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灯火(3-4)END

(三)

  王杰希到底还是第二天就搬了出去,他是B市本地人,家里又宽裕,还有一套房子单住,倒也不必回父母家去挤。

  事情拖得久了就越来越复杂,网上各种各样的猜测与流言纷纷出现。总少不了那些不怕事大的无聊人士和靠这个吃饭的小报记者。尽管联盟自有公关手段,但如果当事人迟迟不出面说清楚,事情总归不可能轻易结束。

  

  而王杰希现在住的这处房子离他的书店更远了点,加上堵车,书店每天开门比以往都晚了些。有一天王杰希到达书店的时候,竟看到那个留着梨花头的女孩站在书店门口等他开门,他连忙开门让人进去,然后免费送了一杯咖啡给这个女孩。

  女孩子很小心地问他,是不是最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王杰希想了想说,最近是有点困难,但还好,不是一个人面对。

  

  尽管说了不是一个人面对,但他还是要一个人回去,这边的小区老旧,暖气似乎烧得不如之前的家里热,晚上睡觉难免有点冷。不过搬出来三天,王杰希就感冒了,忍不住哀叹了一下自己的宅男体质。

  喻文州每天都会给他打个电话,有点像他们之前还是职业选手的时候远隔异地的恋爱。但话却远不如那时候多了,两个人都站在阳台上,沉默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还要多些。

  王杰希会在沉默里插一句把烟灭了,那边的喻文州闻言就会真的摁熄手里的香烟。

  如此默契,却也仅仅只是这样的默契。

  

  网上关于这事的热度没有一开始那么高了,但持续关注着的人还是不少。早已有人跳出来喊着让喻文州和王杰希自己出来解释清楚,这样藏着掖着,是真是假都太不够担当。

  从事情开始到现在快要一个星期,王杰希也知道喻文州不可能就这么拖下去。

  因为天太冷,年关又将近,书店最近的生意都有些冷清。这天中午时分的时候,那个留着梨花头的女孩子也提前告辞,说下午要回老家了,跟王杰希告别后就离开了书店。王杰希在空无一人的店面里站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关门回去了。

  然而他回到住处,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烧一壶水,就听见钥匙插进孔洞旋转开门的声音。王杰希愣了一下,想着该不会是自己的父母突然来这边了吧。

  可是开门进来的是喻文州。

  

  “这个点儿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请了个假回来的。”

  “我可能在书店那边啊。”

  “那就等你回来呗。”

  “你还不出面解释?我看这事没那么容易过去,联盟那边怎么说的,要不我来出面?”

  “联盟安排我明天出面,先发个微博讲清楚,然后下午接荣耀周刊的采访,都说明白。”

  电水壶的开关正好跳起来,王杰希给自己和喻文州倒了两杯热水,恰在杯子的水面上看到喻文州的面容。

  “澄清关系的话,联盟那边都安排好了吧?”

  “嗯。”

  王杰希点点头,觉得喉咙有点干涩,想喝口水,偏偏还烫得不能入口。

  “但我不打算那么说。”

  喻文州端起杯子又放下,颇认真地扳住王杰希的肩让他转过头来,盯着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

  “杰希前辈,我觉得联盟给出的上上之策于我而言只是下策,我决定把我们的事情公开了。”

  

  喻文州管王杰希叫“杰希前辈”,是从刚刚出道时就养成的习惯,多少年来一直这样叫着。而独独就是此刻,王杰希望着喻文州,想起他们初识的时光,两个少年最青涩的模样。

  面前步入中年的男子依稀还带着当年的轮廓,他说我们既然选择了要过一辈子,那所有的这一切,都该担负起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几乎忘记了最初做出选择时的心情,此后的岁月里无论有多少条路如火海刀山,他们都要并肩走下去。不管前方有多少的阻碍与坎坷,既然从一开始就执起了彼此的手,那就一定要走到最后。

  王杰希看着他笑了笑,觉得自己这几天来不能否认的忐忑都有些可笑。这么多年来他早该知道喻文州是个怎样的人,他理性又睿智,温柔而坚定,冷静如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所以他考虑清楚之后做出的选择,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

  早在第五赛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考虑清楚了。

  “但如果杰希前辈不愿意,我也可以按照联盟给的方案说。”

  “前辈觉得呢?”

