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周喻】光芒(5-8)

(五)

  除了蓝雨和轮回一次在蓝雨主场的交手之外,周泽楷再次见到喻文州还是在S市,全明星赛。

  最终团队赛是以一队的胜利宣告了结束,各家战队说说笑笑地散去。喻文州一路听着黄少天眉飞色舞地点评着今天的比赛,一抬头,却看到本应留在场内的东道主王牌周泽楷,正站在选手通道里等他。场内的暖意传不到这里,他穿着和一枪穿云几乎一样的灰色长风衣安静地靠着墙壁,看到喻文州过来,立刻迎上前来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前辈。”

  黄少天意味不明地扫了他们两眼,喊着你们等等我就快步去追前头的宋晓郑轩了。

  “小周有事吗?”喻文州的微笑看不出和平时有任何差别。

  “……前辈今天,打得很好。”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今天一枪穿云和索克萨尔出奇默契的配合,还有那次几乎称得上是不管不顾的援助——如果是正规比赛,即便是强如周泽楷,也不应该那么不假思索地就冲进包围圈的。

  的确是有些不管不顾。假如这是一场正规比赛,周泽楷也会换一种稳妥些的办法去解围。但这是全明星,一个秀场而已,每个人都打得放松而随性。所以一看到喻文州的索克萨尔被围,周泽楷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让一枪穿云冲了上去,碎霜荒火双枪在手,悍然开火。

  那一记乱射加押枪,真是超神的技术展示,直到现在还让喻文州忍不住赞叹:“哪里,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小周那么神勇,我可是要碰上大麻烦了。”

  受到夸奖的人眼睛闪了闪,而喻文州却赶时间一般示意了一下已经在外面等了他许久的蓝雨战队:“没别的事的话,我先……”

  

  明显还想说些什么的周泽楷立刻露出了困扰的表情,顿了顿还是侧身让开了通道,在喻文州迈步之前,又突然上前一步拽住了对方的衣袖,说了句对他来说长度足以傲视天下的话。

  “今晚八点,俱乐部楼下的咖啡厅。”

  喻文州似乎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转过头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周泽楷顿了顿补上一句:“……有话想说。”

  有些事情总归逃不过去,心下了然的喻文州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一句“好”。

  

  喻文州到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在了,为了逃过粉丝们的视线,特意围了围巾,将帽檐拉得低低的,风衣的领口也竖着。靠窗的座位头顶有着暖黄的光线,洒在被藤萝植物包围的圆形空间内。年轻的枪王正用保养得当的好看手指,颇为孩子气地戳着桌上玻璃长颈瓶里的植物。喻文州走过去,拉开了对面的藤椅:“小周?”

  周泽楷像被撞到在做什么不好意思的事一样立刻缩回了手,看到是喻文州来了,立即换上了喜悦的表情,然后将桌上的一只盒子推向他。

  “蛋黄酥。”周泽楷很期待地看着他,“那家的。”

  喻文州有点小小的意外,这才想起半年前他曾经说过再来S市的时候要再去吃那家店的蛋黄酥。喻文州的记忆里那家店离轮回得很远,也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时候跑去买的。他接过来道了谢,想收起来回去再吃,可是对方眼里的热切和期待让他不得不拆开包装咬了一口,然后笑着说好吃。

  周泽楷变得更加开心了,那种不加掩饰的高兴挂在脸上,像是不设防的孩童,让喻文州的心情都跟着愉悦起来。来之前他设想过周泽楷的“有话想说”是要说什么,可是这会儿,一盒蛋黄酥就已经足够让他们都高兴起来。

  

  “牙还痛吗?你今天上台前一直捂着侧脸。”喻文州突然想到什么。

  周泽楷摇了摇头:“……拔了,前天。”随后他摸了摸刚刚失去一颗牙的地方,的确还有点痛。又被看出来了,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不可抑制地高兴。

  “拔了?不怕牙医了?”

  “你说,最好拔掉。”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吃手上的蛋黄酥。

  周泽楷当然不是只是给对方送蛋黄酥来的,他想要表达的是更多的东西。

  他是多敏锐的人,早就察觉到喻文州给他的短信回应从某个时候开始减少,语气也变得明显疏远。这让他很疑惑,明明这几个月以来他已经前所未有地觉得,那片光离他这么近,可是……又似乎突然渐渐远离了。

  他有些不安,下意识的判断就是要做些什么。

  既然已经接近了,那么伸出手,应该就能抓住了吧?

