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灯火(1-2)

唔这篇是收在喻王合志《顺逆差》里的那篇。

《顺逆差》已经接近完售啦,听寒夕的来打个小广告!最后的少量余本在【9.6】的【CP14.5】进行最后的场贩!一波带走吧这个合志真的超棒(而且没有分手)!

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本子,看到很多repo特别开心!分手群的大家都特别棒!我们什么时候再搞分手本和复合本呀【不是


对你们猜对了,我懒癌晚期没有关于喻总的新文感觉特别对不起喻总,所以才悄悄咪咪把旧文放出来除草,而且要分两次放,显得我勤快【。

关于这篇文有点话留着下次更到完结之后的后记来说【。



灯火

  喻王


(一)


  这个周日,坐在书店柜台后面的不是那个有一双特征鲜明的大小眼的老板,而是换成了一个一直都带着淡淡的温和笑容的男人,除了和客人交谈,就是戴着耳机在打游戏。

  留着梨花头的女孩已经在书架旁的软椅上喝着咖啡阅读了一下午,天色暗下来才带着两本书来结账,然后她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今天没看到店主呢?”

  “他从前工作的单位有活动请他回去参加,我来替他一天。”男人笑着摘下耳机,还算标准的普通话带着一点南方人柔软的嗓音,“小姐是想要这两本书吗?”

  

  王杰希的车停在书店门口的时候,喻文州恰好给大门上了锁。他直起身拍了拍手上不明显的灰尘,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跟战队吃了个饭?”

  “嗯,上周微草的全明星办得挺成功,这周主场又赢了,算庆贺一下。”

  王杰希流畅地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关了门的小书店:“很多人知道这书店是我开的,再看到你来,又得说点儿有的没的。”

  喻文州笑着伸了个懒腰:“就说我们是坚定的革命友谊呗,帮老朋友看个店,随他们说去。”

  他们的住处离书店不远,错开了晚高峰一路都走得很顺畅。一路东拉西扯地聊,退役多少年始终放不下的还是战队和荣耀,哪怕现在已经完全全息化的游戏已经和他们那个时候有了非常大的不同,联盟和之前相比也做出了很多改变,那份感情却始终都不会褪色。

  “英杰跟我说这赛季打完他也考虑该退役了,队上中坚力量可靠,新人也出色,他挺放心的。”

  “一晃眼连小高都要退役了啊,想想多快。”

  “说起来还没给你摆宴庆贺一下呢,喻副主席?”

  “行了杰希前辈,别逗乐了。”喻文州在B市呆了这么多年说话也被同化了不少,乐字后面跟着一个恰到好处的儿化音。他上星期刚刚被提成了荣耀联盟的副主席,已经在主席位置上坐了十几年的冯宪君马上就要退休,这份任命的涵义简直是再清楚不过。

  

  车子开进地下车库,小区里的住户几乎都已经回了家,车停得密密麻麻。王杰希滑进两边都停好了车的车位,喻文州下车绕到驾驶座那一旁去帮他看车与车之间的间距。王杰希开门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车尾短暂地接了个浅吻。

  楼层不高没什么必要坐电梯,两个人和往常一样走出车库转向楼道,默契地保持着一前一后。走到楼道口的时候王杰希停下来从兜里摸钥匙,突然想起来什么,停下手回头问喻文州。

  “晚上要用的那个,是不是忘了买了?” 

  “我记得卫生间里还剩两个,明天再去买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喻文州已经比他先拿出了钥匙,从他身后伸手去开楼宇门。

  

  第二天是周一,早高峰的B市一如既往堵得厉害。喻文州出门挺早,很有耐心地一点一点往前挪。搁在挡风玻璃前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是黄少天的电话。喻文州挂上蓝牙耳机接起来,还没来得及“喂”一声,那边就直接一句话问了过来。

  “队长你看到今天的新闻没?”

  退役这么多年了黄少天还保持着当年管喻文州叫“队长”的习惯,喻文州有点奇怪他今天怎么就说了这么短的一句,“没,怎么了少天?”

