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全员多CP】荣耀之海(2)

(二)

嘉世号沉没了?

饶是喻文州,脸上也露出了明显的震惊,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航海日记:“消息当真?船上人员呢?”

“消息是微草号发的,应该确切。肖时钦在嘉世号沉没后落水,等风暴停了就发了求救信号。离他最近的正好是王杰希他们,就过去把他捞起来了……苏沐橙早就去了兴欣号叶修那里,并不在嘉世号上。而孙翔和其他人暂时都还没信儿。”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把那个消息递过去,“王杰希还说今天晚上八点,各船开个小会。”

所谓开个小会,是指各船的领导者们通过安放在船上的通讯阵石盘,借助术法进行的、只有声音的即时通讯。喻文州点了点头,接过那个消息却并没有打开再读,他当然知道在事态严肃的时候,黄少天总会清晰细致地将所有信息快速表达清楚。

“风暴的中心果然是在我们西北方向,看来是嘉世号遭遇了最强袭击——可是即便是昨天那场风暴,也不该让嘉世号这种船沉的。”喻文州微微皱起了眉头,“一定……有其他原因。”

 

一直到夜色降临,陆陆续续又有新的消息传到蓝雨号上。船长室中央摆放着刻纹精美的白色石盘,喻文州的杖尖燃起暗紫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动作落入盘中,升腾而起转为纯粹的黑色,本不属于蓝雨号的一些说话声随之响起。

“喻船长来了。”这是会议的组织者、微草号船长王杰希的声音。

喻文州开口打了个招呼,黄少天叼着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啃着坐到了他身边。通讯阵中三三两两地又有新的声音加入,王杰希心里数了数已经差不多了,于是开口道:“人齐了吧?”

“叶修呢?”说话的是霸图号的船长韩文清,声音隔着通讯阵也透出一股不可违抗的霸道来。这是个和叶修在海上针锋相对较了多年劲儿的老前辈,传言只要往船头一站就能让一半的海盗弃械投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无数次被误以为是海盗船之后,霸图号再搭救落难者时都会尽量避免让这些可怜的人见到自家船长。

王杰希顿了顿:“……叶修来不了,说是他们船上寒酸,暂时还没钱装通讯阵。”

众人瞬间鸦雀无声,听得出有人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该怎么吐槽呢,荣耀之海的第一人,现在沦落到船上连个通讯阵石盘也装不起?

所有荣耀之船上唯一的女船长,烟雨号的楚云秀轻咳了一声:“那个……有孙翔的消息了吗?还有嘉世号上的其他人?”

“邱非在嘉世号沉没的海域附近被路过的商船所救,现在回到了H城,今天这一天之内,其他一些幸存的船员也在发出求救信号后陆续得救。”王杰希报了几个名字,然后顿了一下,“……暂时还没有任何船只或是码头得到孙翔发出的信号。”

众人再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与上次的槽点满载不同,这次却是因为惊讶——孙翔虽然性格狂傲不讨人喜欢,但实力却是有目共睹。别的不说,就说叶修离开嘉世号后,孙翔接过了有“斗神”之名的战甲“一叶之秋”和战矛“却邪”,即便有人感慨物是人非,却也并没有人觉得孙翔当不起。

而此刻,叶修的继任者,嘉世号的船长,披挂斗神战甲的孙翔,却毫无消息?

船沉之后,他在暴风雨中遭遇了什么?

是还没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还是……根本已经不能再发求救信号了?

 

喻文州依然保持着沉静温和的声音很快打破了静寂:“老肖在微草号上?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嘉世号大副肖时钦的声音从王杰希那边响起来,明显经过了仔细斟酌,却还是显得有些不确定:“……很难形容。这么说吧,昨晚,海水在攻击我们。”

这显然并不是一个拟人修辞,肖时钦详细描述了他们被袭击的整个过程——前所未见的恐怖暴风雨中,海水拧成了强有力的水龙,携带着可怕的非自然力量,极具针对性地攻击主舵,桅杆,船帆……攻击任何可以对船只造成严重影响的关键部位。嘉世号当然不是束手待毙的普通船只,她在海上纵横多年战绩辉煌。称得上可怕的攻击并没有击垮嘉世号,所有人都在调度之下进行护卫和还击。然而奇怪的是,有一道水墙在海水开始攻击的第一刻就横亘在了船体中央,分开了嘉世号的船长孙翔和大副肖时钦。

“海水分开了你和孙翔?”皇风号的船长田森疑惑地追问了一句。

“是的,不管船只如何转向,那堵水墙都随之改变自己的方向。隔着它我无法和船长交流。”

轮回号的大副江波涛依旧难以置信:“但这也不意味着嘉世号会就这样被击沉吧?”

