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周喻】冬风早(Guest in《光芒》)

渣爷的G文甜哭了!以及特典真的不是蛋黄酥啦2333

空方:

连着殇殇儿今天早上发的,可以总结成“蓝雨和轮回队长双双出柜”


先打广告:


《光芒》即将出本,特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蛋黄酥,北京&成都全职O有售,大家……为了封面上的蛋黄酥也买一本嘛!


本子详情可关注殇殇的LOFT @风定浪还无 或者微博-(狐帛-捅己亦捅人),印调请走 http://vote.weibo.com/vid=2493564


天窗请走 http://doujin.bgm.tv/subject/19193


嗯广告打完了,下面的可以不看了。




交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碰触一些敏感的话题,又不会深究。


这是第一次,喻文州跟着周泽楷回家过年。决定是喻文州做的,早早跟家里说开,支持不支持,都算去了一块心病。周泽楷一开始忐忑,没想到家里人的反应比想象的宽和,只是一定要求他把喻文州带回家里来。


言下之意,是看看喻文州好不好,够不够配上自己儿子。周泽楷的父母对于儿子的职业不感兴趣,比赛直播也不太看,唯独这段日子,天天守着游戏频道下棋织毛衣,听到蓝雨两个字,都会抬头瞧两眼,找找这个喻文州在哪儿。


要是他对你不好,就分手。周泽楷去接喻文州之前,自己爹板着脸撂下这句。


周泽楷没说话,摸摸鼻子出门了。走出去几步才开始笑,高兴,简直高兴的要飞起来,自己爸妈的脾气,周泽楷还是摸得通顺,差不多就是默许了,等喻文州摆在家里,父母只会越看越顺眼而已。


没办法,因为是喻文州嘛。


周泽楷欢乐地把喻文州接回了家里,一路上两人没太说话,喻文州紧张,捏着衣服袖子磨蹭,周泽楷从后视镜里看他,抿着嘴一脸严肃,忍不住去捏他的手指,握在手心里,等红灯过了再松开。


喻文州明显的心不在焉,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周泽楷握着他,转过脸来笑一笑,反而安慰周泽楷不要担心。


周泽楷没说话,他才不担心。


周泽楷家是典型的旧小区房,灰扑扑的楼和水泥小路,车子停在楼道的垃圾桶之前,周泽楷刚下车,就有几只小猫喵喵地从各个方向飞奔出来,蹭着周泽楷的裤脚不放。


周泽楷有些窘迫,这些流浪猫他在家时经常喂,可惜现在没有吃的。那边喻文州却从包里掏出半个面包来,揉碎了给猫吃,小猫们立马放弃了围攻周泽楷,咪咪叫着去抢那些面包碎。


走吧。周泽楷拉着喻文州的手,小心翼翼跨过那些小猫,喻文州还很有兴趣的回头望它们,猫们甩着尾巴跟他道别。


楼道里黑咚咚,周泽楷熟门熟路的避开各种杂物,牵着喻文州慢慢上楼,喻文州说自己小时候也想养猫,可惜家里不让。周泽楷心累地摆摆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说以后这几只都是你的。


喻文州就笑了,周泽楷停下来开门,翻了半天的钥匙找不到,喻文州抢了一步,敲响了门。


到达的时间已经将近晚饭时分,喻文州忐忑,周泽楷的父母更紧张,典型的家长接见未来家庭成员的局面。喻文州被带着坐在沙发上,聊天寒暄吃水果,全程保持得体的微笑,左手紧紧攥着周泽楷的袖口,直到周泽楷被要求去给客人倒茶水,才无奈的抽开喻文州的手,放在沙发上。


这个举动被周泽楷的父母瞧见了,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周妈妈说小喻啊你不要紧张呀,就当自己家里一样。话说完才发觉哪里不对劲儿,又默不作声了。等周泽楷倒水回来,张罗着让带喻文州去添衣服,嫌他穿的单薄,周泽楷看了一眼呼呼运作的空调,叹了口气就带喻文州进屋了。


周泽楷坐在床尾扒拉柜子里的衣服,喻文州坐在他身后打量屋子,过了一会儿自己笑出了声。周泽楷不解,想回头问喻文州,却被从后面抱住了,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才说,我没想到你住这样的地方。


