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全员多CP】荣耀之海(3)

(三)

兴欣号很年轻,刚刚下水不足一月。和其他荣耀之船比起来,她的船体很小,装潢也显得有些寒酸。可是她的船长,却是这海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人物。

没有之一。


叶修坐在船头拆着消息瓶子,他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术士裹着个袍子胡子拉碴,和叶修一起叼着烟抽得云里雾里。

“啧,黄少天啊,想当年老夫把他从海上捞起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屁孩呢。”魏琛一脸得瑟地吐出个烟圈,但在海风里那个漂亮的圆形没维持几秒,“要没有老夫,哪有他现在!”

“是啊,只可惜辛辛苦苦养了娃,转头就扔下老爹跟着相好的跑了。”猥琐三人组里唯一不抽烟的方锐摆出了一脸惋惜的样子。

“何止?不仅黄少天跟人家跑了,索克萨尔也让人家穿了,连蓝雨号都归人家了。”叶修毫不留情地继续捅刀,“这叫什么?不仅被夺了妻儿,还被顺走了家产。”

“呸呸呸呸呸!老夫那是爱护后辈鼓励新人所以才让着喻文州那个臭小子!”被戳了痛处的魏琛吐出嘴里的烟头一脚踩灭,抓住同样的把柄犀利反击,“你呢?嘉世号和一叶之秋,你才是媳妇卷了家产跟别人跑了!”

“哥多洒脱?这不是找了新情人么。”叶修豪迈地拍了拍兴欣号的栏杆,然后转头朝向,“行了老板娘,你也别气了,我都不纠结你还纠结啥!”

他们的老板陈果凭借“兼任船员”的身份跟着一起在船上,此刻正气得浑身发抖。原因么,当然是因为中午那个要求叶修去B城联盟总部“配合调查”的信令。要说陈果作为H城长大的姑娘,对嘉世号也曾经是绝对的向往崇敬,可是现在,熊熊的怒火几乎要从眼里冒出来。

而叶修和魏琛方锐似乎根本没有把联盟总部发来的信令放在心上,联盟的确是出于公正必须例行公事,但嘉世号那边,却当真是毫不顾旧情的恶意诬蔑了。对于老东家此刻的恶劣行为,陈果也看不出叶修到底是真如表面一般毫不在意,还是将情绪隐藏得太好——这个荣耀之海上最传奇的人物,将人生中最辉煌的年月都献给了那艘荣耀之船,如今被这样对待,心里真的就没有任何想法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陈果不太确定地看着叶修,“联盟那边叫你过去,你就真过去不成?”

过去了,肯定会有大把的麻烦。兴欣号本就财力紧张,折腾一番就更不知道还能在海上支撑多久。

“联盟叫我过去?联盟什么时候叫我过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叶修耸了耸肩,在陈果愕然的目光里,手里捏着联盟送来的信令伸出船头,五指一个用力,那个闪亮的信息泡就化为点点星光,消散在了夜色中的海面上。

然后他在陈果的惊呼里一脸坦然地转过身,脚尖踢了踢联盟送信来的那个玻璃瓶子:“哟这儿怎么一个空信息瓶啊,谁看见里头的信息啦?老魏是不是你在岸上偷找了个相好的寄信结果掉了?”

魏琛表情平静立即入戏:“哎哟那肯定的啊,让老夫想想是哪个来着,人气太高大把的姑娘追着跑,情书收太多老夫都没精力看。”

“就老魏这样的还能有相好的,姑娘眼瞎了吧。”旁边的方锐一把夺过了瓶子,扬起手臂划出一个漂亮的弧丢向了远处的海水,“明明是我在岸上的姑娘给我寄的。”

“哎哟方锐大大你什么时候有了相好的啊,喜讯喜讯,我现在就给霸图号发信,跟老林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

“滚滚滚叶修你要点脸行吗!”