“的确,尽管情况紧急,但我们当时谁都没想到船会有危险……一直到船长看到了海怪,离船去猎杀为止。”

“看到了海怪?你们看到了暴风雨背后的操纵者?”

肖时钦的声音顿了顿:“……如果的确是海怪的话,那么有两只。”

“啥啥啥啥哎哟不是吧居然有两只?”

“有一只海怪的尸体刚刚才在嘉世号沉没的海域附近被发现了,普通的海怪,体型虽然大得超乎寻常,但力量绝对不足以控制海水摧毁嘉世号。”王杰希补充了一条消息。

“因为那一只……不是风暴的操纵者。我可以从浪涛的攻势中勉强判断出罪魁祸首是在我们当时的左舷方向,但船长所击杀的那只,在右舷。”

“……调虎离山。”霸图号的大副张新杰平静地吐出四个字。

“对方早就知道你可以判断出操控者的真正方向,而孙翔做不到。”喻文州赞同了张新杰的话,“所以首先就切断了你和孙翔之间可能进行的沟通渠道。”

“诱骗孙翔离船,让嘉世号脱离孙翔和一叶之秋的加护范围,露出嘉世号魔法加持保护不足的薄弱点来?”虚空号船长李轩梳理着头绪。

“卧槽卧槽卧槽这事儿干得真是卑鄙下流无耻啊啊啊!”

嘉世号上并没有强大的术士、元素法师或是阵鬼、魔剑士类型的船员,因而对船只的魔法加持保护略显薄弱——但这也仅仅是建立在嘉世号如此强大基础上的“略显薄弱”而已。二十多艘荣耀之船,从事这些职业的大神人物可谓少之又少,但即便没有这些人物,荣耀之船也是坚不可摧的存在。何况嘉世号船体本身的魔法保护已经不弱,平时又有孙翔和一叶之秋的加护,若非孙翔携一叶之秋离船,这根本就不能算是嘉世号的弱点。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几乎称不上弱点的弱点,却被对手抓住,然后一举摧毁了这艘开辟过海上王朝的荣耀之船。

简单,却行之有效的方法。

那尚未谋面的敌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孙翔的做法并不能算错,战斗法师擅长的本就是近身战,面对四面八方海水的袭击,即便披挂斗神战甲也难能施展。在这种时候,打倒操控者显然就能解决麻烦——最好的方式,谁都会这样选择的,何况是年轻气盛的孙翔?但很可惜,孙翔所打倒的并非真正的操控者。而别说是他了,就连长于战术的肖时钦也没有想到,威名赫赫的嘉世号,居然没能挺过孙翔离船后那短暂的时间。

孙翔的加护范围离开嘉世号的一刹那,海水的攻击突然以之前千百倍的强度疯狂袭来,其中蕴含的魔法力量也暴涨至可怕的强度,几乎是瞬间就突破了嘉世号船体的术法保护。肖时钦和他的战甲“生灵灭”本就不是擅长硬抗的类型,又加上是面对的是这种见所未见的攻势,不出片刻便已经和其他船员一起被生生击溃。而孙翔在击杀海怪得手后却发现风暴并没有停歇,这才意识到不对,再想回船,转过头,已经看到嘉世号分崩离析沉没在浪涛中的景象。

伴随着嘉世号的沉没,风暴很快归于平息。而最后的浪潮将落水的船员卷向了汪洋大海未知的方向。

站在敌人的角度来说,这真是一场漂亮的战役。


这群纵横海面年复一年的人们又一次陷入了深思,还是王杰希在一片安静中再次开口了:“要说今天叶修来不了也不算坏事,有个消息他听了未必高兴。”

“怎么?”

肖时钦明显犹豫了一下:“嘉世号老板这边……怀疑是叶修干的。”

“笑话!”铿锵有力的两个字伴随着一声包含着轻蔑和愤怒的冷哼,依然来自韩文清,在场的人里有略年轻些的,已经微微抖了一下。

黄少天随即已经用了一大串话滚滚接上:“就是就是真是胡说八道这是怎么个意思啊一早就觉得他们排挤叶不修了现在还搞这种栽赃肯定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是不是根本就是他们自编自导的来陷害叶修那老不死的?”

