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江周/伪江喻江】十日谈(2)

【2】第一天(下)

【地久天长。抑或七年之痒。】


  所有人都凑到门口向外看去,在门窗内透出的灯光所能照亮的一段距离里,四周的景象和他们来时大不一样:大门正对的那条通往盘山公路的斜坡柏油路已经无影无踪,而丛生的树木乱草离房子不过三五米,逼仄的空间压得每个人都几乎喘不过气来。

  九个人结伴绕着别墅走了一圈,终于确定整座房子周围都无路可走,要想离开就必须走进浓密的树林里。他们只好匆匆返回屋内,可怖的安静弥漫在九个人之间,连黄少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的现象似乎根本没有办法用应有的逻辑去解释。诚然他们这些人教育程度都不算高,但叶修毫不怀疑,即便是罗辑在这里,也不可能用现代科学令人信服地阐述所发生的一切。

  周泽楷莫名其妙的失踪,别墅周围环境诡异的改变,还有——

  楚云秀忽然望着墙上,用一种极力掩饰惊恐的故作平静的语气说道:“喂,你们有谁注意到了,刚才……墙上有这个挂钟吗?”

  其他人都顺着她的目光朝转过玄关后正对的那堵墙上看去,一只硕大的、黑色的挂钟正挂在白色的墙面上,是一只猫的形状。而在他们刚刚离开之前,谁也没有注意到墙上有这只挂钟。

  大家沉默地盯着黑色钟面上一红一白两根指针和凸出来的黑色数字,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终于还是黄少天先开了口:“不对不对这挂钟看上去很奇怪对吧,你们看这指针,这是九点五十还是十点四十五?”

  两根针一样粗细一样长短,端端正正地指着“9”和“10”两个数字。可是不管九点五十还是十点四十五,指针都不可能这样毫无偏差地指着9和10才对。

  王杰希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显示的地方还是一个红色的叉:“现在都已经过十一点了。”

  又是一阵沉默,叶修突然问道:“那个司机跟我们说,这次活动是几天来着?”

  “十天,他说公司安排了十天。”黄少天嘴快,立即回答,罕见地用了一个短句。

  肖时钦摘下眼镜擦了擦,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司机不是还说明天会有公司安排的人过来么,如果他们发现这边情况不对肯定也会采取措施的,一定会有转机,大家不必太紧张……”

  “我觉得……很悬。”喻文州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还想继续说什么,站在另一端的王杰希却突然轻咳了一声。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叶修重新给自己点了根烟,看到这一幕,喉咙间模糊地发出一声根本不像笑声的笑声:“你们俩也不用藏着不说,都到这份儿上了也就都摊明白吧……那个司机,咱们一路过来这么长时间,中间还在山下吃了一顿饭,跟他说的话不算少吧。可是你们现在想想,谁还记得他长什么样?”

  江波涛听到这话,心中一凛。他努力去回忆那个司机,却发现想不起他的长相——并不是时隔过长的遗忘,因为向来注意细节的他甚至可以记起那司机衬衫的第三颗扣子与其他扣子颜色不同,却在努力回想那人样貌的时候,只想起一团模糊。

  一个人的脸,会平淡到让别人无论如何也记不住吗?


  苏沐橙反身握住楚云秀的手,整个人都有点发抖。楚云秀将她揽进怀里拍了拍后背,而后从兜里掏出烟来咬在唇间,摸出打火机来想点着,可那簇火苗却在她有点不稳的手中晃了晃,连续两次还没碰到香烟就熄灭了。

  “所以说,这地方可能……可能根本就不是那公司老板说的度假别墅,是吧。”她索性颓然地垂下了手。

  “我操。”张佳乐简短有力地骂了一句,因为发烧不轻而脸上泛红,却还是将自己肩上的外套扯下来,从背后给楚云秀披上,拍了拍她的双肩,“不过你俩也别怕,这么多人都在呢。”

  楚云秀觉得自己阵阵发凉的后背因为这件外套而获得了安心的温度,她稳下自己向来平稳的双手,终于将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将苏沐橙搂紧了一点。

  喻文州轻而短促地笑了一声:“呵,这是……暴风雪山庄模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管发生什么,现在出门都是极为不明智的选择。事态太过诡异,哪怕再小的人员分散也值得恐慌。叶修很快发话让大家去各自房间里把床垫被褥都拖下来,都挤在客厅一起睡。没有人有异议,除了江波涛还是想要尽快出去找找。他说知道事情太奇怪,所以大家留下,他一个人去找。

  “别胡闹,等天亮了我们一起去找。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急,丢了联盟第一人,我们都急得很。”

  “可是叶神……”

  “天亮了再去。”喻文州将手搭上江波涛的肩,“冷静点,小江。”


  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边背对背地收拾两张床上各自的东西,一边语调平静地交谈,就像是在讨论一场比赛的战术安排。

  其实喻文州觉得自己也有点害怕,可是他把这点恐惧的情绪掩饰得很好。

  “杰希前辈,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不好说。”

  “小江急得很,不拦着只怕就要冲出去找。”

  “怪不得他,不见的人可是小周,要是不见的是……”

  王杰希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喻文州收拾东西的动作略略顿了一下,而后轻轻笑了笑,继续将被褥卷好。