三个在海上混久了的家伙此刻这副煞有介事你捧我逗的架势让刚才还在惊讶陈果“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可是又忍不住担忧这样做会不会有事。唐柔就在这时候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

陈果转过头拉起唐柔的手,看着面前短发的少女,一脸的认真与希冀。

小唐,我们的船真好。

嗯,会越来越好的。

唐柔笑着看着陈果孩子气地握着自己的手,比对两个人手掌上的纹路,回想起两年前她牵着马带着剑在陈果那家开在码头上的兴欣酒馆门前驻足的时候,断断想不到有一天,她们会一起驶向这片荣耀的海洋。

唐柔是H城城主独生的女儿,父亲袭着荣耀大陆一等公爵之位。H城管辖的土地一直延伸到海岸线,但主城本不临海,只有一条波澜壮阔的运河穿城而过,汇入海洋。

这条河流向荣耀之海,奔流的河水卷起滔天的浪,水面反射明亮的光芒,能刺痛人的眼。日日都有来来往往的船只或是扬起风帆驶向遥远的海平线,或是归来城镇在河岸边落下安心的锚。

唐柔每天在城堡的窗口向运河看不见的尽头眺望,想要看一看她从未见过的荣耀之海,和她从未去过的远方。

H城上层社会的每个人都知道城主有个了不得的女儿,能文能武,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拿起剑就不会后退一步,丝毫不输给男人。

可是每次在听到别人夸自己“像个男孩子”的时候,唐柔在得体的微笑下,总是压着强烈的不悦。

这句话太让人恼火,它或许代表了对眼前这个女孩的夸奖赞叹,但他们未说出口的台词是——女孩子本来是做不到这些的,你能做到,所以你像个男孩子。

女孩子为什么就做不到?

唐柔并不想成为一个男子,她骄傲于自己女性的身份,所以她穿丝绸的长裙,化精致的妆容,在H城盛大的舞会上弹着钢琴嫣然巧笑。但她想证明女人能做到的并不比男人少,所以她换上寒铁的铠甲,执起剑与盾牌,在竞技场上将所有的武师尽数击败。

倒也没有对现在的生活有多大的不满,可是日复一日一直这样下去实在让唐柔骨子里强硬好胜的性子觉得不甘。

于是有一天她的城主父亲将她叫到面前,给了她坚固的铠甲、锋利的长剑和骁勇的战马,然后对她说,柔柔啊,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唐柔沿着运河一路向荣耀之海走去,抵达运河入海的繁华港口,终于看到荣耀之海。波澜壮阔,一望无垠,岸边大大小小的船只和来来往往的人流密集得超过主城区最热闹的集市。她在岸边伫立了许久,高远的天空辽阔的海面,让她整个胸膛都变得开阔舒畅。天黑下来的时候她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就走进了兴欣酒馆。

兴欣酒馆不算豪华,但却是这个码头上很有口碑的酒馆。浓烈的朗姆酒香味火辣辣地飘在空气里,四处响着水手们高声的谈笑和海船上传唱的俗滥曲调。陈果就穿梭在这样的厅堂里,风风火火地,衣裙刷刷作响,长发高高地在脑后束成马尾,大着嗓门吼着那些海上的男人们,脆生生的巴掌甩在试图从她身上揩油的人脸上。一副不依靠任何人,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明亮模样。

就是这样的陈果让唐柔在这里停下了脚步,一留经年。那时候陈果从去世的父亲手里继承了这家酒馆已有三五年,渐渐学会怎样让生意走上正轨。和每个在海边长大的人一样,陈果对荣耀之海和荣耀之船充满了憧憬与爱戴,每天都跟唐柔讲她最喜欢的苏沐橙和沐雨橙风,讲嘉世号,讲叶秋和一叶之秋,也讲其他流传已久的故事。但唐柔倒对这些被海岸居民们崇敬膜拜的船只们不太感兴趣,她觉得她在这里已经看到了荣耀之海的样子,也自觉已经足够保护陈果,即便登上船只出海,也无非是看到更多的海水罢了。

然后有一天她们收留了一个看上去有些落魄的海员,带着一副奇怪的战甲和一把奇怪的武器。后来才知道这人就是提起名字就能让整个荣耀之海晃一晃的嘉世号原船长,因为曾经披挂一叶之秋而被以讹传讹叫成了“叶秋”的叶修。直到叶修到来,唐柔才知道荣耀之海是何等深邃而不可捉摸,海上有多少她从不知道的神奇,和多少她还远不能企及的人。

这片海洋广袤得远远超出她的想象,她在海岸上能见到的,甚至都称不上是冰山一角。

于是当兴欣号在H城的码头上第一次拉满风帆时,陈果兴高采烈地拉着她的手说“小唐我们一起出海吧”,她笑着点头说“好”。

为了你,也为了这片海洋。

 

