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全员多CP】荣耀之海(1)

这篇在36坑了一个月了,今天终于更了第三章,更新的起因是我想写甜死人的喻黄……可是新更的章节根本就没有喻黄!凑!

连着之前的两章一起贴上来吧,我也不知道这算童话背景还是西幻架空背景总之就这么个东西【ni

其实写这篇完全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妄想——想写甜甜蜜蜜闪瞎人眼的喻黄,甜甜蜜蜜天长日久的江周,甜甜蜜蜜温馨暖融的糖果。要甜,不计手段的甜。

都这么甜甜蜜蜜了不可能不OOC吧所以能不能不要追究啦【自暴自弃摔

 

※CP最主要的是喻黄、江周、糖果。

※辅CP是伞修、韩张、双花,另有林方、双鬼、乔高乔和暧昧向的秀橙出没。

※说不定还会一两句刷刷别的CP?辅CP出现的章节会进行提示。

 

 

荣耀之海

 

(楔子) 

荣耀之海上孕育着一场风暴,海风呼啸着,声音凄厉得有些可怕。渔夫家最小的女儿眨着大眼睛透过床边的窗子,望着汹涌翻滚的海水一浪一浪扑向海滩,似乎要将这座小小的渔村撕成碎片。她的父亲出海捕鱼去了,她害怕得睡不着。睡在她身边的老祖母察觉到了她在微微颤抖,侧过身伸出双臂,将女孩紧紧抱住。 

可爱的女孩子将头深深扎进祖母的怀里,甜美的声音带着惊慌。 

“亲爱的老祖母,风暴这样可怕,会不会吞没我们?” 

“荣耀之海上的风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最坚固的巨石砸成粉末,但亲爱的不用担心,大海养育了我们并庇佑着我们,它不会伤害善良的人。” 

“亲爱的老祖母,荣耀之海上有没有海怪?它们是不是长得很可怕,它们会不会吃人?” 

“荣耀之海上有最可怕的海怪,它们的眼睛像火把,牙齿像尖刀,它们会吃掉那些可怜的落水的人们。但亲爱的你在陆地上,陆地会保护我们,海怪不能登上陆地,也就不能伤害我们。” 

“亲爱的老祖母,荣耀之海上有没有海盗?他们是不是四处抢夺财宝,他们会不会杀人?” 

“荣耀之海上有最凶狠的海盗,他们眼里只有财宝,他们抢夺过往的船只,杀掉那些无辜的人们。但亲爱的你在家里,我们的村庄会保护我们,海盗不可能来到我们的门外。” 

“可是爸爸出海捕鱼了,他会不会有危险?海上有这样厉害的暴风雨,还有最可怕的海怪和最凶狠的海盗。” 

“不用担心,亲爱的,荣耀之海上有荣耀之船。他们会闯过风暴和巨浪,打败可怕的海怪,剿灭凶狠的海盗。他们会保护善良的渔民,护送他们的船只载着满舱的鲣鱼,安全回到他们的家乡。” 

老祖母将年幼的女孩抱进怀里,用温柔的嗓音讲述起在这片海域上流传得很久很广的,那些关于荣耀之船的故事。 

在荣耀之海上,有二十多艘荣耀之船,具体的数量没人知道,可能是二十一,也可能是二十九……甚至有人说,最近还有新的荣耀之船扬帆起航了。 

荣耀之船都是金灿灿的,壮观坚固,在最疯狂的暴风雨中也不会受到伤害。荣耀之船上有着世界上最睿智的船长、最勇敢的大副和最优秀的船员们,他们精通武功和法术,他们的剑尖闪烁着寒冷的光芒,枪口喷吐着灼热的火舌,法杖缠绕着暗沉的雾气。他们驾驶着各自的荣耀之船,保卫着这片荣耀之海,他们猎杀出没的怪物,剿灭横行的海盗,拯救在风暴中落水的渔民,引导在雾气中迷路的船队…… 

 

轮回号的船长,是海上最漂亮的美人,见到她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她从来不说话,但有着最甜美的微笑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霸图号的大副,是仁慈的治疗师,只要虔诚地祈祷,他就会举起手中神圣的十字架,治愈被暴风雨所伤的人们身体和心灵上的伤痛; 

微草号的船长,是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他有一把和他一样神奇的扫帚,骑着它飞行的时候会划出流星一样亮闪闪的轨迹。每个夜晚他都骑着扫帚在海面上掠过,从鱼儿那里收集好梦,散发给所有船只上睡着的人; 

蓝雨号的大副,是一个厉害的剑客,还有一张巧嘴,会讲很多很多美妙动人的故事。他每天坐在甲板上,擦拭着他的剑,讲着动听的故事,哄睡那些闹腾的海鸟; 

嘉世号的船长,是荣耀之海上的神,他有着最厉害的武功和最强大的法术,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和他比肩,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貌…… 

 

