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王/江周/伪江喻江】十日谈(4)

喻队和黄少的粤语是找小伙伴翻译的_(:з」∠)_其实我也不懂……

这章虽然很长啦但其实是个过渡章主要就是为了让喻队江副两个人和大家分开【以便摩擦出什么小火花【并不是!


——————————————


【4】第二天(下)

【“喻文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样子。”】


  喻文州顿时僵在了那里,一股寒意从脚底直接窜上头顶,让他头皮一阵发麻,开口的声音也有点抖。

  “……杰希前辈?”

  他感觉自己像是中了个僵直的debuff,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好在头脑还算清醒,可是大脑高速运转却似乎是在空转。因为他一瞬间分析了太多种可能,而无论哪一种也不能解释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在眨眼间就无声无息地不见了。

  此刻的树林里,连最后一点由他们制造出的声响也没有,安静得极为恐怖。喻文州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终于从僵直状态中恢复过来,匆忙向王杰希刚才站的地方走了几步,拨开层叠的枝叶试图发现蛛丝马迹。

  “王杰希?”

  或许枝叶太浓密了,他的声音一出口就消失在寂静的林木之间,没有任何回音也没有任何应答。

  喻文州握住一枝横亘在自己面前的枝条,感觉手心里蓄满了汗水。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收住了想要往树林深处继续寻找的脚步——再走下去他就要看不到别墅了,这意味着他很可能在树林里迷失方向。就在此时,叶修和其他人叫他们的声音从别墅的方向传过来:“文州?大眼?听到了快出来!先别找了,集合!”

  听到呼喊声的喻文州放开手中的枝条,抬眼确定了一下别墅的位置,不死心地又将附近的每一棵树后都找了一遍,直到叶修的声音朝这边近了许多,才匆匆回应着朝外头走去。

  “大眼呢……文州?”叶修奇怪地看着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从树丛里钻出来,目光朝他身后看了看,然后扫过对方此刻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拿下嘴上的烟,“王大眼不会也失踪了——”

  “……是‘消失’,不是‘失踪’。”即便这时候,喻文州还是成功地稳下了自己的声音,“小周只怕也一样。”



  王杰希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太对。

  他走着走着,突然就觉得四周比之前更暗了,几乎就是在同时,树丛中响起沙沙的声响,有什么东西迅速接近。他刚想叫喻文州小心,可是抬头向前一看,却发现喻文州已经不见了踪影。

  从树丛里奔出的是他进入密林前见过的那只黑猫,跳起来直直地冲着他扑过来,他条件反射地抬手一挡,指间就是一凉。作为电竞选手对于自己的手自然有着本能的谨慎,连忙低头查看,却发现手指毫发无损,只是不见了他的戒指。

  而那只猫跃进了他背后的树丛,瞬间又不见了踪影,四周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在无边的恐惧袭上心头之前,他还来得及判断是喻文州出了事,还是自己出了事。

  是他自己。因为一直都在他视线范围之内的别墅现在看不到了,而且从他们出门到现在不过两三个小时,此刻的时间应该刚刚午后才对。

  可是在树梢间,他看到一轮满月,低垂得似乎能看到月球表面那些如圆睁的眼睛一般的环形山。



  出门的时候是九个人,此刻只剩下了八个。黄少天一眼看到喻文州的表情就知道不妙,四下一看王杰希不在,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成了震惊,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臂:“队长队长队长,王杰希呢王杰希呢,不是真的吧你别告诉我王杰希他也……”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背,说不上是在安抚对方还是安抚自己。一转头,正遇上江波涛带点愕然的目光,好像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他冲对方苦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肖时钦回过神来,说了声还是先进屋再说吧,便拉着两个惊魂未定的姑娘往房子里走。

  大门钥匙跟着王杰希一起不见了,好在叶修身上还有一串备用的。可是率先进屋的叶修一进门就刹住了脚,走在后头的张佳乐一头撞在他背上:“老叶你……”话还没说完他也生生顿住了,所有人顺着他们两人的视线看过去,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正对着的他们的墙上挂着的黑猫挂钟,此刻一红一白两根指针,都指在“8”上。