  “周队也吃一块吧。”对面坐着的人将盒子向这边推了推,眉眼在灯光下渲染着温暖的光晕。周泽楷突然就真正地伸出了手去,握住手腕将喻文州拿着蛋黄酥的手拉向自己。

  喻文州愣了一下,而周泽楷似乎也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犹豫了片刻,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吃了一半的蛋黄酥上咬了一口。

  “我……”

  几乎是没有铺垫地,周泽楷就开口了。开口之后他似乎有点后悔,只说了一个字就顿住。手没有放开,目光似乎是想要寻求帮助般地四下飘了飘,但江波涛这时候不在,就算在也不会帮他。

  “……喜欢,前辈。”

  停顿了一会儿,周泽楷很努力地,终于是把后面四个字补上了。

  

  喻文州很平静地看着他,唇角不变的笑意里藏着些不易察觉的无奈,维持着手被握住的姿势没有动。

  毫不意外,他早就想到周泽楷要说的是什么。

  

  说完这四个字后周泽楷的目光倒是不再四处躲闪,而是直直地看向了面前的人,有点紧张,却无比认真,褐色的瞳仁里带着希冀与热切,是喻文州从未见过的模样。

  喻文州听得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清清楚楚,撞击得他胸膛有些发疼。

  可他早在想到周泽楷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拒绝。

  并非因为没有动心,而是因为他那如千年冰山一般的、有时堪称残忍的冷静和理智。

       此刻他也不知道这份冷静是好是坏。

 

  “谢谢,可是……”喻文州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措辞,“可是小周,你这么优秀,我并不适合你。而且,我们都正是担子最重的时候,还是先把精力放在荣耀上吧。”

  说完这么一句他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只好尴尬地停下。他倒是不止一次婉拒过恋慕他的女孩子,一直都做得得体周到,可是面前这个人,不能一概而论。

  擅长和人交往的喻文州第一次感觉要说出合适的话如此困难,因为他听到了伴随着那声语调平缓的婉拒,自己的胸腔里也发出隐约的悲鸣。

  这就是拒绝了,周泽楷当然听得出来。他放开喻文州的手腕,失落地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莫名的委屈模样让喻文州心里的歉意简直爆了表。正想再委婉地安慰几句,周泽楷已经抬起头,依旧直直地看着喻文州,眼里黯淡下去的光亮又不甘地重新亮起来,嘴唇动了动,轻轻吐出两个字:“机会。”

  请给我个机会,我并不想放弃。

  一瞬间喻文州清清楚楚地从周泽楷的脸上读出了这句话。年轻的枪王,并不是只在场上才懂得一往无前。

  喻文州再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酝酿好的话突然又变得没有了意义。

  

  “周队,时间不早了,我该回酒店了。”他站起身,话题扯开得太过生硬,宛若什么实质化的东西梗在他的喉头,很是难过,坚涩无比:“……还有,以后还是不要发短信了吧。”

 

 

(六)

  “你明明喜欢他。”黄少天斩钉截铁地对喻文州说,一般来说,他话很少的时候态度都比较严肃。

  “嗯。”喻文州并没有否认,“可是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哪有不合适?虽然周泽楷作为对手是挺讨厌的但凡跟我们蓝雨作对的都讨厌但我觉得他这个人还是可以的,小伙子长得挺好虽然没我帅人也不错虽然没我好但最重要的是巴巴儿追你半年了吧队长,唉我告诉你我看得出来啊他还是挺真心的是吧……”

  喻文州这次的回答言简意赅:“哪有时间。”

  “什么没时间哪有没时间你是有多忙啊连谈恋爱都顾不上?轮回的方明华还不是连婚都结了也没见他奶不动了对吧,队长啊我一直觉得你是我遇到的一等一的聪明人现在看来智商全点在荣耀上了碰上别的事就这么笨呢……”

 

  和周泽楷之间那些早已被喻文州刻意减少了的交流,在全明星赛后终于是彻底被掐断了。

  