如果真正荣耀之船上的人听到老祖母的这些故事,一定会笑得前仰后合。可是渔夫家的小女儿就在老祖母柔和的嗓音中慢慢安心地睡着了。她做着甜甜的梦,梦里蔚蓝的海洋像是最美的矢车菊花瓣,粼粼的波浪反射着金色的阳光。有一艘荣耀之船破开波浪向港口驶来,样子就和老祖母描述得一模一样。在金色的大船边上,是她最熟悉的那艘木头渔船,她的爸爸站在船头向她挥手,肩上扛着她见过的最大的鲣鱼。 

而窗外,黑沉沉的海面被一道道骇人的闪电照亮,飓风伴随着惊雷卷起滔天巨浪,几乎要将乌云密布的天穹一并撕裂——这是一场百年不遇的可怕的巨型风暴。 

 


(一) 

朝阳升起来的时候,暴风雨也平息了,大群的海鸥围绕着蓝雨号飞来飞去,欢快地鸣叫着捕食那些被激起的浪花打得晕头转向的鱼虾。 

蓝雨号的确是一艘很漂亮的船,但并不是金色的。她的船体漆成了深蓝色,有白色的条纹,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就像是最纯粹的海面上翻出洁白的浪花。虽然她已经在这片海洋上航行了很多个年头,经历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却一直如同她那一年刚刚下水时一样年轻美丽。船头高昂着割开粼粼海面,乘风破浪,蓝白双色的战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 

诚如老祖母的故事,蓝雨号是荣耀之海上二十多艘荣耀之船中的一艘——而且是很有名的一艘。荣耀之船基本都是依仗着大城镇的一些大财团成立的,的确是最强大的船只,也确乎汇聚了全世界最优秀的海员们。荣耀之船平时沿着一定的路线进行巡航,基本职责是猎杀海怪,剿灭海盗,维护荣耀之海的安定,当然重点保护来自自己城市的那些船只,充当着海上警卫的角色。 

但他们其实自由得多了,经常也会像海上佣兵团一样,接受高昂的佣金,去猎杀某个被指定的海怪,或是护送商团的船队横渡大洋——其实仅仅是这些收入,也已足够反支撑他们背后的财团继续运作下去。 

不过,老祖母的故事和现实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比如说轮回号的船长确实长得相当英俊,但却并不是人们所理解的那种意义上的“美人”;比如微草号的船长的确有一把神奇的扫帚,但他绝不会半夜没事去海上闲逛;比如霸图号的大副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救死扶伤,晚上十点到早晨六点之间他是不行医的,因为那个时间他在睡觉…… 

再比如蓝雨号的大副黄少天,他的确被称为“剑圣”,也的确有一张说话很麻利的嘴,但跟“讲出美妙动听的故事”根本就扯不上半点关系。要让他在甲板上讲故事,海里的鱼都能给烦死,因为他的话只有一个特色,那就是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多——就连成群的海鸥都比不过他的聒噪。 

对此,此刻和他一起站在船头上的蓝雨号船长喻文州只有一句简单的评价。 

“唔,很可爱啊。” 

 

在那些大群的海鸥里,有一只小家伙尽到了它的职责,将一个玻璃瓶带给了喻文州,瓶子里装着一个银闪闪的消息。这艘有着赫赫威名的荣耀之船的船长是一个温和的青年,穿着黑色的术士袍子,打开瓶盖的手骨节清晰手指修长。他读过消息后毫不意外地笑了笑,就将那消息递给了他身边的黄少天。 

“船长船长船长叶修那个老家伙果然又回来了你说我们怎么办要是我们见到他那艘小破船是不是该直接轰他一发炮弹表示欢迎?”黄少天读完消息就叫了出来。 

“他当然会回来的,你现在要轰他,怎么当初溜出去帮他猎怪的时候不砍他一剑?”喻文州笑着望向遥远的海平线,“他的新船叫什么名字?兴欣号?”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你听多不上档次跟随便靠个岸就能在码头找到的那种乱七八糟的小酒馆似的,啧啧啧要么说他这人品味不行呢就他这水平还老鄙视人家云秀他到底哪来的立场啊!” 

正在遥远的另一片海域上航行的、崭新的兴欣号上,老板兼船员的陈果猛地打了个喷嚏。 

如果她听到黄少天这句话,一定会愤而还击——姑奶奶我就是开酒馆的关你什么事儿?! 

 

同样的消息已经传给了荣耀之海上航行着的所有荣耀之船,荣耀之海上称神的存在——原嘉世号的船长叶修回来了。虽然原属于他的战斗法师铠甲“一叶之秋”和战矛“却邪”都留给了嘉世号的新船长孙翔,但仅凭他的名字,就足以让整个海洋为之震荡。 

一年前他离开嘉世号的时候留下了太多的谜团,荣耀之海的第一人,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自他出海以来就一直效力的那艘荣耀之船?他本人的风格当然是不说什么,但嘉世号也没有就此做出什么解释。这之前的一些任务中,嘉世号和叶修本人的表现就更让人奇怪——叶修根本不像是已经到了该上岸享清福的年纪的人,可嘉世号却屡屡表现得都差强人意。 

