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周喻】光芒(9-10)(R18慎)

(九) 

  接到周泽楷要来G市的消息的时候,喻文州有点吃惊,也有点预料外的喜悦。 

  夏季转会窗都已经结束了,新赛季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各大战队的归队时间都近在眼前,喻文州自己更是已经提前回到了蓝雨。而周泽楷却突然从S市千里迢迢跑到G市来,实在是让人有些意外。 

  好吧,他们确定关系差不多有两个月了,换做是其他热恋中的的情侣,这样跑一趟见一面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是,问题就在于,他们这刚刚确定关系,第二天就变成了异地恋。整个恋情,都似乎透露着一种“还没准备好”的感觉。确定关系之后,也和确定关系之前没什么大的改变。 

  他们恢复了之前的短信和QQ交流,内容也和之前基本一致。偶尔会打个电话,往往是喻文州打过去,而周泽楷的口头语言能力比字面还要差。喻文州翻了翻通讯记录,最长的一次是4分06秒,那次他们讨论了一下嘉世的出局和肖时钦的转会。 

  表面上看来,一对异地的恋人应该怎样做,他们就怎样做了,不过总觉得差点什么。 

  或许是太平淡了? 

  虽说喻文州也并没有像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一样期待一场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恋爱,可是目前的相处方式,也实在太不像恋人。他答应周泽楷交往,并不是出于敷衍,既然认真地决定开始一段感情,他就想要好好经营。 

  但很可惜,荣耀最强的战术大师之一面对恋爱却像个菜鸟。他觉得有点棘手,关于他们之间的距离感。 

  那距离并不在S市和G市之间的数千公里,而在两人之间。好像两颗心已经毫无阻隔地连通,可是两人还是站在那通道的两头,并没有向对方所在的方向迈出应有的步伐。 

  ……有点头疼,喻文州想。 

  

  有个人比他更头疼,不是周泽楷,是江波涛。 

  周泽楷其实也已经归队了,但江波涛知道了他俩的状态之后大为着急,从两个人确定关系到现在,夏休期接近两个月,这按理说应该是情侣间最为的热恋期啊!可是这每天例行公事似的白天发发短信晚上聊聊QQ,时间一到就互道早晚安,聊天双方里还有一个是周泽楷这种一条消息平均大概只有五六个字的人……这哪里有一点像热恋期了?! 

  更让江波涛头疼的是,周泽楷一副毫不自知的模样。他好像很知足的样子,每天开心地发短信,把自己的电子设备桌面都换成了喻文州的广告照片,甚至包括他的训练电脑。鉴于轮回整个俱乐部都贴满了周泽楷的海报,经理很不能理解荣耀第一人本人的电脑屏幕居然是别队的队长——这实在太煞风景了。于是在江波涛苦口婆心地劝了一回之后,周泽楷做出了让步,训练电脑的桌面恢复了windows默认。 

  

  江波涛的荣耀战术观显然不如喻文州,但关于恋爱却似乎更擅长一点——大概是他勤于向方明华请教的原因吧。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感不知道该怎么缩近,那就先缩近地域上的距离! 

  “归队时间还有几天呢,小周你去趟G市吧,跟喻队多交流交流,把感情升升温。” 

  越来越觉得自己开始向全职保姆发展的江波涛斩钉截铁地替周泽楷做出了这个决定,然后一边协助周泽楷收拾去G市的行李,一边索性开始自怨自艾自暴自弃:“我觉得我退役之后吧,可以去当情感导师。” 

  周泽楷听到后,相当认真地点了点头。 

  

  周泽楷的航班是傍晚到达,喻文州一路堵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人来人往的接机大厅里他也不知是为什么,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要接的人。 

  年轻的轮回队长和上次见到的时候相比没什么变化,只是染过的头发在发根长出了短短的黑色,墨镜挡住了太容易引起注目的脸,坐在长椅上玩手机,偶尔抬起头四下看看。 

  喻文州一边挥手一边朝他走过去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喻文州,站起身迎上来,很是开心地笑着。但是一直到喻文州接过他手中的拉杆箱带着他向外走去,也没听他说出一句话,那副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表情让人有些小小的无奈。喻文州犹豫着想了想,还是向他伸出了空闲的那只手去。 