  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陷入了情感烦恼,但这情感完全和他自己没关系。他的队长生平第一次追人就被拒绝了,心情低落乃至于天天发狠地训练,不打荣耀的时候就皱着眉头闷闷不乐。本来人就话少显得有点呆,这么一来可好,更呆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周泽楷在赛场上的状态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也或者是,荣耀成为了他改善情绪的唯一途径。他依旧是那个无解的枪王,并且由于想要转移注意力,在荣耀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更多了,再加上把平时憋着的劲儿全放在了游戏里,一枪穿云犀利凶狠的程度甚至比以往更甚——但现在江波涛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好事,因为周泽楷一直在给自己毫无节制地加练,以至于发展到了每天深夜江波涛都要去除了队长早已空无一人的轮回训练室将人拖回宿舍的地步。

  

  失恋的少男,真可怕。

  明明还很年轻的江副队百般沧桑地叹了口气,又一次靠在训练室的门边,看着电脑屏幕的光亮将枪王的脸映得明暗不定。时间快要到晚上十二点了,他走上前去催促周泽楷回去睡觉。

  他当然想帮队长一把,可是即便他理解了周泽楷所描述的自己被拒绝的整个过程,江波涛也没想通,喻文州的那句“把精力放在荣耀上吧”究竟只是个借口,还是真正拒绝的理由?

  指望周泽楷自己去解决看来是不太现实,江波涛思来想去,觉得只有黄少天才是此刻自己该去旁敲侧击的对象——可是说实在的,他相当不愿意和黄少天单独交流。因为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场下和黄少天的对话里,江波涛保留下来的印象基本就只有那些喋喋不休的话,像打开猛烈摇晃过的啤酒瓶时喷薄而出的泡沫一样,秒秒钟就糊了他一脸。饶是他这样极度善于与人交流的人也感觉败下阵来,因为他努力试图跟上黄少天说话的节奏结果一度忘了呼吸,差点就把自己憋出个好歹。

  为了队长,为了轮回,为了荣耀——如是告诫自己再三,他深深吸了口气,点开QQ列表,拉出了黄少天的对话框。

  

  魔剑士爆出了专注比赛时的手速才堪堪跟上剑圣的聊天速度,黄少天显然也想跟他谈这个问题很久了。

  “唉哟这个周泽楷到底行不行啊我去,我们队长现在每天加练加得训练室电费都翻了个番啊我说,你倒是督促你那边那个努努力啊努努力啊努努力啊!老这么耗着你们是不是想用这种方法动摇我们的军心??”

  “黄少别说笑了……我们这边这个还不是一样。”江波涛默默地扶额。

  “快让他继续努力继续努力继续努力啊,我跟你说坚持下去胜利就在前方!”

  “……那喻队到底是怎么个态度?”

  “没人比我更了解我们队长啦。”黄少天这次的回答难得每句都敲上了标点符号,“他这个人看上去温温和和的,其实很倔,你看他那个手速还坚持做职业选手做到如今这个程度也该知道。他啊总是喜欢把有的没的都扛到自己肩上,要我说这责任担得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儿可是说了他也不听,不过这些也压不垮他就是了。所以他其实也喜欢周泽楷,但就是觉得谈恋爱会影响比赛影响蓝雨吧。”

  十分注意细节的江波涛强迫症一般试图将黄少天的这番话里找出应有的逻辑,但很快他就放弃了。不过收获还是不小,从这段乱七八糟的话里,他最起码替周泽楷搞清楚了喻文州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江小江不如这样,你告诉周泽楷我给他支个招绝对特别妙!”

  “什么?”

  “让他等呗,一定要坚贞不屈守身如玉哈,一直等我们队长退役了不用扛这么多了他自然也就不想这么多了呗哈哈哈哈哈……”

  “……”

  “小江小江我跟你说我觉得咱俩真是关心队长热爱战队,称得上是荣耀最佳副队长。”

  “……我是,你不是。”江波涛在对话框里敲好了这句话,斟酌了一下还是没有发出去。

 