  说完这话喻文州甚至根本没有等一个回答,就倾身过去亲吻王杰希的侧脸。多少年来他也早就知道王杰希是个怎样的人,这一问其实一早就充满了自信。

  魔术师的锋芒与微草队长的坚韧,何曾有过一丝一毫的黯淡。


  【我是中间被LFT和谐掉的滚沙发部分,看与不看没啥区别】

  【实在想看的悄悄敲我我私信你好吗⊙w⊙】


  情事过后两个人都有些疲惫,喻文州坐起来将王杰希搂进怀里,扯下套子挽了个结随手丢进了垃圾桶。王杰希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腰部伸手去茶几上拿水杯,开口时发现声音都有点沙哑。

  “饿吗,要不叫个外卖?”

  王杰希看了看外头,华灯初上,时间倒是还不晚:“算了,一起出去吃点吧。”

  他们一下楼,就看到树丛阴影里影影绰绰的人形和若隐若现的闪光,也难为这些人,又跟到这里来。

  喻文州顿了顿,而他身后的王杰希向前跨了一步,坚定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着用空闲的那只手给王杰希戴好了围巾。

  

  

(四)

  

  喻文州第二天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和王杰希的恋爱关系,也在接受荣耀周刊的采访时,对公众承认了这段感情,并为自己未能第一时间出面正视这个问题而向大家道歉。

  这消息自然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几天以来冯宪君的脸色一直有点不好看,药也吃得比平时多。幸好之前的一些引导舆论走向的部署起了作用,也幸好这个社会毕竟已经不是从前了,如今大众对同性爱情还算包容,荣耀所面对的又多是年轻群体,网络舆论方面就更偏向支持喻文州一些。

  “这件事并不会影响喻副主席在荣耀联盟的发展和未来,”联盟的官方发言巧妙地改换了态度,将问题的重点引向了另外的方向,“这是喻副主席的私事,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性向的权利,而感情与性别无关,喻副主席的能力与品行都是有目共睹的,对此荣耀联盟不会有任何不公正之处,也希望公众与媒体不要再继续打扰喻副主席的私人生活……”

  这样的说辞透着一种官方的油滑与八面玲珑,但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件事终究还是对他们两个人都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在一些关于过往大神的非官方网络调查中,喻文州和王杰希在荣耀玩家中的人气都下跌了不少,连带着蓝雨和微草方面也受到些许影响——这无疑是最让他们愧疚的。

  其他的不良结果也慢慢体现出来,很快就又有两个老资格的人员被提拔到了联盟副主席的位置上,诸多工作重心都有了偏斜,在谈起联盟事务以及旁敲侧击提起冯宪君的接班人时,各方各面也不再明显地倾向喻文州。

  喻文州明显感受到了周遭的变化,但也许是好事,手头的事情也少了。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休息室接杯咖啡喝,发现联盟提供的咖啡意外地味道还不错。

  春节就要到来,周遭的年味儿慢慢浓起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热闹日子,什么都是新的,是红火而美好的。

  

  这世界上每天都发生着太多吸引眼球的事情,关于他们的事也不过是一点小波澜。网络上的流言蜚语慢慢平息下去之后,喻文州甚至一度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这天下班的时候他想着买点糕点带回去,跟王杰希商量了一下春节该怎么回家。然而走到单位停车场的时候却吃了一惊,因为他的车正被很多人团团围着指指点点,分开人群就看到银灰色的车身上被刺目的红油漆喷涂着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字。

