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圣斗士星矢】【撒沙】孔雀尾(2)

上接:【第一章·杯中蛇】


【二、焚心火】


  “怎么又加了量?”

  “根本没办法,这东西越来越没效果……”

  “我说了,那种时候就换我出来。”

  “就是因为你这样说!你觉得你比我强得多?!”


  一个人的两个截然相反的人格,在同一具身体里进行对话,这的确是个非常有趣的场景,可惜世上没有谁能看到。

  温柔的那个看着手中已经见底的人工向导素瓶子,叹了口气,束起半蓝半黑的长发,将三重冠戴在头上。

  “你知道,我们不会有向导的。如果可以,我愿意做你的向导,但我们是同一个人,我没办法,所以我只能替你承受。”

  黑撒比蓝撒更加敏锐强大,但自制力却差得多,他掌控身体的时候更容易出现神游的征兆。为了尽量减缓对人工向导素依赖性的增加,这种时刻,多半是选择由更加稳定的蓝撒来承受。

  “听话,下次换我来,不能再增加药量了。”

  黑发红瞳的那个灵魂没再说什么,乖乖地在身体里沉寂下去。


  从撒加觉醒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多。

  人工向导素一次次加量,他游离于神游边缘的次数却愈发频繁。撒加知道即便是未结合的哨兵,也不该这样难以控制自己感官。

  但是没有办法,作为教皇,他所要承担的实在太多,而偏偏他又过分敏锐。更何况加隆这些年明显也不轻松——兄弟俩虽然数年间从未见过一面,精神间却常有互相影响。

  再这样下去,只怕等不到女神归来后的神罚,他就要死于哨兵的感官神游了。


  迪斯马斯克、修罗和阿布罗狄也到了判定期,私心来讲撒加的确希望他们三人中能有个向导。他们是他的心腹,对他的所作所为都知情而依然对他效忠。如果他们中能出一个向导,不管相容度如何,总归能或多或少地帮撒加解决些问题。

  可是他们都还没有出现任何觉醒的端倪,而撒加的人工向导素用量早已超出了安全值,他明显觉出自己已经产生了越来越强的抗药性。

  说起来他还是要感谢加隆,加隆虽然过得不比他轻松,所幸却比他自由。偶尔能在一些遥远国家的圣所内,接受一些不相识的向导的帮助。

  他们都想不到,骨血相融的双生子,竟是在反目成仇之后,才真正感受到这样的兄弟连心。


  可是这次不一样。

  在撒加朝着自己精神图景内的一点集中感知的时候他就知道糟了,那是一座正在经历天灾的城市,到处充斥着嘶喊、哭泣与尖叫。那些可怕的声音让他瞬间过度集中于听觉,其余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不见。

  他的精神在神游中不受控制地驰骋,脑海中的精神图景近乎无限度地延展开去,山川河流、田野城镇,是他站在圣域之巅,所俯瞰的这片大地。

  他是教皇,神明的代狩者,这样一片广阔的世界,要怎样才能竖起屏障。

  墨黑的长发随着撒加的肩头颤抖,残存的些微神志试图拉回感知。可就在此时,暴走的感知乍然间洪水般涌进,他猛地睁开血红的眼瞳,五感如沸腾般涌上绝顶,黄金圣斗士的小宇宙也随之骤然爆发。

  狂怒的情绪掌控了一切,他的精神图景内突然燃起漫天的大火,炽烈疯狂,毁天灭地。

  ——这不仅仅是神游,而是狂化。

  他不知道加隆此刻遭遇了什么,但他知道他们兄弟两人都危在须臾。

  蓝撒从身体里惊醒,却早已无济于事。理智在灵魂接管的那一刻瞬间破碎,他已控制不住浑身爆发的战意。五感达到了顶峰,叫嚣着渴望战斗与攻击。随着小宇宙的剧烈波动,双子座黄金圣衣倏然出现在他身后,铮鸣作响。他的蛇在燃烧的精神图景中双目血红,摆出战斗的姿势嘶吐着信,露出了骇人的毒牙。

  席卷一切的暴怒中他隐约地想着,放弃吧,就这样死于疯狂与绝望。

  他抬起手,掌心凝聚起足以粉碎银河的力量,双子座圣衣躁动着发出金光,下一个瞬间就要解体覆盖上主人的身躯。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只孔雀。