  周泽楷愣了一下,旋即反应了过来,伸出手去握住对方的手,确认般微微用了点力。

  喻文州当然没把周泽楷带回蓝雨宿舍也没直接带回喻家,他在G市有一处自己的房子。90平米的两居室,不算大,但不管一个人还是一对小情侣住起来都足够,并且相当有喻文州的风格——没有多么过分的干净整洁,但舒适宜居,不太像一个二十多岁游戏宅男独居的地方。 

 

  这是两人作为恋人的第一次见面,没来由地有点……紧张?一直到进了家门,一路上两个人的话题都是在聊荣耀比赛,聊蓝雨的新人卢瀚文和轮回新提高的云山乱,聊叶修的兴欣能不能击败嘉世回到联盟……喻文州不疾不徐地说,周泽楷时不时给个简单的回应。

  有些小心翼翼般的感觉,偶尔的目光对视,也很快有一方匆忙转开眼,哪怕是牵手这样的动作,也透着细微的生硬。 

  还是时间不够的缘故吧,又没能朝夕相处。喻文州这样想着打开了冰箱,里面空空荡荡只有几瓶饮料和前一天买好的蛋黄酥。他拿了蛋黄酥递给周泽楷,然后一边回手拎出两听可乐,“啪”一声打开后也递了一听过去,一边有点歉意地开口:“飞机上吃不饱吧,不然叫一份夜宵外卖?我不怎么会做饭,也没准备什么材料。” 

  接过蛋黄酥的周泽楷眼睛再次闪现出只有点心能带来的光亮,摇头的同时已经拆开了包装,吃了两口才想起来回答:“……不用。” 

  

  喻文州看着他像个松鼠一样捧着点心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拉着只顾得吃的人坐在沙发上,然后起身去倒水。 

  端着水杯回过身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吃完了两只蛋黄酥,依旧一言不发地腼腆地笑着看着他,有一点酥皮沾在唇边,喻文州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用拇指帮他抹掉。 

  就在那一瞬间,周泽楷也似乎没经过大脑一样,伸出舌尖在喻文州的指尖上轻轻舔舐了一下又迅速缩了回去。 

  

  气氛一下子变了,似乎有什么隐秘的能量,以他们为中心,波纹慢慢地辐射开去,带得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暧昧起来。 

  那段毫无阻隔的距离,两个人同时向前迈出了一步。 

  然后发现那距离短得触手可及。 

  

  维持着这动作彼此对视了片刻,喻文州倾身向前,吻上了对方的唇,立即得到了热情的回应。 

  这是一个真正属于情人间的亲吻,哪怕彼此都没有太多的经验和娴熟的技巧,但仅凭对彼此的索求就已经足够让两个人都沦陷。舌尖滑过湿润的口腔内壁,将每一颗牙齿都勾勒一遍,然而却还是不够。两条舌纠缠来往,技巧不足而热情有余,彼此都强烈地渴求着对方的回应。缠绵的嘴唇摩挲使得温度变得越来越高,激烈得如同在赛场上的你来我往,牙齿偶尔撞在一起也毫不在意,甚至忽略了换气的节奏。 

  终于分开时两个人都是大口喘息着,隐隐觉得口中似乎有些淡淡的血腥味。这个吻顺理成章地打破了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的那种尴尬生硬的刻意和小心。周泽楷被压得斜倚在沙发扶手上,抬起头好玩般地去磨蹭喻文州的鼻尖,喻文州笑着用虎牙去轻咬他有些肿的上唇,而后站起身来:“好了,我去给你收拾房间。” 

  但周泽楷立刻就扣住了他的手腕,喻文州回过头来:“嗯?” 