  很快他们迎来了蓝雨对轮回的第二次比赛,轮回的主场。

  再一次踏上S市的土地,喻文州刻意平静下来的心情下藏着复杂。天气已经渐渐暖和了起来,路边种着的梧桐争先恐后开出淡紫色的花,没什么香气,却也热热闹闹。

  喻文州并没有想到的是,这段时间,自己比预料中的还要不习惯。不习惯那只安静的从不亮起的手机,不习惯每天得不到周泽楷的消息,不习惯突然从生活中抽离出去的一部分。

  有一次他在队伍里看轮回的比赛录像,思绪竟然少见地跑远。周泽楷的事情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外,这份情感来得突兀,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连击了。而周泽楷这个人就像是一枪穿云的战术,毫不讲道理地闯进喻文州的世界,撕开理智的保护层。想要打乱他节奏的终究被他打乱,想要控制却终究被反控制——想要斩断,却终究发现已经深陷。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是懂得了“失去”这个词。

 

  不出所料的势均力敌的比赛,个人和擂台轮回占优,团队赛蓝雨取胜,最后战成了平手。整个过程都波澜不惊,让想要在两大夺冠热门的对抗间寻找火药味的媒体很是失望。

  唯一的一个插曲是,一枪穿云倒下的时候,几乎从来不在比赛中发言的周泽楷,在公共频道里敲出了一行字。

  “荣耀,我们一起。”

  大家疑惑了一下,但旋即主场的观众也就把这句话当做了他们罕有言语的队长对队伍的鼓励。只有喻文州心里动了动,却也没再多想。

  赛后握手时,他避开了周泽楷的目光。可是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周泽楷却像在全明星赛后一样,几乎是在同一个通道的同一个位置,把他拦下了。

  黄少天再次识相地溜之大吉,留下喻文州有些微微的无奈:“周队,你这是……?”

  

  “不用担心,因为不会拖累,不会分心。”周泽楷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错愕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清清楚楚地将刚才敲在比赛里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们,一起。”

  

  透过周泽楷褐色的瞳仁,喻文州似乎突然看到什么东西绽放开来,明朗而清晰地在他面前展开。他突然想到了之前一直忽略的一些事情——他觉得不该因为征途中的过客而放慢脚步,可却忘记了,他和周泽楷本就在同一条道路上前进。他们本应携手同行,而非拖慢对方的脚步——谁说最好的对手,不能是并肩的伴侣呢?

  两个人这样沉默地对视了良久,周泽楷再次开口:“前辈,我……”

  “……小周。”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赛季结束之后,我会好好考虑一下,可以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露出惯有的腼腆笑容。然后从带来的袋子里拿出一盒蛋黄酥,递给了喻文州——这让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其实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点心,但还是道了谢收下

 

  晚上他躺在宾馆的床上突然想起,随手就拆开包装,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蛋黄酥了。

  

  而这个赛季的结束,转眼竟已到了眼前。

 

 

(七)

  蓝雨以常规赛第一名的身份杀入季后赛,在季后赛一路高歌猛进,击败宿敌微草后昂首挺入了总决赛。

  然后,和轮回撞了个正着。

  

  被一枪穿云一路押枪试图浮空直接送走的时候,喻文州并没有放弃尝试,他努力地试图从押枪中脱身,然而操作速度完全跟不上节奏,只能是徒劳。太过熟悉的无力感,在面对周泽楷时变得愈发浓厚。

  索克萨尔成为蓝雨第一个阵亡的角色,这是个相当不妙的信号,可是也已经没有办法了。喻文州只能轻轻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已经超负荷运转的双手,以角色死亡后的灵魂视角看着接下来的比赛。

  一枪穿云毫无迟疑地迅速转火,呼啸的子弹无情地撕裂了蓝雨。透过那张没有表情的角色脸,喻文州觉得自己可以看到此刻周泽楷的此刻的模样——那一定是与平日惯有的微微局促截然不同的表情,极度认真全神贯注、忘我地投入并享受着荣耀的表情。

  就像他那时说着“我喜欢前辈”的时候,认真而热切的样子。

  

  蓝雨终究还是输了,不仅输掉了客场作战的这一局,也输掉了接下来的主场。而且输得有点难看。

  看到周泽楷和他的一枪穿云居然是在个人赛里第一个出场的那一刹那,喻文州心里就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不出所料,蓝雨安排在个人赛里的三个人相继倒下后,赫然已经是10.5比2.5的分数。

  轮回已经提前杀死了比赛,而此时蓝雨除了于锋之外的所有主力核心,甚至都还没出场。

  

  新科冠军,轮回战队!