  所有人都在客厅的地铺堆里坐得离彼此很近,能靠着沙发或是茶几的都靠了上去,好歹抵消那种背后发虚的感觉。两边发生的事情都被当事人认认真真从头到尾地讲述了一遍——但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张佳乐他们谁也没有看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听江波涛和王杰希都见过一只黑猫后更确定那东西像只猫。喻文州这边就更没得说,王杰希根本就是那么毫无预兆地不见了。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把所有细节都讲清楚了又怎么样?他们依然分析不出什么结果;知道了有只奇怪的黑猫又怎么样?它从哪儿来、要做什么、什么时候会出现,也都一概不知。

  惴惴不安的情绪弥漫在八个人围成的小圈子里,连黄少天的话也似乎不如平时说得流畅,却还是跟喻文州说个不停。喻文州当然知道他是想尽力安慰自己,也就一如既往地安静听他说着。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抬头向叶修示意了一下:“叶修,给我根烟。”

  叶修看了他一眼,拉过自己的包,从带来的一条烟里拆出一包来和打火机一起甩过去——在场的也只有他和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是会抽烟的,虽然抽得极少。


  喻文州没像叶修一样直接在客厅里就吞云吐雾,他接过烟来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起身向客厅旁边的一间起居室里走去——那房间是个挺有情调的结构,里头有书架摇椅和放着鲜花的小桌子,还有打开来能直接通往别墅外头草地的落地玻璃门。

  喻文州将玻璃门上方的窗户打开,然后靠在通往客厅的木门边点燃了唇间的香烟,以便他自己和客厅的大家彼此都能看到对方。说实话,从王杰希离奇消失一直到他返回别墅,纯粹的恐惧比担心占得更多些——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换了是谁也不可能不害怕。但现在,在恐惧略略消散后,迅速占据他心头的,是“王杰希下落不明”这样的事实。

  王杰希,和其他任何人都不同,此刻他失去的是王杰希。如果是其他人,他觉得自己也许能做到比现在更加冷静,比现在更像平时的喻文州。

  可是现在,真正感同身受后他方始明白,也许江波涛的冲动并不是因为他就真的不够理智,而是因为事情发生在了特定的人身上。

  就像喻文州自己,此刻他觉得自己最冷静的一点,就是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不够冷静。

  王杰希。


  这种感觉让他有点烦躁。喻文州骨子里是一个喜欢让一切都大致不脱出自己的可控范围的人,就像是打荣耀,他倚仗的从来都是精准的节奏和精彩的战术。他擅长给黄少天制造机会,但作为一个长于战术布局的人,长于给别人制造意外,自己本身却从来都不会太喜欢意料之外的未知数。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偏偏一点都无法猜测事情的起因,一点都不能预料事情的走向,更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

  喻文州深深吸了一口手上的烟,辛辣的烟雾穿过肺部回环而出,多少麻醉了心中无法压抑的不安和担忧。他刚想伸手去小圆桌上拿烟灰缸弹掉烟灰,就觉得通往外面的玻璃门处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一闪。一惊之下手上一顿,积攒成条的烟灰落在地上,随着视线扫去,他瞬间就僵住了。

  黑猫,江波涛和王杰希都曾说见过的黑猫,此刻正端端正正地蹲在他身前不过半米远的地方看着他。从这个角度,外头客厅里的人看不到这只小东西。它的毛色黑得深邃如夜,而且有一对明显的……大小眼。

  还没等喻文州反应过来,黑猫侧了侧身,尾尖在地板上推出一样银闪闪的东西来。

  喻文州俯身一看更是愣住,那是王杰希的戒指,和自己中指上的是一对,他自然不会不认得。

  猫咪起身向后退了退,坐到了玻璃门边,摆出随时要离开的姿势,颇有几分要带喻文州一起走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对大小眼眯起来仿佛差距不那么明显了,像是喻文州刚刚认识王杰希的时候,那个人会有的表情。

  喻文州盯了它一会儿,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直到手里的香烟几乎烧到了他的指尖,才后退了几步靠回木门边,一边点起第二支烟,一边侧过头朝外面说话,目光却一直没有从那只黑猫身上挪开:“小江,你来一下。”


  江波涛起身走进起居室,进门的第一秒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的黑猫,刚想开口问喻文州什么事的话语就停在了嘴边。而那只猫看到他进来,狡黠地笑了笑,尾巴向后甩了甩,再次推出一样东西来。

  江波涛走上前去弯腰查看的时候,喻文州回手略微掩了掩门挡住客厅里人的视线,声音也放得很低,确保其他人听不到:“这猫……是你见到的那只吗?”