  “……一起睡。” 

  ……太直接了。喻文州在内心默默扶额,忍不住要怀疑周泽楷是不是早就有所图谋。

  “嗯,好……你先去洗澡吧。”但还是很成功地保持住了平静沉着的样子。

 

 

(十)  

  是不是太着急了……喻文州一边在自己的卧室里多加一个枕头一边想,今天早晨他还在思考如何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感,晚上就要直达本垒了吗?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让战术大师出色的头脑忍不住开始发散思维,轻而易举地在脑海中描摹出玻璃门后那个人的样子。

  卧槽。向来温文有礼的喻文州忍不住在心里简短有力地骂了一句。我在想什么。

  

  但其实,周泽楷所说的“一起睡”,最初真的是想表达字面上“一起睡”的意思。

  所以一直到浴袍凌乱地丢了一地,两个人拥吻着倒在床上的时候,周泽楷其实都还没反应过来。

 

  他从浴室出来后换了喻文州进去,而当喻文州披着浴袍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时他恰好放下牙刷。刚刚洗完澡的人身上还泛着热气,未干的头发湿漉漉地粘在脖颈线条处,颇有些诱人。周泽楷一时没忍住,就探头过去准确地寻到了对方的双唇,彼此唇齿间淡淡的薄荷牙膏味道让他流连了一会儿,而喻文州却自然而然地再没放开。

  两个身体正常的年轻男性,彼此中意,肌肤相亲,身体格外诚实地迅速给出了应有的反应。不管是想东想西的喻文州还是本无此意的周泽楷,都很快放弃了继续多加思考。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一般,纠缠中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分神去思考就朝卧室的方向移动,而后双双倒在了床上。形同无物的浴袍在进门前就丢开了,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是坦诚相见。

  周泽楷并没有做好准备做这种事,但此刻俯身在喻文州上方却是无师自通,认真地低头在人颊侧颈间落下一个又一个的亲吻。下身都已经精神起来的地方难耐地互相磨蹭着,彼此的热度和硬度催化着欲望席卷脑海。

  喻文州抱紧了身上的人,掌心反复摩挲着对方漂亮的腰线,渐渐烧起来的大脑还困兽犹斗地试图找回平日的清醒。突然他觉得有点想不通——为什么是自己在下面?

  他俩的交往的过程如此不温不火,哪里想过这些。即便是刚才在浴室里做心理准备时候,他也没多想到底谁是下头那个。但现在他被压倒在床上开始进行超越亲吻和抚摸的重点活动,战术大师突然反应了过来——就这么被后辈吃干抹净,好像有点,不甘心啊。

  说实在的,他并不在意这个,但还是忍不住在脑中捋了一遍他们从盥洗室到卧室的全过程,试图分析出自己被压的原因。不过很遗憾,这个过程在脑海中并不怎么鲜明。而此刻身上的人似乎察觉了他的走神,轻轻在他颈侧咬了一口,引得喻文州浑身一颤,而后一手推在对方的肩膀上,试图翻过身来取得主动权。

  周泽楷比喻文州高一些也强壮一些,在这种时候,身体优势显得尤为明显。他似乎将喻文州的挣动理解为了推拒,不由分说地压制住喻文州的动作,而后伸手直接握住了重点,灵巧的节律性动作让喻文州剧烈地喘息了一声。此刻的周泽楷看起来整个人都和平时截然不同,喻文州朦胧地想着,或许这是这个人腼腆沉闷的外表下,属于荣耀第一人的那些鲜明锋锐的部分。

  算了……本也不怎么在意的喻文州在过电般的快感中很快决定不再考虑这件事,他挣扎着伸手去床头柜里摸索,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和一只安全套。

  看着周泽楷愣住后带着惊讶的目光,喻文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耻——其实早在得知周泽楷要来的时候,他就有点预感,因而做好了可能会突破本垒的准备。

  ……等等,为什么周泽楷一副意外的样子?难道他并没有想要……

  疑问仅仅保持了片刻,喻文州就已经再次放弃了思考,因为他的感官全部汇聚到了另外的部分。显然周泽楷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喻文州的身体因润滑剂冰凉的触感而本能地抗拒,进入的第一根手指让他感到了不适,皱了皱眉并没有发出声音,可是随后周泽楷前后夹击的动作却很快让他有点受不了。伴随着身后小心的开拓,前方不断灵巧抚慰着他的另一只手不断制造出澎湃没顶的快意。都是男性,清楚地知道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地取悦对方,而且荣耀职业选手,向来两手并用的能力都是极为出色的,更何况是封神的枪王。

