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江周/伪江喻江】十日谈(1)

【1】第一天(上)

【周泽楷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大巴车在山路上转过一个拐弯的时候,喻文州侧过头来对王杰希说:“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呢。”

  “嗯?”一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王杰希睁开眼睛,顺着他的目光向外看了看。

  车窗外只有遮天蔽日的林木,在曲折回环的盘山公路上投下浓密的阴影。

  “怎么说也是全国闻名的景点,怎么除了我们一个人都没见到呢。”喻文州挑了挑眉。

  “旅游淡季吧,何况本来也不是景点,不是说去的是未开发的后山么。”王杰希坐直身子,却没料到发丝被座位上草编凉垫的缝隙夹住了。他抬手想将头发拽出来,而喻文州已经先了一步伸手将发丝轻轻拉下,并且随手握住了他抬起的手腕,送到唇边吻了一下。

  “唉大眼文州你们俩能注意下影响么?众目睽睽的干啥呢?”隔着个过道坐在另一旁的叶修懒洋洋地往这边瞥了一眼。

  王杰希没搭理他,只是平静地收回手。喻文州笑了笑,看了看四周早已进入熟睡的黄少天张佳乐肖时钦周泽楷楚云秀苏沐橙,睡得一个比一个香,哪儿来的众目睽睽。

  坐在前排的江波涛回过头来,因为一车睡着的人而放低了声音:“虽说没什么人,但这风景倒一点也不比那二三百门票的前山差啊。”

  商家安排送他们进山的司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山路多弯,那司机也不敢随便回头,只是殷勤地解释了一句:“可不是,这后山很快也就要开发了,现在趁着还清净,先请各位玩几天。今天大家先在别墅里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就把公司招待大家的人送过来。别墅那边生活设施都挺全,各位放心好了。”

  

  这是第十赛季结束的夏休期,C市一家新兴的电子产品公司请了十位知名荣耀选手拍广告,并且大力请动了新科冠军兴欣战队的队长叶修。之前要说叶修拍广告,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这次复出之后他好像还真不怎么在乎这些事儿了。这公司老板也是个荣耀粉,广告拍完后说自己在C市附近一处名山中刚盖了一栋度假村别墅还没投入运营,力邀十个人去住几天避避暑。

  夏休期的天气的确热得人心烦意乱,老板再三强调那是后山,尚未开发完全,人少清净凉快,而且虽然是山里别墅但是网络有保证荣耀想打就打,左右没什么事,大家也就兴致勃勃地同意了。


  汽车顺着盘山公路旁一条分岔路驶上一个斜坡,一幢看上去有些暗沉的别墅坐落在坡顶。

  王杰希皱了皱眉看向喻文州:“我倒觉得这别墅有点怪怪的……这是个阳坡,怎么这房子看上去阴沉沉的。”


  山里的确凉爽,穿着短袖被风一吹竟有些冷。张佳乐好像是开着窗户睡觉吹风感了冒,一路打着喷嚏。司机和男同胞们一起将行李搬下车,苏沐橙和楚云秀挽着手轻松地飘进了别墅大门。

  “哟,这树真大,”叶修眯了眯眼睛看看别墅门口一棵高耸入云的古木,回头瞥了黄少天一眼,“少天,来砍了它?”

  “叶修你妹你妹你妹!!!”黄少天顿时被戳了痛脚,“妈蛋你还要拿这个事说多久!!!”

  “说到你下次找到更蠢的方式掉半血为止。”叶修云淡风轻地晃了进去。


  别墅不算太大,一共三层,但该有的是一应俱全。一楼是客厅和厨房餐厅,二楼三楼都是能透过栏杆看到一楼大客厅的中空格局,二楼有五间房间而三楼是棋牌间健身房和阅览室等等休闲场所,另外还有个地下酒窖。十个人放下行李四处转了转然后又在一楼客厅碰头,纷纷表示哎呦真不错。黄少天一路嘴皮子不停地说过来有点渴,直接去开冰箱,发现广告商显然也没指望他们能自己动手做饭,厨房的冰箱和橱柜里已经堆满了现成的食物。

  王杰希走到窗前打电话,从这里恰好能看到山中落日和峰峦间绛红的云霞,绚丽间透着些说不出的诡谲,让他没来由地有点不舒服。


  “唉我说,这别墅就五个双人间,我们十个人住倒正好,可是你们老板要开度假村的话,这房间也太少了吧?”叶修掏了根烟叼在嘴上点火,扭头找送他们来的司机。

  可那司机却已经不见了,黄少天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了看,啧啧地摇头:“车也没了,看来是已经走了,唉虽说他就负责把我们送过来就完成任务了但走得这么匆忙连个招呼也不打真是没礼貌啊没礼貌没礼貌,明天他们领导来了得好好反应一下这服务态度真是不够到位啊,话说咱们赶紧分房间呗这一路过来颠得我屁股都快肿了我想赶紧去屋里洗个澡然后开电脑来盘荣耀啊叶修你敢不敢来PKPKPKPKPK……”