  是蓝雨有什么事了?喻文州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曾经的战队,然而他问话的声音还没落,黄少天就着急地继续说了起来:“你跟王杰希被狗仔拍照了,就在你们家楼下,我看网上现在传得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

  然后曾经的剑圣一针见血地提醒喻文州,只怕今天一上班冯主席就要来找他谈话,而喻文州还是挺淡定地跟挚友聊了会儿,平静得像自己才是那个关心朋友的非当事人。

  车子开出最拥挤的路段,车流渐渐顺畅起来,他挂断电话刷了下微博,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大片的转发和最初始的那条微博。资深八卦媒体惯用的手法,不明说不定论,却极尽引导暗示之能事,配着两张照片。第一张是在地下车库里,灯光太暗,什么都看不清,两个距离太近的身形几乎融为一整块黑色的阴影,喻文州回忆辨认了一下,似乎是拍到了他们那个一闪即逝的亲吻;第二张是在楼宇门的门口,借着昏黄的灯光能清晰地看到两个人的侧脸,虽然事实上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但喻文州那个越过王杰希伸手去开门的动作却像足是个环抱的姿势,更不用说那份屏幕根本挡不住的,亲昵爱意。

  他想了想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王杰希,但最终还是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也许比预想的情况要好些呢,他乐观地自我安慰了一下,刻意回避自己那份经年不变的冷静。

  

  然而从进入联盟大楼起,一路上不少人对他投来意味莫测的目光,伴随着窃窃私语,他知道根本不是错觉。

  其实他和王杰希两个人处了这么多年,虽然为了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公开,但蛛丝马迹也经常被人发现。只是因为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就一直这么过来了。

  喻文州暂时没心思去深究到底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他刚刚被提拔,他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就暴露了。现在他要考虑的是这件事所造成的后果——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对同性爱情有了一定的接受度,但终究还是个很敏感的话题。

  他可以不在乎,王杰希可以不在乎,然而联盟却不能不在乎。

  果然,喻文州刚坐下打开电脑不久,秘书就小心翼翼地敲响了他办公室开着的门。

  “喻副主席,冯主席让你过去一下。”


(二)

  

  王杰希知道这个消息并不比喻文州晚,他在接到高英杰语气有点慌张的电话的同时,自己也在开着电脑浏览网页。

  忍不住感叹了一下这些媒体还挺给自己和喻文州面子,两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居然继上周的全明星周末之后占了个头版头条。

  他想了想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喻文州,又想到喻文州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路上,也许冯主席不会这么快就知道这事儿吧,不如等喻文州晚上下班回来再说。

  这样想着王杰希还是照常登了荣耀,没想到一上线,好友消息就哗哗地刷了过来。不知情的人震惊询问的,知情人士担忧关心的,几乎刷爆了他的消息列表。不知道该做怎样的解释才能配合联盟那边可能给出的公关方案,他只好即刻就又下线了。

  随后他打开了最初曝光照片的那条微博,鼠标滚轮下滑,去翻阅各种各样的转发和各种各样的猜测——立刻站队支持同性爱恋的有,觉得证据不足说要理智分析推测的有,为他们开脱说话的有,不堪入目的辱骂中伤也有,总之乱七八糟一片混乱。

  最严重的那种说法,也不过就是真相。

  时不时有客人推开门进来,这一天的阳光很好,然而北方冬天酷烈的寒风穿透厚重的门帘袭进暖意十足的室内,还是让王杰希浑身一凛。

  其实这段一定意义上不容于世的感情被曝光,对王杰希自己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们双方的父母早已接受,关系亲密的朋友也早就心知肚明,来自家庭和身边人们的阻力并不大。至于无关人士的责难和不理解,从一开始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最大的问题是喻文州,是喻文州本应一路畅通坦荡的前途。偏偏这事出在这个时候,偏偏是喻文州刚刚得到重任、释放出即将接下联盟最高位的信号的时候。这背后到底有多少深水暗涛不得而知,如若处理不当,足以毁掉喻文州在联盟的未来。

  王杰希并不知道联盟具体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情,但他终究也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会有怎样的几种可能,并不难想象。

  B市的冬天太冷,天又黑得早,王杰希颇有些歉意地告诉软椅上那个梨花头的姑娘自己今天要提前关门。然后他关了店,开着车融进了B市的车流。

  

  冯宪君跟喻文州谈了很长时间,看得出这件事也让主席很是头疼,老人一直紧皱的眉头让喻文州横生几分愧疚。冯宪君向来极为重视他,虽然喻文州的确工作能力很出色,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但提拔一名刚刚工作几年的年轻人到如此高位上来,冯宪君也算得上是力排众议。现在出了这种事,必定有更多的人对冯宪君的选择提出质疑。

  喻文州从主席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脑海里还全都是那些委婉的恳切的言辞,站在旁人的角度看来,全都是为他和王杰希两个好。他去休息室里给自己接了杯咖啡,端着热气袅袅的杯子站在咖啡机前愣神,直到助理在外面小心地敲了敲玻璃,示意他还有文件没有处理。

  他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转身回到办公室里开始处理已经延迟的工作。午饭被他忘记了,一口都没喝过的咖啡放在桌子上,直到慢慢凉透。