“叶修不是这种人。”三零一号的船长杨聪随即表示了赞同。

“……不会。”轮回号船长周泽楷。

霸图号的大副张新杰沉吟了一下,开口依旧是一直以来的平稳到略带刻板:“叶修的确不是这种人,但嘉世号陶老板的怀疑却也合情合理。”

“……不仅合情合理,而且,只怕是他们最希望的结果。”喻文州接上。

通讯阵中一时间只余下轻微的叹息,这个道理他们当然都懂——叶修从嘉世号离开得尴尬,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也不难猜想是和嘉世号结了梁子。嘉世号的沉没已成既定事实,损失反正已经无可挽回。而此刻嘉世号背后那些排挤叶修的人最希望的就是,这件事真的是叶修干的。如此一来就变得十分简单,也正好满足了那些人最具恶意的揣度——没什么可怕的阴谋和恐怖的海怪,只是一场怀恨在心的复仇而已,叶修此人果然强而无德……

但这件事,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喻文州随后又加了一句:“不过,无凭无据只是怀疑,联盟倒也不会就这么信了。”

王杰希“嗯”了一声:“联盟的确不会轻易采信一面之词,但调查还是要进行的。B城那边已经给兴欣号发了要求叶修到联盟总部协助调查的命令。”

楚云秀已经笑了出来:“他要是肯乖乖去‘配合调查’,他就不是叶修了。”

张新杰随即提出了另外的问题:“如果叶修坚持不返回配合调查,反而给了嘉世号说辞。到时候联盟按章行事,一定会发命令给我们,要求我们调派船只监视兴欣号前往总部。”

曾经担任过呼啸号船长、此刻在霸图号效力的林敬言的声音和张新杰的从同一个方位响起:“没错,到时候我们怎么办,装没收到?”

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这种应对方式,唯一表达了反对意见的是呼啸号的大副,嘉世号出身的刘皓:“这样不好吧?我觉得我们还是配合联盟的命令……”

百花号船长于锋立即驳回了刘皓的话:“没什么不好的,就装没收到,这事明显就是诬陷。有本事让联盟那群人自己出海。”

刘皓还想说什么,可呼啸号现任的船长唐昊也已经随即表示了“就装没收到”,刘皓只好悻悻地闭了嘴。

肖时钦叹了口气:“在得到进一步信息前也只能先这样了,敌在暗我在明,不好轻举妄动。”

喻文州表示了赞同:“没错。还有,孙翔是唯一和敌人正面交过手的人,而且现在消息不明实在奇怪,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孙翔。”

“那就这样吧,今天先到这儿?”

“就到这儿吧,大家昨晚折腾得肯定也累了——小周你先起来一下让我活动活动,肩膀有点酸……”

“散了散了赶紧散了吧都多晚了我们船长昨晚就一宿没睡今天可不能熬夜都散了散了啊!”

“那个……林敬言前辈?”相比于让人想交出船舵的韩文清和严肃过头的张新杰,霸图在场的人里面显然还是林敬言最具有亲和力,百花号的大副邹远也就选了他来关心一下自己的前船长,“怎么没见张佳乐前辈?”

“啊,他离船猎怪去了,明后天差不多也该回来了。”林敬言赶快回答。

邹远还说了些什么没人听清,因为黄少天满是不耐烦的话已经充斥了整个通讯阵:“我就知道叶不修那混蛋一回来就没好事你们看吧看吧看吧!要我说谁离他那艘小破船最近啊过去轰他一炮好了就当是拯救世界了!!”

当然没人理他,韩文清已经拍板做了最后决定:“那就这样吧,联盟如果发来了命令,我们就当没看见。现在所有船都全力搜救孙翔,有消息立刻互相通知。”

※※※

跳动的暗紫色火焰熄灭,会议结束。黄少天一边唠唠叨叨地催着睡觉,一边顺手又从桌上捞了一个苹果,先递给喻文州咬了一口,然后咔嚓咔嚓啃起来。而喻文州似乎是闲来无事地把玩着黄少天空闲的那只执剑的手,一边一根根帮他活动着手指,一边沉思着望向窗外。

月光下看上去安详宁静的荣耀之海,风雨欲来。

 

而刚才他们话题中心的那位人物,此刻正坐在自己的船头叼着烟,一把半新不旧的伞靠在椅子边儿上,弯腰挨个捡起船头上的一小堆玻璃瓶子,一个接一个打开。

“哎呦我去,看着没看着没,就那个瓶子,我不打开都知道是蓝雨号送来的。也真亏黄少天能把那么大个泡塞瓶子里,也没把那送信的鸟给累死……唉我说老魏,你当初怎么就捡了这么个人才?”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