周泽楷摸摸他环在自己胸前的手指,说那我该住哪。


喻文州在他背上蹭蹭,说高级别墅,小高层,花园洋房游泳池,总之不能这么生活化。


周泽楷背上都要冒出问号来了。


喻文州用力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点评道,世外飞仙,高深莫测。


周泽楷反手给他套了一件厚毛衣,喻文州穿着大,伸着胳膊套上,又从领口冒出脑袋来,正对着周泽楷的脸,两人的头发都乱七八糟,相视一笑,贴在一起接吻。


门口突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又近到远,忙乱不堪。


周泽楷吓一跳,喻文州还搭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是你妈妈。


腻歪了一会儿都没人来打扰,一出屋子就被该叫去吃饭,桌上摆了七八盘,甚至还有粤菜,一看就是专门做给喻文州。席间也没少交谈,多是喻文州和周泽楷的母亲在讲。


这会儿喻文州倒是恢复了一贯温文又细致的脾气,没有开始那么不安,周妈妈问什么他就絮絮的答,滴水不漏还讨喜。周泽楷在旁边捧着粥碗佩服喻文州,不愧是蓝雨队长。


之后就是单纯的住着过年,周泽楷每天都过着幸福无比的日子,喻文州来了之后伙食质量都有所提高,每天都能吃到新鲜菜式,早上起床就看到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帮周妈妈套毛线,手上缠着一圈圈红色的羊毛线,周泽楷端着水杯边喝边看,心下感慨这件红的像红牛的毛衣的一定不要归自己穿。


那件毛衣最后归了喻文州,被他收在广州家里的柜子里,厚实又趁手,反而一次没机会穿。


这几天喻文州一直一直穿着周泽楷那件旧毛衣,加上他又是宅男一贯的瘦,说话也温和,整个人缩在衣服里看着比周泽楷还小两岁。周妈妈这时候已经彻底倒戈,天天问喻文州以前周泽楷对他好不好,是不是特别不上心特别孩子气。又后悔自己把儿子养成这个不爱说话的怪脾气。


周泽楷听的呆毛一抖一抖,喻文州正在阳台上帮着浇花松土,说小周人很好,荣耀也玩的厉害,很多人喜欢他的。


周泽楷刚打算得瑟着路过阳台,就听到自己妈接了一句,玩游戏算什么真本事啊。


小周队长受到了打击。


出门喂猫的时候周泽楷还垂头丧气,喻文州在他旁边分配小鱼干,他给每只猫都起了名字,黑色的叫一枪穿云,黄色的叫夜雨声烦,狸花猫叫王不留行,大白猫叫君莫笑。


周泽楷看了一圈儿,问索克萨尔在哪里。


喻文州说没有索克萨尔啊。


那怎么行。周泽楷在周围花坛绕来绕去,试图再找一只猫出来。


喻文州摇摇手让他回来,说对着一只猫喊索克萨尔怪丢人的。


周泽楷拎起一枪穿云的爪子举手抗议。


喻文州还是没拗过他,两人又等了一会儿,眼前的猫们吃饱喝足该梳毛的梳毛该舔蛋的舔蛋,才从旁边草丛里又钻出一只猫来。


这只猫很大,体型直逼君莫笑,可惜没有尾巴。喻文州等的冷了,抖发抖发的,看见它来就一把抱过来,就它了,索克萨尔。


周泽楷不同意,一只尾残的猫怎么能当索克萨尔呢。喻文州倒是不介意,挠着索克萨尔的下巴,说我手残它尾残,正好搭配。


周泽楷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揣了喻文州的手给他捂着,小路上有熊孩子们跑来跑去,好奇的看着他们。喻文州给盯得脸红,牵着周泽楷上楼了。


第二天就是新年了,晚上放鞭炮看春晚,喻文州第一次在别人家过春节,又不是本地,觉得新奇,周泽楷却一直懒洋洋的样子,除了点炮竹搭了把手,其他时候都躲在角落里翻杂志或者发呆。


没想到你这么不爱玩。喻文州团了糯米捏小兔子,周泽楷就在一边观看,他没洗手,也不喜欢糯米,他只喜欢喻文州,喻文州说他不爱玩,他就点点头,手指刮桌子边缘的糯米粉,聚成一小堆,再吹散。


人生只有荣耀的枪王,这个设定妹子们可不喜欢。喻文州捏好了兔子,熟糯米包的煮好的豆沙馅儿,直接能吃,他包一个周泽楷吃一个,连吃三个喻文州就不给他吃了,他就凑着抢,拉着喻文州的手直接去咬,势头凶猛,差点咬到喻文州的手指。


你喜欢就行了。周泽楷吃到满足,舔舔嘴角,随便翻了本荣耀杂志看。


其实周泽楷有点儿不高兴,好不容易带喻文州回家,睁开眼睛人就不在身边,明明是清闲日子,可对方偏偏没事找事做,把自己忙得团团转,晚上又累,还不睡一个房间。


周泽楷越想越不是个事儿,趁着一圈人都在看春晚,先回房间睡了。


刚睡了一会儿,周泽楷就醒了,腿上压了个人,摸黑发现是喻文州,一摸又是脸上冰凉,赶紧拉了被子把两人盖好,喻文州也被他弄醒了,模模糊糊的就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周泽楷表达了自己只想和喻文州玩的心情。至于怎么玩,喻文州自己想了一会儿就明白了,只能解释说自己这不是想早点让父母放心,周泽楷拥着他不说话,只点点头,盖着被子温暖的抱在一起,他也不想做什么了。


又急什么呢。


还冷不冷。过了好久,周泽楷才想起来问一句。


而喻文州已经睡着了。


END



评论
热度 ( 62 )
  1. 岁月轻狂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