嘉世号内部出了问题,荣耀之船上这些在海上航行已久的人,双眼能看透最深的海底,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个?但具体出了什么问题,却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不管是什么问题,明显并没得到解决,因为叶修就这样以一副净身出户的模样离开了嘉世号,只留下了一句“我还会再出海的”。 

现在,他果然回来了。带着一艘新的荣耀之船和新的船员,辗转周折地通过了荣耀海上联盟的审批,重新回到了荣耀之海。 

宛若神明般的存在,又回到了他的海洋。 

 

“既然回来了,这荣耀之海上可又要热闹起来了。”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摘下兜帽,轻轻揉了揉因劳累而涨痛的额角,“不过叶修的行为什么时候被别人猜准过?所以我们还是先考虑点其他的吧……说起来,昨晚的暴风雨可不一般。” 

不用他说黄少天也知道,昨晚的暴风雨很是不同寻常。作为一艘顶尖的荣耀之船,蓝雨号本来足以在海上最大的风暴中安然无恙。但昨天晚上,情况居然严重到出动了精英团,有第一术士之称的船长喻文州披挂上了他的战袍“索克萨尔”亲自上阵,以层叠的咒术加护着蓝雨号,才确保了船只的安全。 

海浪和狂风中携带的力量绝对不是单纯的海水和风力能达到的,这一点蓝雨号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而这一夜过去,不知道海上会有多少渔船商船惨遭劫难,又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们因此丧命。 

“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吧?看风暴的强度那玩意的力量着实有点吓人啊啧啧啧而且肯定离我们不远否则也闹不出这么大动静来,唉真是可怜了这片海域打渔的不少吧不知道有多少船没逃过去……等遇上了本少非把它剁成千八百块的给那些人报仇让它知道本少的厉害看我剑剑剑剑剑剑剑!!!” 

诡异的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刻的海面恢复这段时间惯常的风平浪静,看不出任何异常。黄少天一边说着话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冰雨”朝海上刺出一串绚丽的剑花,他说得不错,这样强大的风暴已经不太可能是自然产生,多半是海洋中某些拥有特殊力量的生物制造出的。如果确实如此,按照昨晚风暴的强度,那这头海怪的力量着实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船长船长既然离得不远要不我们就找找看吧猎杀了那混蛋正好出口恶气!”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不了,按既定路线继续巡航,途中注意有没有沉没的渔船商船,及时施救。” 

“咦咦咦咦船长这东西明显相当够级别啊你不想猎了它让蓝雨再扬扬名顺带换笔大奖嘛?” 

喻文州摇了摇头:“少天,不是我不想猎杀这头海怪……只是据我推测,闹出昨晚那么大动静的那个东西,并不在我们附近。” 

“卧槽不是吧?!不在我们附近?!那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能远距离制造出这么强大的风暴?!”黄少天显然是大吃一惊,但毫无疑问地相信了喻文州的判断。喻文州虽然实战能力稍弱,可要论对于海洋的了解,他足以和叶修媲美。暴风雨中每一阵狂风的方向、每一重波浪的力度,都能给他足够的依据,既然说那东西不在蓝雨号附近,肯定就是不在。 

喻文州抚摸着手中的法杖叹了口气:“判断不出,这么强大的力量真是前所未见……只能知道风暴中心在我们的西北方向。在得到进一步的情报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少天,送消息给其他荣耀之船,问问他们昨晚的情况如何。” 

“好好好我记得是这时候在西北的应该是嘉世微草雷霆和谁谁来着他们都没接任务所以都应该在自己航道上,我马上查清楚了就送信,船长你快去休息吧昨天晚上累坏了吧?” 

喻文州点了点头,昨夜一个通宵都要靠他的咒术来保护船只,委实累得不轻,于是侧过头和黄少天交换了一个浅浅的亲吻:“那我先下去了,少天也一夜没睡,送完信再盯一会儿就回来一起休息吧。” 

“好嘞好嘞我忙完了一会儿就下去船长船长你不用等我啊先睡吧!” 

黄少天挥着手看喻文州进了船舱,转身要来了地图仔细确认了一下,然后张开手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话,接着将掌心二十多个银闪闪的消息依次封进了玻璃瓶——那些消息实在是有点大,差点塞不进瓶口。随后他登上船头刚要呼叫信使,就看到又一只海鸥拍着翅膀向他飞来,脚上带着一个消息瓶子。 

他解下瓶子后没急着看,先是把自己要送的消息寄走了,看着二十多只带着信使加持的海鸥箭一般飞向了不同的方向,这才一边念叨着不会是叶修那个多事的又冒出了什么幺蛾子吧一边拔出了瓶塞。 

然而读完消息后,他的脸色却变得很是凝重,转身飞快地离开甲板冲向了他和喻文州同住的船舱。 

喻文州还没睡,正斜倚在床上记录着昨夜暴风雨的航海日记,看到黄少天突然进来,刚要说一起休息吧,就立刻注意到了他表情的异常:“怎么了,少天?” 

“……嘉世号,沉没了。”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