  王杰希应该是想说“要是不见的人是你,我也……”,但他终究还是顿住了,因为他从来不信口胡说。即便是喻文州不见了,他还是会考虑一下,怎样才算是最理智的行为,怎样才能够在这种情况下顾全大局,得到最好的结果。

  喻文州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哪怕他一瞬间真的在心里有那么些不快,也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之所以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想的,是因为他自己也这样想。如果不见的是王杰希,自己估计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不顾地冲出去找。

  所以又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发现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王杰希之间从来都没有闹过矛盾了。或许也有过不太愉快的时候,但他们都太冷静了,冷静到用理智将一切都条分缕析地想清楚后,就再也不存在什么冲动下犯的错误。

  喻文州终于变成现在这个战术大师喻文州,王杰希也终于变成现在这个微草队长王杰希。

  但他有时候想起来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有点怀念——那时候还年轻的他们好像更是一对情侣的样子,喻文州会以现在看起来很幼稚可笑的方式试图从微草战队那里夺取王杰希的注意力,而王杰希也甚至偶尔会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亲密关系表示不悦。

  那时候爱就是爱,欢喜就是欢喜,对方的笑容就是千树万树的花开。

  而如今,不管是喜是怒是悲是惊,都掩盖进一个深潭无波的微笑。

  就像现在,并不是不珍视对方,只是他们都要冷静下来分析分析,分析出一个最佳选择。


  喻文州听很多人说江波涛很像他,他自己也觉得轮回的副队长和自己十分相似。而如今看来,还是有些不同。他之前也分析过,江波涛作为自己的后辈,无论是在荣耀的经验意识,还是面对事情所能达到的冷静与理智上,都还不及他。可是他现在觉得,这点不及,可能也不是什么坏事。

  王杰希已经收拾好,抱着东西叫他一起下去。

  喻文州应了一声,回身弯腰抱起自己被褥的时候,背对王杰希抬起手来,珍而重之地亲吻中指上银色的戒圈。

  地久天长。

  抑或七年之痒。


  江波涛一向认为自己还算个理智的人,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很难做到绝对冷静。即便他听从了其他人的建议暂时不冲动跑出去,可还是觉得心里一团乱麻。

  他根本不过脑子地收拾自己的东西,脑海里不断设想可能的各种情况,十分后悔自己看过太多情节惊悚恐怖的灵异故事。就在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突然听到脚边传来一点细微的声音。

  他低下头,看到脚边蹲着一只纯黑色的猫——黑得毫无杂质而且十分深邃,好似能透过那黑色皮毛看到另外一个空间一样——就像此刻窗外深山的夜色。 

       他立刻抬头看了看半掩着的房门,这别墅里怎么会有一只猫?他们刚才把这房子几乎翻了个底朝天,谁也没有见到这样一只猫……难道是从哪里溜进来的?可是这深山老林的,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猫呢。 

  江波涛低头看着那只黑猫,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黑猫很安静地蹲在那里看着他,用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却不是一只猫应有的眼睛。

  那是一对很好看的桃花眼,江波涛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周泽楷就长着一双这样的眼睛。眼角修长,卧蚕恰好,睫毛长而不翘,所以好看却并不妩媚,笑起来能勾魂。

  太奇怪了,不可能的,江波涛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一边还是鬼使神差地蹲下身,伸手想要去抚摸黑猫的头顶,“……泽楷?斯侬伐?”

  他的手还没碰到那只黑猫,身后就突然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叫他:“小江?”江波涛一惊之下收回手转过头,就看到喻文州正抱着被褥站在房间门口,“小江你在做什么?” 

  “有只猫……”江波涛扭头示意喻文州看他还没摸到的黑猫,却又立刻顿住了:那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的小东西,此刻也同样不知去了哪里。

  “猫?”喻文州奇怪地看了看周围,“哪里来的猫?”

  “……没有,可能是我看错了。”江波涛摇了摇头。

  喻文州看了看他,而后转眼跨过房间看向窗外,依旧挂着他惯有的和煦微笑:“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出现幻觉,也可能不是幻觉。”


  苏沐橙和楚云秀睡觉的地方被七个男人围绕在了中间,叶修把烟灰缸摆在自己枕头边儿上,摁灭了手里的烟蒂,转过头问蹲在他身边铺被子的张佳乐:“乐乐,你手机上有没有你们队长的照片?”

  “干嘛?”张佳乐的感冒更厉害了,说话鼻音很重。

  “调出来当桌面,然后把你手机摁亮了搁茶几上,辟邪。”

  “卧槽叶修你要不要这么损要不要啊,你等着我回去一定告诉老韩……哎哟我说你们霸图也真是,拍广告居然不派队长出马,要是老韩真在的话……”

  王杰希跨进床垫摆成的圈圈里放下自己的东西,扫了都有些不自然的几个人一眼,然后看了看手机:“十二点了,赶紧收拾好,都睡吧。”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咔铛”一声。

  九个人悚然地抬起头,齐齐看向墙上的挂钟。

  那根指着“10”的白色指针,端端正正地跳到了“9”。


—TBC—  


下一章:第二天(上)

【喻文州回过头,发现一直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王杰希不见了。】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