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周喻】I DO(《光芒》番外一)

这是当时在36更这篇文的时候,许诺给读者姑娘们的三篇番外里的第一篇,当时说好的【傻白甜结婚梗】,不收在本子里。

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OTL如果不是受了点小刺激估计现在还放不出来呢……

我是真的很喜欢喻文州,很喜欢周泽楷,很喜欢这两个人在一起,很喜欢周喻这个CP。所以希望他们两个,和这对CP,都能好好的。

同人是带着枷锁跳舞,且本该为爱而生。

负枷而舞,勿忘初心。

 

废话这么多!我差点忘了正事!我是来打广告的!周喻《光芒》这个本子!虽然冷到北极!但是有没有人帝都全职O或者成都全职O想来一发!十五块钱以下,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怎么画风变成清仓大甩卖了】通贩正在考虑中!

印量调查走这里http://vote.weibo.com/vid=2493564

天窗走这里http://doujin.bgm.tv/subject/19193

本子里收录的两个番外是不会发布的!预定有特别爹的特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投一票嘛!投一票嘛!理理我嘛【_(:з」∠)_

 

 

番外(一)· I DO

  喻文州在B市安顿好后,周泽楷也来了。周泽楷比喻文州退役早,而喻文州退役后要进联盟总部工作几乎是一早就内定的,所以周泽楷闲着没事就去考了个B市的研究生。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牌的学校,但也算小有名气,加上B市皇城所在,分数自然不低。教育水平在荣耀职业圈也排不上前几的前荣耀第一人回归学业后有点力不从心,第一年没考上。他也不气馁,左右没什么要紧事,再来一年。这次成功了,时间恰好对上喻文州退役,于是一后一前从南方和更南方来到了祖国的心脏。

  喻文州退役后不久就交接了工作开始上班,比周泽楷来得早,先一步体会了B市的夏天。B市的夏天热得和S市G市都不同,干辣辣的太阳照在地上,反射起来的光都让人小腿肚子发疼。要么就是倾盆大雨,简直不像是下雨,像整座城栽进了瀑布。这样的一座城市,年轻而古老,轻盈且厚重,活跃又沉静,无愧于心脏之名,澎湃鼓动着将四面八方而来的每一份子,适应的不适应的,初来的久居的,都融合在一起,迎接又一个明天。

  喻文州开车从机场接了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堵了一路,又在某个号称世界第九大奇迹的立交桥上来回地绕,只觉得正对着的某所大学十分嘲讽。

  “杰希前辈的妹妹过两天要结婚了,知道你也来B市,邀我们一起去参加婚宴。”

  说着喻文州递过来一张请柬,周泽楷接过来翻开,精美的红喜帖里印着新人笑容灿烂的照片。周泽楷端详着新娘的脸,过了一会儿说:“……不像。”

  “不像杰希前辈?”喻文州侧头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什么忍不住笑起来,单手把住方向盘一手用食指将新娘的脸挡住一半只露出一半:“这样像了吗?”

  嗯,像了。说完周泽楷也忍不住,朝后仰头靠在椅背上闷闷地笑得停不下。

  

  正说着,喻文州的手机响了。周泽楷没多想就拿起来,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喻文州的妈妈,刚想替他接起来,喻文州扫了眼手机屏幕却立刻出声制止了他:“别接。”

  周泽楷准备按接听键的拇指顿住,一脸疑惑地看向喻文州。对方却只是直视着前面的道路,语调有点不自然:“……她最近打电话都是说一件事。”

  周泽楷把兀自震动着的手机放在一旁,车太多反正也开不快,他就干脆一直盯着喻文州用眼神发问。直觉告诉他大概跟自己有点关系,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的父亲常年在外,母亲是位优雅和蔼的知识女性,和喻文州一样的温和冷静。当初就是虽然绝对谈不上高兴,却也十分理智地接受了儿子找了个男朋友这样的事实,并且对周泽楷表现出了接受的态度。现在……又会是怎么了呢。

  喻文州倒也没打算瞒他:“前段时间我在家的时候,冯主席打电话找我谈过,问起咱们两个的事……”

  周泽楷听着就绷紧了身体。

  冯宪君早就看好喻文州退役后进入联盟高层工作,甚至有说是看好喻文州来接他的班。现在喻文州初入联盟就被委以重任,也足见重视。而对于这段感情,他们两个可以不顾外人的眼光,联盟却不能。即便如今社会对于同性恋爱的接受度已经越来越高,对于联盟终究也是个顾虑。

  “……怎么说?”

