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圣斗士星矢/冥王神话LC】【斯释】菩提(END)

呃,这是一篇,务必、务必要看后记的短文。

《Castor》里的另外一篇,不遗余力卖斯释安利!


菩提

  斯释

  

  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修道,静坐七天七夜,终有一刻大彻大悟,得道成佛。

  “菩提”在佛语中,便是顿悟之意。

  

  

  阿释密达放下手中的菩提数珠,解开跏趺坐姿,轻轻舒了口气。

  “你已冥想了七天,与佛祖悟道的时间一样。”阿斯普洛斯靠在处女宫的石柱上,抱着手臂看向坐在莲花佛台上的人,“怎样,顿悟了吗?”

  “你真是足够固执,双子座的阿斯普洛斯。”

  “固执?那向来是我的优点。”阿斯普洛斯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

  金发的战士叹了口气:“屈从于内心的欲望,这将是我们共同的罪啊。”

  “也许对于无欲无求的佛,永远不必去追求什么。”阿斯普洛斯向前几步,握住阿释密达的手,语调温柔而坚定,“但对于人类,我不认为人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一种罪孽。”

  阿释密达没有说什么,只是捧住阿斯普洛斯的脸,向前倾身,吻在他的唇上。

  “我从未想过成佛。”

  

  

  “我长久地追寻真理,却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结果。”

  阿释密达总是微微蹙着眉峰,内心的疑惑让他平静美好的面容上总是有一点不易察觉的困扰。

  在即将到来的圣战里,需要贯彻的是什么?而真理,又是否真的在年幼的雅典娜这边?

  “阿斯普洛斯,你从不曾迷茫么?”

  “那是因为我从不去追求‘真理’这么崇高的东西。”阿斯普洛斯笑着抛了抛手中双子座的头盔,“我甚至不想区分善与恶,我只不过是有着坚定不移的、不容退缩的理由啊。”

  

  

  处女座的黄金圣斗士向来很少离开处女宫,更鲜少与人一起走到圣域山脚下蔚蓝的爱琴海边。

  “我听说,你的头发和眼睛是和天空与海洋一般的蓝色。”

  阿斯普洛斯拉着阿释密达的手,蹲下身来将彼此的手指浸没在水中:“不确切,头发的颜色要更深一点。”

  “我能洞察天空的高远与大海的广阔,但蓝色究竟是怎样的颜色呢?”

  “你若想知道我的模样,不必去问别人。”

  说着他引导着阿释密达带水的指尖抚上自己的脸,一寸寸游走,直到那俊朗的轮廓渐渐清晰。

  阿释密达将手穿插进对方的长发里,笑了起来:“我向来认为表象并无用处,会影响我对真实的判断。但现在,我为自己看不到而觉得遗憾。”

  阿斯普洛斯侧过头,亲吻他的手腕:“我只相信能够直接确定的东西,就像现在,我在这里,是真实的。”

  

  

  “双生子是没有光与影之分的,阿斯普洛斯,你不该让你弟弟就这样做你的影——”

  “好了,别说了,德弗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唯有与自己弟弟相关的事情,阿斯普洛斯不怎么愿意和阿释密达讨论。弟弟在他心中分量太重,他所做的一切,溯其源头都是为了德弗特洛斯。

  他说他将守护他的弟弟,总有一天和弟弟一起站在阳光下。这是他最不可放手的执念,最强大动力源。

  可是你为何开始猜忌你的半身,为何要认为他是你的仿制品?

  太过强大的执念一旦因外力或内在的因素扭曲,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阿释密达异常清晰地意识到,阿斯普洛斯正和他爱到偏执的弟弟一起,将自己逼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那是错误的啊,阿斯普洛斯。

  你选择的那条路是错误的。

  要怎样,要怎样才能救你呢。

  我聆听着这世间所有的苦难,然而我救不了经受着苦难的人们;我这样在意你,可我也无法给你救赎。

  

  

  爱情也是这样痛苦的事情吗。

  也像我长久以来所聆听着的那些一样,是人们所无法逃脱又难以承受的痛苦吗。

  这样与你背道而驰的悲伤,这样不得不向你出手的疼痛,这样失去你的折磨,我都经受着啊。而就在那同时,我记得你双唇的温度,记得我抚摸过的你脸部的轮廓,记得流过指间的海水,记得圣域的风与花香,记得你在我身边时的温暖。

  这些足以让我微笑。

  苦难不是尽头,幸福也不是尽头。人生承受着痛苦也享受着欢笑,就是这样吧。

  能够有所牢记,再不忘怀,即便疼痛也无所谓。

  就是这样吧。

  

  

  “阿释密达?”

  自阿斯普洛斯谋反试图刺杀教皇而被处刑的那夜起,处女座的黄金战士已在处女宫中冥想了七日七夜。赛奇教皇来到处女宫时,阿释密达正放下手中结印。

  “佛在菩提下,七日而顿悟,你也想通什么了吗,阿释密达?”

  “我未曾后悔。”阿释密达安然地阖着双目,朝着教皇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我也仍然爱着他。”

    

—END—



【后记】

《菩提》取意自释迦牟尼于菩提树下悟道,七日七夜而倏然顿悟。

尝试了一种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新写法……结果搞出来有点像片段堆积。

故事是说阿释密达在阿斯普洛斯叛变那晚不得不间接杀死自己的恋人之后,进行了七天七夜的冥想。而从他所回忆的故事里可以看出,当年阿斯普洛斯向他告白后,他也是进行了七日冥想方才答应,同时也就坦然地接受并承认了自己内心那些属于凡人的情感。

他活着领悟第八感,无限接近神佛,却终究不是神佛。

七天的冥想,七个段落,分别是欲望、迷茫、真实、执念、救赎、痛苦、爱。

我向来认为,阿斯普洛斯是仅有的能够在某些思考的深度与高度上能和阿释密达在同一层面的人,同理撒沙也有这种感觉。这就造成双子座和处女座的爱情让我觉得非常超然又深刻,非常值得一探究竟。

在这七个领域内,阿斯普洛斯和阿释密达都有着相通点与不同点。他们本就像是难得能在同一高度上却最终走向了反方向的两个人,而他们的爱情也在这些异与同中缠绵往复。

评论
热度 ( 32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