  他再次认真地审视他和王杰希的爱情,审视他们面前,如此这般山横海立的阻碍。

  冯主席的反复提到,那两张照片说到底也没有拍到什么太过分的镜头,真正有力的说法是有八卦记者还问了小区里的居民们,得出结论是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一直都住在一起。但即便如此,只要拒不承认撇清关系,联盟公关也会有方法搪塞过去。

  只要拒不承认,撇清关系。

  联盟自然是要出面解释,但喻文州却始终没有答应自己真正去澄清。冯主席虽然不满,却也一时拿他没什么办法。

  澄清?澄清什么,他们的关系从荣耀联盟第五赛季就已经确定,一路走来从少年的青涩到如今的成熟,矛盾有过,坎坷有过,七年之痒都已经过了俩,到如今依然相濡以沫。现在让喻文州上下嘴唇一碰,就说他和王杰希之间不是爱情,别说即便王杰希不在乎他也不可能这样做,就算是说了,以后如果被更确凿的证据证明了他们的关系,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

  这是根本不可能被选择的下下之策,冯宪君不傻,也不会让喻文州这样干。联盟想要的是这种情况下所能选择的最好情况。冯宪君一直对喻文州很好,这次也并没说什么重话,甚至没有明确地提出什么要求。因为他知道喻文州足够聪明,肯定能听懂他的暗示。

  去“澄清”,但要让澄清变成真正的澄清,不给别人留下以后找到更确凿证据的机会

  能做到真正一刀两断,那是最好。

  

  喻文州到家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把叫来的外卖端到桌子上,见他进门就抬头看了他一眼:“冯主席没留下你说点儿什么?”

  “整整谈了半天,再留下说点什么,我撑得住,主席怕是撑不住。”

  “都说什么了,联盟打算怎么办?”

  他们两人间不用说太多,彼此都已经懂得八九不离十。喻文州换了衣服去厨房拿来碗筷,慢慢将冯主席今天说给他的话一点点说给王杰希听。

  中间有几次他甚至惊讶自己的记忆力,那些细碎的词句他几乎记得一字不差,复述的过程仿佛是再次讲给自己。

  然后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开口的声音一如平时的波澜不惊:“你怎么想呢。”

  喻文州想了一会儿,然后向后靠在沙发上,苦笑了一声却坦然回答:“我也不知道。”

  他在联盟走到如今的地步不容易,可他和他走到如今的地步也同样不容易。

  王杰希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模糊的回答,他像当年全明星赛时听到什么战术安排一样平静:“嗯,那我先去洗个澡。”

  

  花洒里淋下的水一开始是凉的后来又有点烫,但王杰希并没有发现。蒸腾的热气氤氲在不大的空间里,温差过大让他有点头晕,双耳里嗡鸣作响,伴随着喻文州复述给他的那些冯主席讲过的话,还有今天他在微博上看到的种种言论,像纠缠不清的海藻缠着他向来清醒的头脑,一片混沌。

  喻文州说他也不知道,他知道这是个诚实的回答。换做是他在喻文州的位置上,这一天之内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吧。

  别说是在喻文州的位置上,哪怕就是现在的立场,他也拿不准该怎么办。王杰希抬起手抹去脸上的水珠,掌心触感发热,这才想起把水温调了调。他将额前湿透的头发撩向脑后,想着一些于事无补的种种般般。比如如果昨天不让喻文州去帮自己看店,如果在车库不接那个吻、如果在楼道口不停下来,会不会今天就不会有事?然后转而又想到,如果这件事是有人对喻文州刻意为之,只怕他们怎么也是躲不过。

  

  关水的同时王杰希听到外头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边扯下浴巾一边向外面喊喻文州帮他接个电话,但喻文州似乎没听见。铃声迟迟没有停下,一阵一阵响得不疾不徐很有耐心。没办法他只好赶着踩上拖鞋出来接电话,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伸出去的手在空中顿了顿,还是拿了起来。

  是冯主席亲自打来的电话,措词委婉,旁敲侧击,但句句都能让人轻而易举地听懂他是什么意思。

  挂断电话的时候王杰希看到联盟年轻的副主席正在阳台上抽烟,偶尔垂下手来,指间一点暗红明明灭灭。平日里挺拔的腰背松垮着,显得有些疲惫。

  王杰希将手机丢在沙发上打开了阳台门,抬起头便看到窗外B市的万家灯火和玻璃上喻文州的倒影。喻文州也从玻璃里看着他,他们就这样彼此对视着没有说话——也许只过了一秒钟,也许是过了几个小时,王杰希松开一直攥着的门把手,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自己的恋人。

  “就这样吧,明天你还要上班。”

  “就哪样呢?”


—TBC—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