  “我知道那司机为什么走得这么快了,一准儿被你烦走的。”楚云秀果断从离黄少天最近的沙发换到了最远的,苏沐橙从冰箱里拿了三罐绿茶,塞给叶修一瓶后施施然走过去在楚云秀身边坐下。

  叶修抢在黄少天的抗议之前开口:“分房分房。沐橙和云秀一间,剩下的八个抓阄吧。”

  听到“抓阄”,已经坐到江波涛旁边的周泽楷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向叶修,江波涛赶紧起身:“叶神,也别抓阄了,我跟小周……”

  “能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叶修立刻变得一脸苦大仇深,“你们俩要住同一间房,文州跟大眼肯定也要住一间,我们就剩下四个人了。”他指了指黄少天张佳乐和肖时钦,“那我就有三分之二的几率跟一个幸运E或者一个能把人逼疯的话痨住一起,多虐?还不如干脆八个人打散抓阄算了,十天而已你们何必这么黏黏糊糊的……”

  “靠靠靠叶修你几个意思!谁稀罕跟你住一个屋啊肯定空气都有毒!”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对叶修开了火,劈头盖脸一通垃圾话后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肖时钦我跟你一个屋!”

  肖时钦干笑两声推了推眼镜,悄悄擦掉了额头上的一点汗珠。

  江波涛有点无奈,转过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对方一如既往温和地对他笑了笑,然后随意地指了指二楼的房间:“小江你和小周就住那间吧?我和杰希前辈就住你们隔壁好了。”

  王杰希刚刚挂了电话走回来,听了这话也并没表示什么,只是弯腰去拎他和喻文州的行李。

  “哎哟文州你这是全明星跟张新杰学的吗根本就不听我说话了是吧……唉算了算了,”叶修故作大度地挥了挥手,“棒打鸳鸯不道德这我也知道,忍了忍了,那老肖你跟我一个屋吧。”


  毕竟是难得结伴出来旅个游,十个人各自收拾妥当之后到底也没有窝在屋里打荣耀,三三两两又聚在了一楼客厅。山中夜来得早,外头天都已经黑了。黄少天从包里摸出了一盒三国杀,十个人人数倒是恰好。

       张佳乐洗完澡湿着头发就跑了下来,喷嚏咳嗽就没停过,终于苏沐橙看着他发红的脸伸手摸了摸他额头,然后无奈地去掏自己包里准备的常用药:“……你发烧了。”

  张佳乐把自己那张周泰的角色牌拍在面前,表示不屈,轻伤不能下火线。 


  红色的主公身份牌摆在王杰希面前,上家是喻文州,下家是周泽楷。

  周泽楷并不怎么会玩,这一局抽到的又是内奸身份,颇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其他人也没客气,两圈下来第一个就把他送走了。他放下牌反而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站起身,在江波涛询问的眼光里偏头示意了一下厨房。

  江波涛会意地点了点头:“点心的话,厨房柜子里好像有,但没仔细看他们准备了哪些,你去看看吧。不喜欢的话去拿我的包,我给你带了蛋黄酥。”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点点头,奔向他平日里除了荣耀和江波涛之外最喜欢的东西。


  “杰希前辈,挣扎吧,在血与暗的深渊里。”喻文州用了个反间,笑着向下家王杰希示意猜花色。

    “唉喻队你这是要跳反啊?相爱相杀……云秀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苏沐橙哀哀叹息着歪向一旁靠在了楚云秀肩上。

  楚云秀腾出一只手顺了顺苏沐橙的长发:“不一定,借血送牌也是有的,喻队说不定是个忠。”

  “我真是个忠。”喻文州笑了笑,看着猜错花色的王杰希掉了一滴血,从他手中抽走一张无懈可击。


  又一圈下来的时候喻文州手里的周瑜已经只剩了一滴血,王杰希再次掉一滴血后从他手里反间到一张南蛮,然后在自己的回合里准备出牌。

  “杰希前辈,我真是忠臣。我知道你有桃才玩反间的。”喻文州在他出牌前半真半假地强调。

  王杰希不为所动地对他出了一张杀。

  喻文州叹口气,无奈地摊了摊手:“谁给我个桃?”