  围观的人群见到喻文州过来,议论的声音略微小了下去。喻文州悄悄松开了捏紧的拳头,走上前去打量着那些不堪入目的污浊词汇,微笑着跟正在诚惶诚恐地帮他努力擦去挡风玻璃上油漆的停车场工作人员说,不要紧,我自己开去4S店清理吧。

  他打开车门发动车子,双手如他当年操纵索克萨尔时一般的平稳。但开着被涂着这种字样的车出去还真是有点羞耻啊,喻文州苦笑了一下,在周遭还未散去的人意义复杂的目光中倒车,开走,打开导航找离得最近的4S店去做修复。

  外头下起了雪,他给自己点了根烟,将胸中憋闷与烦躁随着烟雾从肺里缓缓回环吐出。

  这不算什么,他自打荣耀踏上职业选手的道路开始,就并未走过什么一帆风顺的畅途。有所得到就要有所牺牲,有所拥有就要有所背负,这道理他再清楚不过。既然做出了选择,将要面对的,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何况,他并不是一个人。

  

  王杰希听了这事只是皱了皱眉,问了下4S店什么时候去取车,然后翻出了自己长时间没用过的交通卡。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过挤地铁和公交上下班的经历,B市的雪下起来搞得交通更加拥堵缓慢,他从公交上下来跑进总部大楼掸落肩头雪花时看了看表,发现自己比平时到得还要早些。

  等他下班的时候,早已是夜幕四合,北方的冬天天黑得早,他一出联盟总部的大楼就看到王杰希的车停在路旁,珍珠白的雷克萨斯RX350,顶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发动机还没熄。当时他们买这车时,王杰希说喜欢那两个前车灯细长斜挑,有点像喻文州那双标准的凤眼,优雅漂亮,是上好的面相。

  见他出来,王杰希启动车子打了下双闪,将驾驶座的窗户降下来三分之一。喻文州绽开一个惯有的温和笑容,加快脚步走过去。

  他知道自己上次留在车上的半包烟绝对已经被扔掉了,杯架上应该放了一瓶新的矿泉水,暖风一定开得很足,而王杰希的羽绒服就随手丢在后座上。

  车子平稳地发动,开进B市夜晚滚滚的车潮。万家灯火在他们身后汇聚,绵延成一条悠长而温暖的、流动的河。

  

  

  —END—



后记:

  关于这篇文有点话想说……唉其实也就是些琐琐碎碎的小废话。

  我一直觉得,全职同人如果想搞非常跌宕的故事,最好是搞paro和架空。如果是走原著向,那在那个背景下应该是非常日常、非常现实的。大家都是打游戏的年轻人,现代社会和平年间,每天能遇到多少生死黑白的大事?要是安排“意外”,无意义的意外安排多了就没意思。当然,虽属意外,但能够在作者手下变得不突兀、不做作,对塑造人物和故事有意义与推动的事件,是除外的。

  没必要为了故事去故意搞什么幺蛾子,但其实每个人所生活的现实,虽然往往平淡无奇,却可能是最美好而绚丽,又最艰难而残酷的。喻王这对CP,在我心里是特别能体现这种现实感的一对。两个成熟的人,冷静而理智,要承担的、要背负的,都会成为他们遇到一些问题需要去思考决断时天平两端的砝码。

  在写这篇《灯火》的时候,我就很想去刻画这样的现实感。没有什么过分激烈的感情,需要面对的是让人感到无力的现实生活的阻碍。但很可惜,笔力不够,并没有刻画得很到位,也许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这篇文如果我能展开写一个更长一点的故事,更多的细节和小事件也许能让我表达得更好。但是我实在是……懒【扑通跪下】耐心不够后劲不足是我的大问题,我很少能坚持把一篇脑洞挖好、架构搞好的长文真的写完……

  不管怎样,喻王大法好!如果这篇文能不损害大家对喻王这个CP的喜爱,那就是我的荣幸啦。

评论 ( 8 )
热度 ( 8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