 

  轮回战队在蓝雨的主场固然低调,但粉丝们却已经进入了狂欢,他们庆祝着自家战队的辉煌登顶,也在庆祝着他们的王牌周泽楷,荣耀第一人的身份伴随着这个冠军奖杯终于实至名归。而整个荣耀世界,也一同为又一支冠军队的诞生献上了掌声和祝福。

  可是对于蓝雨战队,除了自家的粉丝会痛苦难过,没有多少人会对失败者多加关注。哪怕亚军也已经是很厉害的成绩,但还是意味着他们败了。在这个竞技场上,值得欢呼的从来只有那唯一的冠军而已。

  

  尽管败了,喻文州还是以最诚挚的态度祝福了轮回,也以从来不变的沉静参加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黄少天只甩下了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但喻文州说了很多。自己的手速对于全队的拖累,战术安排的失误带来直接的失败,以及自己的存在导致蓝雨缺少一名能在个人赛和团队赛中都能出场的主力,等等等等。对于这场被提前杀死的总决赛,他没有多加指责赛制,而是和之前战队失利时一样,将所有责任全部包揽到了自己身上。

  新闻发布会后喻文州打开手机,发现了很久没见到的来自周泽楷的未读短信,像将近一年前某个清晨的那句早安一样出乎意料。只有两个字:“见面”。

  发短信的人此刻正坐在记者的长枪短炮下接受的衷心祝福和采访攻势,喻文州想了想回复:“今天会很忙,总决赛刚结束,轮回那边应该也会庆贺到很晚?有机会再说吧。”

  

  轮回结束采访离开的时候,喻文州也结束了假期开始之前的最后一次队内讲话。所有人陆陆续续离开了训练室,黄少天拉开椅子坐在他身边,刚要张嘴说什么,喻文州看着他笑了笑:“我觉得下赛季好像很快就要开始了。”

  黄少天耸了耸肩,在记者面前不想说的话随之开始滔滔不绝倾泻而出。一直到喻文州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起来,截住了他的话头。是周泽楷的回复,却还是只有两个字:“见面。”

  喻文州的手指停在回复界面上,顿了顿按下home键返回了桌面。

  

  过了二十分钟,周泽楷的电话打了进来,喻文州按掉,又打进来;再按掉,再次打进来。一阵一阵的震动不疾不徐,很有耐心。喻文州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接起来。

  “前辈,今晚见面。”

  “小周,总决赛刚刚结束,这时候要是让媒体发现两方的队长……”

  “不会,庆祝结束之后,我来蓝雨。”

  “……轮回那边的活动会到几点?”喻文州揉了揉眉心放弃般的叹了口气,“来之前给我个短信。”

  

  头一次登顶冠军,让轮回俱乐部高兴得无可不可,破例允许在酒店庆祝的队员们开了两瓶红酒。王牌兼队长的周泽楷立刻成了被集火对象——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被劝酒的时候他根本说不出回绝的话。连江波涛都不再帮他挡的情况下,周泽楷光荣地成为轮回庆祝活动中被灌酒最多的人,足足三四个高脚杯。和一众职业选手一样,他酒量不怎么样,几杯下去已经红了脸庞,却还是清醒地坚持到了大家七歪八倒散去的时候。

  江波涛没喝多少酒,但此刻十分头疼。他眼见着周泽楷在赢下比赛后,刚从冠军的喜悦中回过神就一直朝蓝雨那边看;此刻明明因为那几杯酒而脸色泛红,却还是拿了房卡就要出门。

  “小周,已经这么晚了,经理那边……”

  周泽楷回过头看着他。

  轮回好家长江副队看着自家队长的眼睛,没到十秒就忍不住心软了:“去吧去吧……”

    周泽楷当然不会为了喻文州而在赛场上留情,于他而言,和任何一名职业选手一样,那份荣耀是至高的追求,不容放弃更不容亵渎。

  可是此时此刻,尘埃落定,他不可能不想着那个人。

 