  喻文州转开脸咬住了嘴唇,极力地想要抑制住口中暧昧的声音,而他同样是初次经验的恋人却似乎……颇有天赋。荣耀圈内可以算得上顶尖灵活的手指探到体内最深处,在敏感的內里试探性地抽插转动,没什么章法却似乎误打误撞地打开了体内未知的开关。他想说点什么,却因为体内突然增加的一根手指而气息一滞,到了嘴边的话防不胜防地变成了一声剧烈的喘息。

  很快,体内的手指增加到三根,每一个步骤都循序渐进。喻文州觉得自己能清晰地感受到体内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变化,可他不知道该怎样去接受这种复杂的、疼痛中夹杂着舒适的感受。无奈,只能抬起手臂横置在脸上,试图遮挡此刻自己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表情。

  而周泽楷的忍耐此时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他有点急躁地撤出了手指,早已不堪忍受的欲望抵在穴口轻轻摩擦了几下,喉间发出一个含混的音节,是在寻求确认。

  “可……可以了。”喻文州羞耻地发现还没开始办正事,自己的声音都已经变了腔调。

  然而被进入的一刹那喻文州整个身体都僵住,即便已经适应了手指,骤然被嵌入男性特征所带来的疼痛还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只能半闭着眼睛努力试图放松自己,手指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周泽楷从上方看着他因为疼痛而被咬得惨白的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俯身下去一遍一遍亲吻恋人的眼角,温热唇舌沿着脸颊的线条流连到喻文州唇边,一点一点让他放松咬紧的牙齿。

  喻文州的反应让他萌生了退意,小心地试图把自己退出来。可是没成想,年长他两岁的恋人却突然放开了身下被揪得皱起来的床单,揽上了他的腰制止他退出来的动作,沙哑而微微颤抖的声音响在耳畔:“继续。”

  两个人都咬了咬牙,周泽楷试着慢慢地进出,反复试探,用上了最轻的力道和最强的忍耐,等待对方的适应。手上更加卖力地揉捏撸动,试图用快感缓解他身后的不适。说不出是享受还是折磨的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喻文州终于渐渐适应了身后的侵入,变了调的喘息、泛红的眼角和再次抬头的分身,无异于给周泽楷提供了最好的鼓励。他开始试着加快速度,火热的摩擦带来无上的快感,从下身直直击上大脑。喻文州努力地控制口中不明意义的声音,电流从尾椎扩散到全身,所有的感官都汇聚在被反复摩擦贯穿的地方。他渐渐说不出话,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口中断续的呻吟。

  

  身体被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拍打着,渐渐混沌的脑海中莫名地想起那次被一枪穿云押枪一路送走的索克萨尔——习惯于控制的他此刻却连自己都完全无法掌控,所有的感官都如同悬在空中久久不能落地一般。想要摆脱这种感觉,却发现自己跟不上节奏。

  沉默的枪王自始至终都一言未发,却罕见地展露出了宛如在荣耀场上一般的攻击性,他强硬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腕拉高固定在头顶,身下开始了大力快速的抽插冲撞。被紧密包裹住的感觉让他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下腹汇聚,火热的吻游走在胸膛腰腹之间,下身几乎是凶狠地撞进身下这具身体的最深处,顶端碾在最要命的一点上。欲望没顶以至于早就没有了节奏,却并没有忘记去取悦喻文州早已再次抬头的欲望,两人的呻吟喘息交织在一起,快感层叠堆积,终于攀上顶峰。

  射过之后的喻文州几乎是瘫软在了床上,虽然身上混杂着体液的黏腻,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初次的做爱累得超乎了他的想象,事后的清理工作都是周泽楷完成的,而喻文州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先感受到了难以启齿的酸痛,随后才在夏日清晨明媚的阳光下找回了神智。想要坐起来,却被人按住躺回了床上。

  “……早餐。”似乎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抱歉和紧张的周泽楷,不安地指了指床头。

  难得睡过头的蓝雨队长侧过头,看到床头柜上的牛奶,还有——

  蛋黄酥。

  

  喻文州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撑起身来靠近自己的恋人,然后和他交换了一个热烈绵长的亲吻。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94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