  “……就是它。”

  “那是什么?”

  “……小周的耳扣。”

  “那你昨天见到它的时候,有没有碰过它?”

  江波涛摇了摇头。

  “我突然有个想法。”喻文州取下唇间没抽几口就放任它空燃着的香烟:“杰希前辈当时,是接触过这只猫的。”

  “喻队的意思是……”江波涛思忖了一下,有些明白了喻文州的猜测,“我没碰过它,所以现在还在这里,王队碰了它,所以消失了?那小周当时……也是看到这只猫然后有了接触吗?”

  “我纯猜的。不过既然你没有碰它到现在还没事,张佳乐也就是看到了一只猫,也安然无恙,差不多也就能说明,不去碰它应该是安全的。”

  “如果碰了呢,是不是可以找到小周和王队在哪里?”江波涛回头看了眼客厅里好奇地看着他们这里的其他人,继续他们低声的交谈,“喻队单独叫我过来,肯定不是为了只告诉我一个人保证安全的方法吧?”

  喻文州再次露出他惯有的笑容:“那,江副队的意思呢。”

  江波涛的目光转向对方那个自己看不太透的笑容,而后又回到似乎想带他们一起走的黑猫身上:“说实话,我以为喻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就在昨天晚上,我也以为我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喻文州指尖动了动,将几乎燃尽的香烟积蓄的一长条烟灰抖落,“大概有些事情,只有身临其境事到临头,才知道自己到底会怎样。”

  说着他好像觉得不该浪费一般吸了这根烟的最后一口:“而且,鸡蛋最好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对吧。”

  “……喻队说得没错,虽然我觉得我们要去的新篮子,摔碎的几率更大得多。”江波涛舒出口气,“就现在吗。”

  “新副本如果更安全,就多叫几个人去了,何苦我们两个去作死。”喻文州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些,“跟江副队说话真是特别省力。但既然这副本的刷新速度未知,还是先跟他们交代一下吧。”

  然后他转到门外招了招手:“少天,你来。”

  “队长你这是挨个儿找人谈人生的节奏?”黄少天站起身,一边看着江波涛从起居室里出来进了厨房,一边一脸疑问地朝自己的队长走去。


  那只黑猫在黄少天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就几个跳跃消失得无影无踪,喻文州回手关上了起居室的门,直接落了锁:“少天,我有话跟你说。”

  “关门干什么?”外头的张佳乐奇怪地看了看肖时钦,“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要不要听听他们说什么?”

  “没用的。”一旁的叶修懒洋洋地从地上挪到了沙发上,想点烟却发现自己的打火机被喻文州拿走了,只好探身去拿了楚云秀的,“我赌你听不着。”

  “我还就不信了!”本来似乎也没打算真去偷听的张佳乐立即站起身。肖时钦一脸无奈地看向身手敏捷窜过去俯耳贴上门缝的张佳乐:“我说张佳乐前辈……”

  他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就一脸愤怒地转过头朝他们做口型:“卧槽,他们说广东话!谁懂粤语?”

  “跟你说了没用,文州防着呢。”叶修吐了个烟圈,“行了行了,人家明摆着是不让咱们知道的意思,说不定是蓝雨内部什么机密。”

  “这个时候你觉得喻文州会有心情把黄少天叫进去交代下赛季战术之类的玩意儿?”张佳乐忿忿然回来坐下。

  “说不准,哥一退役,这不是把机会留给大家了么。”

  “滚吧老叶你能要点脸吗!”


  黄少天是被魏琛从网游里挖到的,来自与G市相隔千里的北方,到了蓝雨之后他倒是粤语学得飞快,但平时当然不会习惯性地讲。而现在喻文州偏要和他压低了声音讲粤语,显然就是为了不让外头的人听懂。黄少天听着喻文州把他想做的事和盘托出,几乎是立刻就一手扣住了喻文州的手腕,一手抓住了门把手想开门把喻文州拖回客厅去:“吾得吾得吾得不行没门别想No way!!!”