※※※

千机伞无声而迅速地由伞形态变为枪形态再变为剑形态,随后又变为战镰形态太刀形态盾形态,叶修若有所思地操纵着手上的武器完成一系列的变化,转头看向波光粼粼的海面:“嘉世号的沉没没那么简单,这背后一定有个阴谋,或许是针对嘉世号,或许是……针对所有荣耀之船,和整个荣耀之海。”

随着叶修话语的停顿,千机伞也定格在叶修之前惯用的战矛形态:“你们想想,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嘉世号沉没之后,对荣耀之海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

“……嘉世号原有的巡航海域,现在没有荣耀之船保护了。”魏琛突然拿下了嘴里的烟。

“而且,嘉世号这种豪门巨舰,所巡航的海域本就是极为重要的区域。”叶修补上一句。

方锐猛地一拍大腿:“没错,这样一来,就在所有荣耀之船布成的防护网上,生生撕开了一道缺口!”

陈果愣住,目光在三个人之间转了转,不太确定地接话:“就是说,有人想要以摧毁嘉世号为开端,然后从缺乏保护的区域趁虚而入……?”

“所以,知道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了吗。”叶修将恢复原状的千机伞扛在了肩上,又燃起了一根烟,“——填补嘉世号原有的巡航路线。这既是最能维护荣耀之海整体安全的做法,也最有可能在这个缺口上,遇到那些想要冲破缺口的人。”

陈果恍然大悟,曾经对叶修的那种敬佩之情再次油然而生。即便看起来再不靠谱,他毕竟是叶修,是这荣耀之海上神明一般的存在啊!

叶修随即转身,大喊了一句:“各就各位!包子!左舷满舵!升帆!”

“好嘞老大!我们这是去哪?”包荣兴二话不说就转舵南向。

“去S城港口!”

陈果又愣住了,明明沿着现在行驶的方向一直向西前进,就可以到达嘉世号原有的巡航海域,怎么突然又要左转向南?她想也没想就问出了口:“怎么去S城?和轮回号那边有什么事吗?”

“不是。”

“那是……?”

“S城有个商队要渡海到去H城,货物挺金贵的想找个荣耀之船护航,但商队偏偏没什么大钱,轮回号现在是什么身价啊,他们请不起,只能请我们了……”叶修拿出刚刚读过的一条信息,“咱们先赚个外快。”

陈果一刹那间又想随手找个东西狠狠糊到叶修脸上:“……不是说要赶紧补上嘉世号空缺的巡航路线吗?!”

“是啊没错,可是没钱什么都是白搭呀。别的先不说,老板娘你看看咱船上现在连个通讯阵石盘都没有,这严重影响我履行船长职责啊!哪有我这么寒酸的船长!”

 

※※※

其实现在的确有个船长比叶修还寒酸,孙翔。

孙翔现在孤身一人愤懑地用却邪戳着脚下的石块,一天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诡异的风暴、疯狂的海浪、未知的怪物、沉没的巨舰——嘉世号在他眼前被击毁,他枉自名震荣耀之海身披斗神战甲,却根本无能为力。这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骄傲如他,自打出海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何时经历到过这样的事。

虽然无法拯救荣耀之船,但孙翔在风暴中保住自己的性命还是绰绰有余。晨光熹微风暴暂歇的时候,他抵达了此刻脚下这座无人的海岛,虽然有点气急败坏,却还是立即发出了求救信号——可是直到夜幕降临,也没收到任何回音。

孙翔对这片海洋的了解程度就算比不上肖时钦,但也绝对不会不熟悉。他知道这不可能,荣耀之海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所有的荣耀之船都收不到求救信号?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换做以往孙翔说不定会直接独身离岛,他向来对自己和身上的一叶之秋极为自信。但在经历过暴风雨的夜晚后,他也实在不敢再轻举妄动。还是先在岛上一探究竟吧——至少先弄点吃的,一夜一天下来,饿疯了要。

可是触目所及偏偏连个树林子都看不到,沙滩延伸向一片足有几人高的嶙峋怪石,走进那石堆里仿佛进了迷宫。

孙翔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一天多之前他还是荣耀之海上王朝的缔造者嘉世号的船长,此刻却生死未卜地在一个奇怪的荒岛上一个人走迷宫——

转过一个拐角后他停下了脚步。

——不是一个人。

身后拐角的另一边传来不易察觉的脚步,踩在砾石上发出细微的声音,和他一样刻意放轻了,带着试探,慢慢接近——

——来了!

“却邪”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暗沉的弧线,孙翔猛然转身,与他矛尖相向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