术师敛起了自己的锋芒,将整支战队义无反顾地扛在了肩上;而那个手速在全联盟垫底的术士,也早已凭借不可忽视的实力得到了人们的承认。微草战队整个赛季都凯歌高奏势如破竹,剑与诅咒也已横扫联盟罕见敌手。

于他们两人而言,赞誉早已多过质疑,掌声早已盖过诋毁。然而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已经成长起来。初初担起重任、离开他人庇护的这一年,给予了他们超出想象的磨砺,也赐予他们足够的礼物。

说实在的,这时的他们回想起一年前,自己因为压力太大而躲进洗手间里哭出来的事情,也会哑然失笑。

他们已经很少想起被难以承受的压力逼得手足无措的感觉,但不会有丝毫淡忘的,是那个和自己同时抹去眼角泪花,说着加油的少年。

 

这一年情人节的时候,正逢春节刚过去没几天。王杰希在日夜不休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里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拜年问好寒暄玩笑,而后是斟酌恰当的语气和不温不火的措辞,这些话在任何人听来都是蓝雨队长值得称赞的温和有礼,但听在王杰希耳中,全都是喻文州一年多来修炼出的城府和弯弯绕——其实他自己也是一样。

王杰希听到半截就打断了他,直截了当地说文州,你是不是想和我交往。

喻文州愣了愣,在电话那头和当年他们初识时一样笑了出来,说是啊,杰希前辈,我是来告白的,你接受吗。

“当然,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呢,既然我们彼此相爱。

 

 

(九)

 

北方的夏天是让人头晕目眩的干热,没有谁愿意出门。屋里空调开得很足,把室内外隔成两个世界。这种情况,特别适合宅男们窝在家里打上好几个小时的荣耀,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打。

 

王杰希站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弯下腰接水,喻文州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开口叫他。

“杰希前辈。”

“嗯?”王杰希一手端着杯子喝水,一手去饮水机后面摸索着关闭开关,听到喻文州叫自己就回过头来看着他,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疑问音节,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

“我爱你。”

喻文州弯起眼睛微笑着,十分郑重地说道。

王杰希没料到他会突然如此郑重其事地说这么一句,也没搞明白他是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一句,略有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显得两只眼的大小差异更加明显了。

喻文州还是一直微笑着,两个人就这么彼此对视了一会儿,王杰希放下水杯,点点头也笑了出来。

“我知道。”

“那你呢?”

“你也知道。”

 

 

—落地生花—

全文完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