  说“看到”也许并不恰当,它出现在他的精神图景里,烈火焚烧的世界渐渐化为悠远的水面。那只迷人的鸟儿望着他,从不远处慢慢走来,水纹漾动,步步生莲。

  它在狂怒的长蛇面前舒展开美丽的尾羽,每一个眼斑都牢固地吸引住撒加的五感,然后顺着那些羽毛的脉络,一点一点引导他的感知平和下来,慢慢归位。

  那样广阔的精神图景竟然也能竖立起稳固的屏障,洪水般过载的信息被缓缓疏解,如江河溪流般分流引导,安抚缓和。狂化中的哨兵渐渐安稳下来,越界的五感回归平静,小宇宙也终于恢复了安定。


  双子座圣衣丁零当啷散落了一地,撒加终于回到现实中,精疲力尽地跪倒。

  三重冠冕跌落,披散的长发蓝得纯粹。他第一时间本能地在身体里确认了另一个灵魂是否平安无事——黑撒安然无恙地沉睡在身体深处,也同样恢复了平静。蓝撒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睁开眼睛。

  这个属于黄金的小宇宙他当然认识,不是迪修布其中的任何一个。

  其实不管是谁,他的身份都已经暴露了,一旁散落的双子座圣衣是最好的凭证。

  一个人正半跪在他身旁搀扶着他,过肩的金发与孔雀合拢的斑斓尾羽一起迤逦着在他眼中蔓延,仿佛延伸向一个未知的终点。


  “……沙加。”


  “是我。”

  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金属的质感,仿佛寺庙中清越的晚钟。处女座的黄金战士,圣域内的异教徒,人言是佛陀的转世。他总保持着一种独立于世俗之外的神秘感,似乎比同龄的伙伴都要少年老成。

  “……你是个向导。”撒加十分惊讶,“什么时候觉醒的?”

  “就在这几天。”

  “怎么没有告诉我?”

  眼前的金发少年只有十二岁,理论上还没有到判定期。撒加皱眉,一时间关怀甚至胜过了自身的危机感。

  “我长久地倾听着世间所有的苦难,世人的情绪我都感受得到。”沙加安然地闭着双目,“觉醒为一个向导后,流进我脑海的东西,并未比以往多上许多。”

  撒加愣了一下,而后恍然大悟。

  他长时间感知着世间所有的情绪,才能为这整片大地建立起屏障。


  有一会儿他们都没有说话,撒加观察着沙加的表情。这个能与神佛对话的少年仿佛对眼前的教皇就是双子座这件事毫不惊讶,这印证了他很长时间以来的猜测。

  处女座的沙加,一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白羊座的穆远走嘉米尔,和庐山的天秤前辈一起拒不理会他的传召。他们都是知情的,沙加能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可沙加并没有如那两人般站到他的对立面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撒加站起身,收拾了圣衣,弯腰捡起三重冠。听到身后沙加平静地开口。

  “即便是业火焚天,也无法消弭罪恶,更无法掩盖真理。”

  撒加想起方才自己心中的火海,和那只步履坚定的孔雀。

  “……你认为那所谓的真理,在我这里吗。”

  “我仍在追寻。”

  “这就是你为何留在了圣域?”

  “你在为自己做下的事而痛苦。”

  答非所问,但撒加已经知道了自己那个问题的答案,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是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沙加打断了他,“你知道,你并不迷茫。”

  “你已经做了,并且现在也还坚持着你的道路。”


  撒加愣了愣,而后轻轻扬起了唇角。

  他没有想到沙加会这样懂他。是的,他不曾迷茫。从他做了那些事开始,他就清楚自己要背负什么。他承受着痛苦与愧疚,无惧于可能会迎来的业报,依然毫无动摇地前行着。

  他束起自己的长发,重新戴上那黄金的冠冕。

  “沙加,站在我这边吧。”撒加坐回华丽的宝座,向沙加伸出手去,带起法袍宽大的袖摆,“我会证明给你看,你所追寻的真理。”

  金发的少年合十颔首:“渎神是罪。”

  而后他握住向自己伸来的手,安然闭阂的双目连睫毛都不曾有丝毫颤动。

  “若追求真理注定要背负罪孽,我愿与你同罪。”


第二章·焚心火·完


—TBC—


下接:【第三章·泾渭河

评论
热度 ( 25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