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江周/伪江喻江】十日谈(3)

【3】第二天(上)

【喻文州回过头,发现一直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王杰希不见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过了许久才迷糊睡着,却又似乎自始至终都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

  而窗外的天空,在经历过分漫长的黑暗之后,终于隐隐现出了光亮。


  大概他们中也没有人能真正睡得安稳,而江波涛更是一整夜都没有合眼。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起身了,走到客厅的大落地窗旁向外看了看——果不其然,外头的情况还和昨晚一样,熹微的晨光下依旧昏暗的树林不留缝隙地包围着这座孤零零的房子,没有留下任何出路。

  向来好脾气的江波涛此刻觉得自己有点暴躁,周泽楷,周泽楷会不会就在这诡异的丛林中某个地方,孤身一人,急需帮助。

  在荣耀场上他向来毫无保留地相信周泽楷,可是如今这种情况,无解的枪王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被他所深爱着,因而此刻忧心到极点的人。


  客厅里都不可能安睡的几个人已经都坐了起来,有几个人分明也是一宿没能闭眼的样子。黄少天揉了揉眼睛爬起来,一边身陷诡境还不肯错过第一个抢占一楼卫生间的机会,一边兀自嘟嘟囔囔:“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真能有人来啊唉我看希望不大,唉我说你们有没有一种突然进了一个奇怪副本的感觉卧槽卧槽卧槽这不会是什么真人游戏吧那这么说BOSS在哪里啊是不是我们做掉BOSS才能找到周泽楷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说你怎么放个水还那么多话,也不怕溅嘴里。”叶修走到厕所门口往关着的门上踹了一脚。

  黑猫挂钟上两根指针都端端正正地指着“9”,而北京时间已经过了上午10:00,不意外地,根本没有所谓公司人员前来带他们开展本应进行的避暑十日游。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又将整座别墅地毯式搜查了一遍,连只蚂蚁都没放过,却依然一无所获。

  “还是完全没信号。”肖时钦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可是房子里一直有水有电甚至还有煤气。”

  “三楼的电脑也连不上网,什么网络有保证荣耀想打就打,呸。”张佳乐骂骂咧咧地从楼梯上下来,身后跟着同样骂骂咧咧的黄少天。事已至此,他们早已接受已经失去了所有和外界联系方式的现状,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眼前各种各样的问题。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江波涛深吸了口气向门口走去:“不管怎样,我还是出去找找。”

  “一个人乱跑什么,要是把你也弄丢了,你们轮回老板和老冯能把我们活剁碎了。”叶修一把拽住他,“还是按昨天我们商量的来吧,我们一起出去找,俩人一组,少天和小江一起,老肖跟我走,沐橙云秀你们俩留——”

  “我们俩也去。”楚云秀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的话,“要说情况不明,呆不呆在屋子里都是一样,再说我们也不是只会让你们保护的人。”

  叶修还想说什么,苏沐橙已经死死拉着楚云秀的手,声音不高却很坚决地重复了一句:“我们也去。”

  叶修转头看了看正咳嗽着擤鼻涕的张佳乐:“乐乐你烧退了吗?”

  “早退了,你以为我是你。”张佳乐说话声音嘶哑,脸上也还红着,完全不顾退不退烧和叶修有什么关系就喷了他一句。

  “退了就跟沐橙云秀一组吧,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照顾病人。”叶修完全没理他,自顾自叮嘱两个女孩。

  “叶修你大爷!”


  外头阳光很好,但浓密的树丛中依旧透不下什么光亮,昏暗的一片。王杰希再一次提醒所有人:“不管怎么走,都绝对不要让这座房子脱离视线。”

  大家各自应了一声朝不同方向走开,黄少天手里把一截树枝当冰雨挥来挥去,喋喋不休地试图给身边的江波涛宽心:“江波涛你不要急哈我们一定能找到周泽楷的,不过我比较担心他被这么一折腾是不是更不会说话了啊话说回来你说我们喊他就算他听见了他能回答吗……”

  “少天,千万小心点。”喻文州走在两人身旁,习惯性地叮嘱。

  “放心吧队长保证完成任务队长队长你也小心点!”

  王杰希走在最后关上别墅的门,其他人三三两两已经钻进了树林。喻文州侧头看了看江波涛紧蹙的眉头,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人此刻极力压抑着的暴躁情绪——他自己也一样,遇到这种完全脱出掌握的情况,担忧也好恐惧也好统统在心里积压成烦躁。于是他抬手安抚地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小江你觉得,小周会在哪儿?”

  “……没有任何线索。”江波涛摇头。

  “我知道没有线索,我问的是……凭你的直觉?”喻文州语气温和,“云秀那天还跟我说,哪个电视剧里说的,相爱的恋人间关于对方的直觉是最准确的。”

  “楚云秀看的肥皂剧里说的话你也信啊队长……”黄少天撇了撇嘴。

  “我不知道。”江波涛听到这话愣了愣,然后回头看了看别墅木质的厚重大门,语气里带着些强烈的不确定,“可是……我的确有点奇怪的感觉。我觉得他好像并没有离开这座别墅。”


