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圣斗士星矢】【撒沙】孔雀尾(1)

原作向,哨兵向导设定,哨兵撒加X向导沙加

文中蛇在圣域的地位相关,借自车田的冥王神话ND


第一章章节题目感谢 @悲与悲悯之歌 !


孔雀尾


【楔子】


  撒加十六岁那年,在教皇厅里看到一条蛇。

  没有人知道那是撒旦化身的堕罪,还是摩西高举的神恩。



【一、杯中蛇】


  它第一次出现时,撒加正有些心不在焉地听取自己的双鱼座战士用还未进入变声期的稚嫩声线做着任务报告,从他这个角度看去,那少年的美貌分外锋利逼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它。

  柔韧的身体,闪光的群青色鳞片,优雅而从容地游走在岩石打磨的地面上。悄无声息,旁若无人,从门口一直滑上他鎏金的宝座。

  撒加的惊讶在三重冠下被掩藏得很好,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汇报的阿布罗狄,又扫了一眼站在门外的传令兵和侍立在帷幕旁的女官。

  没有任何人做出任何反应。

  蛇在圣域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教皇厅里,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这样若无其事——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并没有看到它。

  这条蛇独独出现在他一个人的视线里,因为它来自他的精神世界。

  它是他的精神体。


  一段时间以来,撒加一直在渐渐发现自己身上异样的变化——虽说圣斗士都具有过人的五感,但他对各类感官信息的敏感程度无疑正在超出这个范畴。他能够站在教皇厅的窗前听到海边岩石上白头翁雏鸟的鸣叫,嗅到罗德里奥村的一位老人种在阳台的紫罗兰的香气,看到无人的白羊宫内有一只蚂蚁正匆匆爬进石阶的缝隙。

  他在莫名地发热,绝对不是因为生病。感官过于敏感带来的负担让他十分难受,若不是黄金圣斗士过人的体质与意志,可能就要卧床不起。

  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正在觉醒,觉醒为一个哨兵。


  撒加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共感者觉醒的判定期往往从十四五岁开始,最晚不会超过二十,他恰好就处在这个年龄段内。如果现在十六岁的他还是双子座黄金圣斗士,那么此刻希腊乃至全球的圣所,都会将他的觉醒看作一件头等大事。他们会安排最好的向导来为他进行精神疏导、帮助他度过觉醒期,并且一直到他真正与一个向导结合之前,都会致力于为他寻找相容性最高的强大向导。

  可是他现在穿着玄色的法袍坐在教皇宝座上,所以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对于圣斗士而言,小宇宙的修炼普遍早于体质的觉醒,所以圣斗士中共感者所占的比例并不比普通人群高。很多强大的圣斗士都是非共感者。而对于此刻觉醒的哨兵撒加来说,最不幸的就是,一年前被他谋害并取而代之的教皇史昂,就是一名非共感者。

  这意味着他必须要竭力隐藏自己,绝不能让别人发现他是个哨兵。


  他动了动手臂,群青色的长蛇优雅地游进他宽大的袍袖。


  精神体的出现似乎昭示着他的觉醒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撒加不得不放了自己一天的假,独自呆在教皇厅的空旷广阔的浴室里,散在水中的发丝在蓝黑之间无所适从地交替。

  他已经将浴室的光线压到了最暗,四周也安静的没有任何响动,可是初次觉醒的痛苦根本无法依靠人工向导素得到缓解。无尽的感知洪流叫嚣着涌进他的脑海,雪崩般爆裂开来,头痛得像要炸开。他忍不住抬手按住了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拼尽全力克制着将感官集中在一点随性展开的冲动。

  一旦那样做,他就会陷入哨兵的神游。没有向导的帮助,可能就再也回不来。


  厚重的窗帘拖在地上,是暗沉的红,将水晶窗切割成斑驳惨烈的光与影。黑与红的色块撞进他眼中,像他见过的另一个自己,像一年前星楼上流了一地的鲜血。

  你有罪。

  他将头浸没在水里,徒劳地试图阻隔耳中轰鸣刺耳的声音,那仿佛是女婴的哭泣,和剑刃破空血花飞溅的尖啸。

  罪无可恕。

  他踉跄着后退,后背贴在冰凉的池壁上,光滑的大理石本应带来舒适的感受,可在他过分敏感的触觉下竟刺骨战栗,恍若凌迟。

  付出代价吧。


  他的蛇在浴池边安静地盘曲着,不安地颤动着尾尖,偶尔难过地舒展身体又紧紧蜷起,似乎在和他经历着同样的苦痛。

  是这样的生物,危险狠毒,被世人所厌弃。虽然在神秘的圣域传说里是最高贵的存在,却会给圣域带来未知的毁灭。

  这是他的精神体,也许就是他真实灵魂的写照。

  善恶俱面,伊甸园里的原罪。

  就像人类的最初,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一步踏出,就再也回不了头。


  他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他要付出代价,但如果现在就倒下,那这报应未必也来得太快了些。

  愈是强大的哨兵就愈敏感,撒加不知道此刻是该为自己感到骄傲还是该希望自己宁可别这么出色。十六岁的少年咬着牙与本能带来的痛苦相抗衡,他尝试着约束自己的五感,却突然有陌生的画面闯进脑海——尽管他闭着眼睛,却看到头顶的穹顶突然变成水幕,是遥不见底的海洋。

  撒加一惊。

  他能察觉洋流的细微走向,游鱼摆动它们的鳍,珊瑚的阴影里传来娇柔的笑声。

  这并非他的视角,是不属于他的感官。

  他甩了甩头,牵扯住自己即将绷断的理智,突然明白过来。


  ——加隆。


  他脑海中的,是加隆所感知到的。

  一瞬间撒加在不知道自己是震惊还是狂喜——自从把弟弟关进海牢,他每天都去斯里奥海岬旁遥遥地眺望。不过半个月出头,铁栅后的人就不见了踪影,那海牢非神明之力无法脱逃,加隆自此生死不明。撒加几乎发了疯,却再也得不到加隆的任何消息。

  而现在他知道,他的弟弟还活着,并且正和他同时经历着觉醒。

  他没想到双生子的精神感知会这样发生重叠,但他知道加隆比自己更没有自制力,更容易陷入不可控的神游。

  他必须控制住自己,也拉住弟弟。


  “麻烦事。”

  撒加喃喃地自语,嘴角勉强牵扯出一丝笑容,再次浸没在水中。

  他确定自己能够挺过去。

  弑神的罪孽,这点痛苦还远不够惩戒;而弑神的勇气,怎能只满足于换来如此短暂的光阴。


第一章·杯中蛇·完

—TBC—


下接:【第二章·焚心火】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