  刚刚登顶的荣耀第一人匆匆赶到了蓝雨俱乐部,已经是凌晨时分。下了出租车他就看到喻文州背靠在俱乐部大门外的一棵树下在等他,指间夹着根忽明忽暗的烟,在夏夜里袅袅升起青色的痕迹。

 


(八)

  周泽楷停了停脚步,他第一次看到喻文州抽烟——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程度,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会抽烟。是因为心情很差吧,年轻的追求者暗暗猜测,转瞬想到对方心情差的原因应该是自己带来的,他突然觉得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周泽楷过来,喻文州在树干上摁灭了指间的香烟,其实他是很少抽烟的:“这么晚非要过来做什么。”

  “抽烟……不好。”周泽楷皱起了眉。

  喻文州笑了笑:“嗯,所以我很少抽,偶尔一两支,基本没什么瘾的。”

  周泽楷看着他,又露出了那种费力地组织语言的样子,过了会儿终于说出口:“……不是你的责任。”

  “不。”喻文州罕见地立即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调也不如平日的温和,带着些急促,“必然有我的责任,如果我的手速能快一点,或许从第一场比赛起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也不会缺失一名能够双向出场的主力,这样的话面对你们的排兵布阵,也就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不管怎样输掉,我都担负头一等的责任,这是不能逃避的。”

  其实这些话他平时也曾说过,然而此刻再说出来,却带着特别的无力感。更多的像是这个向来冷静如冰川一般的人,一种隐秘的宣泄方式。

  然而即便如此,周泽楷也能听出他毫无减退的斗志和自信。他从来都直视自己的缺陷,却也没有因此而妄自菲薄。他一直都是这样,不夺目不耀眼地,背负着蓝雨,成为最稳固的基石。

  这一场失败固然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惨痛,但想要动摇这个人,还差得太远了。

 

  想要和他一起。

  想要给予彼此温暖,并肩前行。

  想要成为最好的对手,同时也是彼此的依靠。

 

  周泽楷沉默了许久,直到喻文州再次笑了笑,似乎是要为刚才些微的失态道歉。然而周泽楷抢在了他之前,很果断地说了一句话。

  “前辈……交往吧。”

  喻文州抬手揉了揉眉心,依然笑着:“说过了啊,小周,我们不……”

  “……没有不合适,”新科冠军队的队长低下头,有些费力的酝酿了一下怎么开口,“真的,很喜欢。”

  他顿了顿,似乎确认着什么:“前辈也喜欢,我知道。”

  “不会拖累,不会分心,我们一起。”

  一起前行,一起担负,一起追逐梦想与荣耀。

  

  这句话对于周泽楷来说已经是个不短的句子,此刻他抬起头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浅褐色的眸子里盛着比以往更浓烈的热切,等待他的回答。

  喻文州觉得自己避无可避。

  他伸手想从兜里再掏根烟好好梳理一下很少这样犹疑的思维,然而抬头看见面前的周泽楷,终究还是收回了手。顿了一顿后,像是下定决心又像是放下了什么一样舒了口气:“那,一个月之后,就交往吧。”

  周泽楷看向对方,一脸明显不解的意思。

  

  “刚吃了败仗,你好歹也让我有个……怎么说,仇人变到恋人的过渡期?”

  喻文州抬眼看回去,忍不住在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与平日里惯常的模样不同。

  他背后的树是G市常见的红花羊蹄甲,枝叶在他头顶遮出浓密的阴影。等下个赛季开始的时候,这种G市人称作洋紫荆的乔木,又会开出放肆蓬勃的花,带些势不可挡的劲头。

  等那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天气很好,虽然是盛夏的夜,也还是有清清爽爽的凉风吹过。闷热随之散开去消失在夜空里,只留下安静的闪烁的星。有光芒从遥远的星河彼端降下,笼罩在两人身上,柔和的,明丽的,照亮那些长久以来心中一点一滴累积而起的、日益清晰的向往和期待。

  这是宇宙间最为灿烂美妙的光芒,人们唤它,爱情。

  

  喻文州终于还是舒了口气,顺从了这光芒的召唤。

  他握住周泽楷向他伸出的手,慢慢地,十指相扣。 

 

       —TBC—

评论 ( 3 )
热度 ( 93 )
  1. 岁月轻狂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