  王杰希关好门,转身刚要追上前头的人,突然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蹲在了他面前。

  王杰希低头,看到一只纯黑色的猫,端端正正地蹲坐在他面前。他仔细端详了一下猫咪的样子,突然愣住,抬头看向不远处喻文州的背影。

  喻文州的长相之所以给人一种“很不错”的感觉,多半要感谢他的眼睛。其实他旁的五官都很一般,可却长了一双标准的丹凤眼,优雅的平行四边形,眼型狭长然而饱满,眼角上扬,弧度精巧,眼瞳深邃如寒潭深水。

  王杰希闲来无事喜欢研究研究相面占卜之类的玩意在联盟已经不是秘密,他曾经说过喻文州的这种眼睛不仅好看而且颇有气韵,是上佳的面相。

  但即便是这样一双漂亮又好面相的眼睛,如果长在一只猫脸上,也实在太奇怪了。

  那只黑猫就这样用喻文州的眼睛安静地看着王杰希,甚至还露出些温柔的笑意来——仿佛就是喻文州平日的样子。王杰希蹲下身抚摸它的头顶,它就眯起那对丹凤眼回蹭抚摸自己的手掌,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杰希前辈?”

  和黄少天江波涛一起走在前面的喻文州停下脚步回头呼唤一直没跟上来的王杰希,黑猫立即受惊一般迅速跳开,飞快地窜进树林不见了踪影。

  王杰希目送着它跑走,站起身,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刚刚抚摸猫咪头顶的手——触感温热毛绒,和普通的猫毫无二致。

  “前辈在看什么?”喻文州折身返回,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茂密的树丛,可是除了满目的植物什么也没有看到。

  “一只黑猫,长了一双和你一模一样的眼睛。”

  喻文州满眼惊讶地看着王杰希,而对方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也许是我多心了。走吧。”

  “昨晚小江也见到一只猫。”喻文州回忆了一下昨晚看到江波涛奇怪的动作,两个人一起扒开缠绕的藤蔓枝桠进入树林。

  王杰希怔了怔,回头看看还未远离的别墅:“那可奇怪了。”

  不过他们已经陷入这种局面了,还能有什么情况真算奇怪呢。


  丛林的密度明显超出正常范畴,在其中前进颇有点困难。两人不时要停下来拨开垂藤拔除灌草。呼唤周泽楷名字的声音在浓密的枝叶间似乎传不出去多远,四周安静得不像话,根本没有在他们之前有人来过的迹象,更别提周泽楷的回应了。

  “觉出这林子哪里不对了吗。”王杰希跨过一截倒地的枯树,一边回头拉住喻文州的手帮他过来,一边抬头确认没有让房子离开可见范围。

  “别说出来啊前辈,说出来更瘆人了。”喻文州拽下勾在自己衣角上的藤蔓,揉了揉太阳穴,领先王杰希一步向前继续走去。

  这树林静得诡异,不止没有人,甚至没有鸟兽虫蚁,除了这些植物,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不仅是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张佳乐和楚云秀苏沐橙一边真实地披荆斩棘一路向前,一边喊着周泽楷的名字留意有没有什么痕迹,不时抬头从浓密的树影里费力地看看别墅的楼顶。弹药专家大神直起腰感叹了一下这环境像迷雾森林地图一样,最不喜欢了。

  然后突然地,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那东西飞快地从他们身边掠过,看不见,却在草丛中划出一道清晰的轨迹。

  两个姑娘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然后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张佳乐被那看不见的东西和妹子的叫声同时吓到,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立即一把拉过楚云秀和苏沐橙,果断张开双臂挡在了自己身后。

  未知物冲进他们斜前方的树丛,而后唰地一个回旋,迎面直朝着他们冲过来,一路清晰地带起折断的树枝摆动的草叶,哗啦哗啦响成一片。

  张佳乐十分愤怒地从地上抄起一截可能根本不管用的树枝,一边在心里暗暗爆粗骂着去你大爷的难不成连出事都他妈要是第二个吗,一边喊身后的两个妹子快跑。他已经来不及考虑别处到底是不是安全,只能想着让两个姑娘离迅速逼近的未知物越远越好。


  “沐橙?!云秀?!”叶修和肖时钦就在不远处,听到这边的动静立刻跑了过来,迎头撞上仓皇后退的两个姑娘,抬眼就看到不远处张佳乐的背影,“张佳乐?!没事吧?!”

  有什么东西,在张佳乐眼前一闪,却随着叶修和肖时钦的那声叫喊,立刻消失无踪。


  “……没事。”脱手将手里树枝砸出去却落空的张佳乐盯着已经恢复风平浪静的地方又看了一会儿,犹疑着转过身来,发现自己额头上全是汗,背上也一阵阵发凉。他一边跟着其他四个人朝别墅方向撤退,一边依然警惕地看着四周。

  “看到……什么了?”苏沐橙声音有点抖。

  “……好像是个猫。”

  张佳乐皱着眉头努力回忆那个一闪即逝的飘渺影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只猫……好像哪里有点像……某个人。


  “前辈你听?”喻文州听着远处模糊的动静,拨开灌木的动作顿住,“是东边吗?”

  他向前走了几步试图更清晰的分辨,可是王杰希没有回答他,这让他心底本能地等待王杰希回应的那个地方落了空,陡然变成一阵发虚的感觉。

  喻文州回过头,发现一直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王杰希不见了。


—TBC—


下一章:第二天(下)

【喻文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样子。】

评论 ( 16 )
热度 ( 26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