  “我又没什么好瞒的,冯主席都来问我了,也早就知道得七七八八了,无非就是让咱们两个自己权衡好,注意影响……但接电话的时候不小心被我妈妈听到了,她就反复跟我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周泽楷当然懂了。喻妈妈就是因为那样的性格才平静地接受了他们,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才会分析完利弊之后,提醒儿子在情感和前程之间做好抉择。

  其实和喻文州自己挺像的。

  电话的震动停止了,紧接着来了一条短信。车子恰好停在红灯,喻文州点开看了,然后无奈地递给周泽楷。

  果然,喻妈妈的措辞依然不温不火,说自己无意干涉喻文州的决定,只是希望他考虑好。

  其实周泽楷挺开心的,喻文州不瞒他,就意味着他要和他一起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的方式,对于周泽楷,不存在知难而退这个选项。

  

  喻文州租的房子在一处环境不错的小区里,是个挺舒服的两居室,和他在G市的住所差不多,还带个大阳台。职业大神出身,最明显的好处就是不差钱。

  进了门喻文州也没多张罗什么,这本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家。周泽楷累了一路,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躺着。喻文州弯下腰在他唇上安抚地亲了一下,说我妈也就是叨叨这两天,放心,我有办法说服她。

  然后喻文州掏手机给喻妈妈回电话,一边接通一边往阳台上走:“阿妈,我求先系度揸车……”(妈妈,我刚才在开车……)

  周泽楷拿脚把旅行箱推到墙边,在沙发上坐好了等喻文州回来,从茶几上捞了个蛋黄酥一口一口地咬,特别高兴也有点烦,吃进嘴里的蛋黄酥都没味儿。高兴的是喻文州这么坚定地要和他一起,烦的是要是真因为这个影响了喻文州未来的发展,那可是他不想看见的。

  喻文州的电话没打多久,回来的时候眉宇间有种放松的感觉。周泽楷知道喻妈妈不是不讲理的人,看这样子猜也是达成了和解。

  “我告诉妈妈你过来了,她说了既然我们做了决定,她就支持,只是要求我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喻文州在周泽楷面前站定,“她挺喜欢你的,别多想。”

  周泽楷伸手把喻文州一扯,拽得喻文州整个跌在他身上,自己牢牢抱住恋人的腰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深思熟虑了?”

  “第八赛季我就好好地深思熟虑过了,忘了?”

  “那联盟……”

  “无非是不张扬罢了,我才刚刚进总部,就算真有一天怎么样,等那时候,谁又知道是不是大部分人想法早变了。”

  周泽楷点点头,舒出口气,麻烦就麻烦吧,要是有一天麻烦来了,自然要解决它。况且,以他们已有的身份,也并不是只有这一种生活方式可选。

  他们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每条路都要两个人一起走。

  

  离周泽楷开学还有段时间,喻文州要上班,周泽楷宅在家里也是天天打荣耀。王杰希妹妹婚礼那边要准备的东西不少,周泽楷反正没什么事,就老过去帮忙。

  婚礼的前一天,周泽楷觉得自己头发有点长,想去理发。喻文州打趣他别人结婚自己倒挺注重仪表,但当然还是跟他一起去了。

  洗头的时候恰好人不多,喻文州就坐在旁边的洗头床上看着他,一边也帮他应付洗头小妹的话。本来是没周泽楷什么事的,但喻文州中途突然接了个工作电话。洗头小妹迅速切换了交流对象,周泽楷又长得好看,难免更要多说几句,不断地给他推销各种造型方案洗护用品。

  周泽楷苦恼,不知道怎么答,又不好晾着小姑娘。于是他想起当年江波涛教他的招数,碰上实在说不出话的情况,就不用说话,笑,看着人笑就行。

  虽然已经退役,但大神的影响力还在,平时他们两个出门都还要戴墨镜。不过这个洗头小妹显然不打荣耀,不认识他俩,可是帅哥的杀伤力此时和荣耀完全无关。小姑娘被周泽楷一笑给弄得五迷三道的,早就忘了推销,手上洗头的动作慢得让人发指,用嘴巴看都知道是在拖时间。

  突然间小姑娘“唉呀”了一声,说好洗发水用完了,不能给周泽楷用普通的,然后立即站起身跑出去拿新的。旁边早就挂了电话的喻文州看着女孩的背影又看看周泽楷,故意眨了眨眼睛。周泽楷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躺在那儿,伸手去够喻文州的手。

  “不高兴?”

  嗯,不高兴。喻文州也笑着,在他掌心挠了挠。干嘛冲别人笑得那么好看?

  周泽楷反手握住喻文州的左手,一根一根手指慢慢地捻,还和自己的手指比对。喻文州右手刷着微博,左手就伸着任他玩。直到洗头的小妹拿了洗发水回来周泽楷才放开了,笑得比刚才更开心,看得那妹子红着脸简直有点手足无措,就差头上直接冒出粉色心形小泡泡。

  喻文州在旁边想给满头泡沫的周泽楷拍张照,但洗头间里实在太暗了。  

  第二天的婚礼顺利举行,王杰希忙了好几天,挺累的样子,但脸上满是不遮掩的快乐,招呼他们快进去坐。他们坐的桌子附近都是王杰希的朋友,微草的,联盟里的,过去那些要好的朋友能赶过来的。大家都相熟,彼此打过招呼立刻就聊到一起。周泽楷还是把存在感降到最低坐在一旁,默默消灭桌子上摆放的果盘点心。