  “就算要去都系我地一起去,最起码我要跟住一起去,你地两个人跑去作死算咩事?吾得吾得吾得!你知道撞到果只猫之后会遇到咩事?失踪去左边度、系生定系死?你地吾怕噶咩?如果稳唔翻距地将你地两个都搭埋入去点算?!”(就算要去也得我们一起去,至少我要跟着一起,你们两个人跑去作死算怎么回事?不行不行不行!你知道碰了那只猫之后会遇到什么事?失踪到哪儿去、是死是活?你们不害怕不害怕吗?如果找不回他们把你们也搭进去怎么办?)

  喻文州用空闲的那只手按住了黄少天抓住门把手的手,弯着唇角看他:“少天,你体我似系惊噶样子吗?”(少天,你看我像是害怕的样子吗?)

  他的笑容依旧是黄少天所熟悉的笑容,摆放在镜头前的蓝雨队长的笑容,温和美好,胸有成竹,好像随时都能有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失踪噶系杰希前辈,要冒险当然系我去,小江果边都系一样,其他人没必要……”(失踪的是杰希前辈,要冒风险当然是我去,小江那边也一样,别人不必——)

  “喻文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样子。”黄少天突然甩开他的手,提高了声音一字一顿地几乎是吼出来。

  “少天!”喻文州也略略提高了声音,用警告的眼神示意这场谈话他不想让其他人听到。

  黄少天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切换回粤语:“咩都藏得住噶?就算惊都唔可以表现出来知唔知?无论发生咩事你都可以一个人揽塞咩?比赛输左你要一个人负责,依家出左咁噶事你都系觉得唔需要其他人?江波涛系唔系同你一个毛病?我地依家咁多人系度,你当时劝江波涛噶时候自己系点讲噶?冷静冷静啊,你嘎冷静去左边度啊?就算失踪噶系王杰希,唔通你连自己噶命都唔要啊?”(什么都藏得住是吗,就算害怕也不会表现出来是吗,不管什么事你都能一个人揽了是吗?比赛输了你要一个人负责,现在出了这种事你还是觉得不用别人!江波涛是不是跟你一个毛病?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你当时劝江波涛的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冷静冷静冷静,你的冷静去哪儿了?就算失踪的是王杰希,可是你自己都不要命了吗!)

  “我知道我依家唔够冷静,但系黎个已经系我所能做到噶最冷静噶了。”喻文州再次握住他的手腕,苦笑了一下,“系,我都惊,就算知道好危险,但系我唔可以唔去,可能你唔会懂噶,但系小江知道,平时再冷静都好,依家唔可以唔试试。”(我知道我现在不够冷静,但这已经是我所能做到的极致了。)(是,我也害怕,也知道危险得很,但是我不能不去。也许你不会懂,但是小江知道,平时再冷静也好,现在不能不试试。)

  依旧话不停口的黄少天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关于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的事,他当然是没资格说什么的。或许这些人里所有人都没有他黄少天在喻文州心里分量重,但王杰希自然是那个例外。因为是爱人,所以非去不可,他没有理由强硬地劝阻。

  喻文州依然不紧不慢地陈述着:“既然非要去不可,咁就由我地两个区冒黎份风险啦,点都比拉大家一起死好得多。”(既然非去不可,那由我们两个去冒这份风险,总比拉大家一起蹚浑水好得多。)

  “队长——”

  以话痨闻名的剑圣大人当然还想说什么,却被整个联盟最能治话痨的蓝雨队长用温和却坚决的语气打断了:“话比大家知,如果见到果只黑猫,千其唔好碰,如果稳到左离开的方法,尽快离开。”(告诉大家如果看见那只黑猫,千万别碰。如果找到了离开的办法,尽快离开。)

  黄少天情知毕竟是劝不住的,终究还是妥协地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出去,抬手握住门把手准备旋开的时候他回过头,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队长,你知道我拦唔住你噶,所以你先叫我过黎系唔系?换成其他人例如叶修,话唔定就可以劝住你系唔系?”(队长,你知道我拦不住你,所以你才叫我来是吧?换了别人比如叶修,说不定就能劝住你对吧?)

  “少天。”喻文州平静地望向黄少天:“无论从咩角度,我都只会同你讲咁多。”(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我都只会对你讲这些话。)

  这是真正为黄少天所熟悉的真诚坦率的表情,不掺杂丝毫的掩饰。黄少天耸了耸肩,回头泄愤般狠狠拧开了门。


  两个人同时打开门出来,所有人都好奇地抬头看着他们,而喻文州一抬眼,就看到远处沙发上的叶修直直盯着自己。

  黄少天挤进地铺堆里坐下来扬了扬胳膊:“都过来都过来有事儿跟你们说,叶修你也过来过来过来,哎我说别盯着我们队长看了小心王杰希回来拿扫把抡你啊!”