  黄少天擦擦擦把手牌倒换了几个轮也改变不了自己手上没桃的事实,倒是喻文州对面的江波涛放了个桃子下来。

  王杰希扫了眼江波涛,再次出牌:“南蛮入侵。”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认命地翻过自己的身份牌。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黄色的牌面,平静地弃掉了自己所有的手牌。


  从头就跳了反的江波涛很快也被杀出了局,张佳乐一边叫着叶修你一定是内奸一边架起连弩毫无道理地对着叶修集火,其他人索性也不管自己身份是什么,总之刀刀都是对着叶修来,颇有点泄私愤的架势。叶修的抗议和苏沐橙给他的桃子也终究没能抗过他自己的脸T,第四个光荣出局,痛心疾首地窝到旁边抽烟去了。

  “江副要不要饮料?”喻文州起身走向客厅角落里的冰箱,带着几罐可乐坐回江波涛身边。江波涛道过谢接过来,两人十分融洽地随意聊着天。这本就是联盟中最善于沟通的两个人,冷场这种事完全是不可能的。

  江波涛的视线扫过喻文州中指上和王杰希一对的戒指,突然忍不住问了一句:“说起来,喻队和王队在一起有多久了?”

  这个问题让当事人也稍稍愣了一下,是啊,多久了呢。


  “七年了。”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喝了口可乐,“那会儿我刚出道,他还是个二年级生。”

  那会儿还是蓝雨手速不够却战术抢眼的出色新秀,和微草锋芒未敛诡谲莫测的魔术师。

  那会儿都还不是现在的样子。


  在反贼黄少天喋喋不休抱怨“王杰希你下手忒狠我告诉你蓝雨和微草的世仇又深了一层BLABLABLA”的同时,最终只留下内奸肖时钦和王杰希1V1缠斗到了最后,结果还是王杰希赢了。

  “我是忠啊,怎么就是不信呢?”喻文州将一听可乐递过去,颇有些无奈地笑着。

  “习惯了而已。”王杰希单手打开了易拉罐。


  “……小周怎么还没过来。”已经要开下一局了,江波涛放下易拉罐,有点奇怪地冲着厨房那边叫了一声,“小周?”

  没有人应声。

  江波涛起身走过去拉开了磨砂玻璃的推拉门:“小周?”

  厨房里,竟然空无一人。

  江波涛心头涌起些不安的情绪,匆忙转过身问正在收拾牌的几个人:“小周?你们看到他人了吗?”

  “没有啊?不在厨房?”大家显然都有些惊讶,放下手头的事情各处看了看。


  “小周?”

  “周队?”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毫无回应。

  江波涛拿出手机按下了快捷拨号,然而左上角已经变成一个红叉的信号显示却让拨号界面迅速变回了一枪穿云的桌面。

  “没信号?怎么会?刚来的时候我给小杰打过电话,信号没问题。”王杰希看了看自己此刻也失去了最基础功能的手机,疑惑地皱起眉。

  “山里信号不稳定也是有的。”喻文州也有些奇怪,“再找找。”

  别墅一共只有三层,几个人很快把每一个房间都翻了一遍,连地下酒窖也没有放过。

  可是毫无结果。周泽楷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劲了,难道会是出门了?江波涛看了看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山夜色,又觉得不可能——且不说这大晚上的周泽楷出去干什么,即便是要出去,除非从厨房直接翻窗,否则必然要穿过他们打牌的客厅,没道理九个人都没发现。而周泽楷也绝不是不打招呼就到处乱跑的人。

  但不管怎样,此时在别墅里找不到周泽楷,唯一的解释也好像就是……他出去了。

  九个人不安地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周泽楷并没有回来,江波涛终于是坐不住了。

  “我出去找找看。”

  王杰希朝窗外看了看:“这种深山,一点光亮也没有,万一迷路太危险了。”

  “沿着我们来的公路找找吧,小周也不会是没事钻林子的人。”叶修站起身,又给自己点了根烟,“大眼说得对,外头太黑,也别都出去了。四个人就行了,两个往山上走两个往山下走,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半个小时后准时返回。谁跟我出去?”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沐橙云秀别凑热闹,谁知道这深山老林的冒出什么来。少天跟小江一组吧,老肖你跟我一块儿,乐乐你省省吧,刚来就感冒发烧的运气,跟你出去我都怕平地崴脚。文州大眼你俩也先留下,在别墅附近找找。”

  张佳乐的愤怒被忽略后倒也没人有什么异议,叶修和肖时钦率先出了门。江波涛从椅子上抓起外套,却被喻文州叫住了。

  “小江,”喻文州的声音是一贯的平静温和,“我知道你着急,但别乱了方寸离开公路。深山里迷了路可不是好玩的。”

  “……我知道。”江波涛点了点头,刚要和黄少天一起出门,却看到先一步出门的叶修和肖时钦回来了。


  叶修一把拦住了江波涛和黄少天,而肖时钦手机上手电筒功能的强光都忘了关上。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不解地挣扎了一下。

  “都别出去。”叶修拿下了嘴里的烟,声音有点哑。

  “怎么了?”江波涛顿时心下一紧,仔细观察着两个人的表情。

  “外头不对劲。”肖时钦的脸色青得可怕,“……四面都是树,根本……根本就没有我们来时的路了。”


—TBC—


下一章:第一天(下)

【地久天长。抑或七年之痒。】

 

评论
热度 ( 44 )
  1. 狂言堂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