  灯光暗下来,婚礼正式开始。最常见的中西结合的那种,哪儿也不过分讲究,却十足的幸福热闹。

  新婚的夫妇挽着手穿过花门,婚礼进行曲一遍遍播放,白纱拖过长长的红地毯。

  司仪高声吟诵神父的台词,问是否愿意不论生老病死贫富贵贱,都一直陪伴。

  新人给自己的另一半戴上戒指,彼此说着我愿意。

  台下所有人都献上诚挚的掌声,对新人的亲戚说着恭喜。

  这世间最美好的情景之一。

  

  鼓完掌后喻文州放下手,垂下眼睛若有所思地微笑。然后他感觉到身旁的周泽楷在桌下捉住了他的手,坚定地用上了力度收紧。

  他笑着回握。

  

  筵席散去后喻文州还要赶回联盟总部上班,下午事情不少,发了短信给周泽楷让他自己叫点晚饭吃,周泽楷就回了个“嗯”。等他下班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却发现周泽楷不在家。

  等了一会儿后他打电话过去,听筒里的“嘟——嘟——”和楼道里周泽楷的电话铃声几乎同时响起。喻文州按掉电话的同时,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这是去哪儿了?”喻文州看他一头的汗,拿起遥控把空调的温度升了升免得吹感冒,“出去找好吃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一脸神秘冲他晃晃手里一个小袋子:“……拿东西。”

  喻文州没再说什么,就催他去洗澡。

  其实他早知道了,周泽楷生活上有点粗心,订做戒指的单子就揣在兜里,换衣服的时候跟钱包钥匙一起掏出来丢在桌上,还是喻文州给他压在钱夹下头的。

  或许是上次涉及联盟的事让他生出了几分不确定,也或许是王杰希妹妹的婚礼让他想也有这样一次庄重的彼此确认的仪式。即便离开了荣耀,曾经荣耀第一人少说多做的强大行动力从来也没掉过链子。若是有所不确定,那就去确定;既然想要确认,那就举行仪式。

  戒指本身是其次,重要的是这个形式所加诸于他们身上的幸福与长久,责任与承诺。即便法律不能给他们,他们也可以给自己。

  

  当职业选手那会儿,手上不能有任何妨碍操作的东西,像轮回方明华的婚戒都是穿了绳挂在脖子上,所以他俩也没买过类似的玩意。于是被拉到露天阳台上的喻文州看到的就是周泽楷头次尝试的结果,式样简单的一对男戒,略宽的边,嵌了钻石,不惊艳却也大方好看。

  “喻文州先生,你愿意……”周泽楷偷偷练习过很多次,开口几个字很流畅,并且努力地想让接下来的一长段不要卡壳。

  喻文州在他眼前扬起唇角,眼睛里透出温和的笑意,整个人在夜色里散发出暖融融的光亮。这种笑容,这双眼睛,这个人,不管过多久都让他觉得不可抗拒。

  然后,他就,忘词了。

  周泽楷有点囧,手忙脚乱地一手举着装戒指的盒子一手摸手机百度结婚誓词,偏偏阳台上无线网信号该死的特别差,蓝色的缓冲条卡在半截怎么也走不下去。

  喻文州凑过来看了看他的手机屏幕笑出了声,从他还举着的手里拿过那个玫瑰色的小盒子,在两枚戒指里挑了一个往无名指上戴了戴,好像不是很合适,于是换了另外一个,嗯,这个正好。

  然后他在周泽楷异常沮丧的目光里伸出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拿走了周泽楷的手机揣进自己裤兜里,清了清嗓子郑重地开口。

  周泽楷先生,你是否愿意和喻文州先生结为伴侣,从今时起,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始终爱他、尊重他、陪伴他、忠实于他,直至永远?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眨了眨眼睛,露出特别认真的样子,瞳孔里映出无数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我愿意。”

  “嗯,反过来我也愿意。”喻文州勾着唇角拉过周泽楷的手,把另外一枚戒指给他戴上。

  

  戒指刚刚戴好,周泽楷就干脆地把喻文州拉过来不管不顾地亲了个够,然后抱着不撒手,把脸整个儿埋在喻文州颈间。他觉得自己失败极了,本来酝酿的好好的要来个浪漫的只有两个人的小婚礼,却搞成这样子,简直不能再郁闷。

  阳台是露天的,楼层也不高,干点什么都能让对面楼上的看见。喻文州觉得这样不太好,挣了挣却没能挣脱,索性也就由着他去。周泽楷其实还在想,仪式就这么结束了?踌躇了一下他犹疑着问了一句:“接下来……?”

  接下来该做什么?喻文州摩挲了一下指间微凉的戒指,一条一条列出来。

  “请客吃饭?”

  周泽楷在心里想了一下然后摇头,他觉得还是必须要顾忌一下冯主席的心脏。

  “互见家长?”

  已经见过了啊,周泽楷想,而且等结了婚再见家长真的不晚吗。

  “早生贵子。”喻文州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

  ……没这功能。

  “那还有,就是一块儿过一辈子了。”

  周泽楷在喻文州肩头认真地点了点头,嗯,这个可以有。

  

      —番外一END—

评论 ( 22 )
热度 ( 93 )
  1. 岁月轻狂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