  叶修没理他,将手里的打火机玩得咔哒咔哒直响:“什么事儿?文州是不是你让少天来跟我们说的?那你过来自己说,少天说话我们抓不住重点。”

  “我和小江还有几句话说,让少天复述给你们就好。”喻文州没有跟着黄少天回客厅去,只是一边靠在门边用一成不变的微笑和温和语调回应叶修,一边侧身将拎着包从厨房返回来的江波涛让进自己身后的起居室。

  叶修手上“啪”地一声将打火机的盖子合上,几乎是一字一顿:“喻文州,我警告你啊,别乱来。”

  “放心。”喻文州朝他笑了笑,搭上江波涛的肩回身进了屋,虚掩了起居室的门。

  “放个屁的心。”叶修哼了一声,挪了挪屁股挪到黄少天边上。


  早在黄少天离开屋子的时候,喻文州余光就看到那只黑猫又不知从哪儿出现了。此刻江波涛和他一起进了屋,那小东西更是大摇大摆毫无忌惮地走到了他们面前。

  “现在吗。”江波涛看了看喻文州,将掌心里周泽楷的耳扣摩挲了一下。

  喻文州轻轻笑了笑:“就现在,我赌不超过二十秒,外头就要有人来捉拿我们两个归案。”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到那时候我们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冲动,可就不好说了。

  然后他和江波涛同时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那黑猫的头顶。

  猫咪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意,站起身来穿透落地玻璃门跳了出去——是的,玻璃门当然是关着的,可是那只猫就那么轻盈地跳了出去,仿佛那层透明坚硬的无机物不存在一样。

  它停在外头的地面上,回过头安定地看着门内的两个人。

  “……跟过去?”江波涛盯着它不确定地猜测。

  “跟过去。”喻文州站起身,打开了玻璃门。


  黄少天今天讲话和他平时的风格不太一样,他尽量用了最简洁的语言将喻文州所有的猜测和计划讲给了其他人听。他当然还是希望能有人去制止喻文州这样做的,然而叶修听完后,只是闭了闭眼睛,在茶几上摁灭了他刚刚点燃不久的香烟。

  “这不是胡闹吗!”倒是张佳乐跳了起来,和楚云秀一起跑过去拉开了起居室的门。

  他们只看到通往外头的玻璃门开着,而喻文州和江波涛已经不见了。


  黑猫像一道鬼魅的影子,无声地在地面上划过,喻文州和江波涛甚至不知道它的四只爪子到底有没有接触地面。虽然只有几步路,但进入树林之前他们还是不由自主地犹豫了一下。夕阳下静谧的密林在地上投下暗沉的阴影,内中似乎透不下一点落日的温柔光亮。

  刚刚拨开密集的草叶前进没几步,江波涛就顿住了脚:“喻队,我们好像……成功了。”

  他们身后已经看不见本该离得不远的别墅,取而代之的是触目不尽的重叠密林。喻文州抬起头透过枝叶间狭小的缝隙看了看天空,一轮硕大而明亮的满月,挂在离他们很近的天幕上。

  与此同时,在他们已经看不见的地方,余下的人脊背生凉地盯着挂钟上红色的指针发出“喀喀”的声音,连跳了两下,从“8”跳到了“6”。

  窗外,恰是日暮黄昏。


—TBC—


下一章:第三天(上)

【“有时候直觉也是一种战术。”】



————————————————


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其实是因为我很早就写好了却一直没有收尾没有修。

想通过对话来表现喻队和江副之间不言而喻的同类感应【这啥】,喻队和黄少之间非常深厚的感情,以及叶修和喻队之间那种我不好描述的感觉,介于知音克星同类和前后辈之间吧。但我知道表达得相当失败【OTL】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拖着不发……

所以随便看看吧打我可以求不要打脸……

主要是因为 @悲与悲悯之歌 这个家伙!她威胁我再不更就不给我寄本子!还要挂我!天理呢情谊呢世界的恶意QAQ!!!


评论 ( 21 )
热度 ( 39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