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江喻江】大雪(短篇END)

【向十区版头拉郎致敬】【我现在还没从激动里缓过神来】

今天的实验搞了五次我都还没能离开实验室!

我便是驾驭不来实验室的破电脑……格式如果乱了我回头改……

把昨天烤鱼群里十区拉郎的赌债发出来攒人品!请在今天结束之前让我得出结果吧!


【江喻江无差】大雪

  江波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电脑桌面下方喻文州的QQ对话框亮着,于是弯下腰动了动鼠标点开。他们每天晚上的常态都是这样,和对方的对话框最小化在桌面下方,然后两头各做各的事。时不时的聊两句,可能今天聊得误了休息的时间,也可能一晚上不怎么说话,哪边有了事也不用特意说明,就直接弧走。

  听说上海这两天挺冷?

  是啊,几天没见太阳了。广州呢?

  也降温了,今天好像是二十四节气的大雪。

  真的?这东西不准吧,我就从来没在大雪的时候看见过下雪。

  我也没有,广州从来就不下雪。

  上海有时候下,特别小。前几年有个冬天三零一来我们这儿比赛正碰上下雪,我说今天雪挺大的,被许斌鄙视了。他说你们这哪叫雪,根本就是雨夹小冰渣,还给我看照片秀他们天津的大雪。

  我也是之前去微草虚空那边比赛的时候才见过下大雪,别说,的确好看。

  是啊,挺想多看看的。

  现在有哪儿下雪了?

  东三省吧,要去看吗。

  敲这一句的时候江波涛有点玩笑的意思。昨天蓝雨轮回分别都刚跟别的强队打了常规赛,今天各自复盘。他们两个人也有近两个月没见了,这次正好都排了明后两天的假期,江波涛明天一早就要飞去广州,来回机票早订好了。

  喻文州弧了一会儿没说话,江波涛也没在意。片刻之后QQ嘀嘀响,点开一看喻文州发了一句话。

  把你明天的机票取消吧。

  ……还真去啊?江波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

  对啊,我广州上海两张机票都买好了,明天飞哈尔滨。

  江波涛有点意外,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不过还是回复说好,我去订旅店,还不到旅游旺季,应该还有房间。


  江波涛当然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计划,这天晚上蓝雨黄少天跑出去买玉米猪骨汤当夜宵,溜进喻文州屋里一边喝一边说话。无意间看到喻文州跟江波涛的聊天窗口,就拉着凳子拖到了喻文州旁边咬着勺子含含糊糊地说。队长啊你知道吗看你跟江波涛谈恋爱简直着急,人家哪个谈恋爱不是跟烧开水一样一会儿就开得沸沸腾腾以后再慢慢温下去,你们倒好上来就煲老火汤似的半天都不见咕嘟个泡,还是那种特别浓别人都看不清你们心里头是什么的汤,不是我今天买的这种唉今天这汤清汤寡水的根本没味儿好像是滚出来的不是煲的啊以后再也不去他家买了。迟早有一天江波涛变得跟队长你一样,用那谁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啊对,心脏。

  我觉得这样挺好,你看烧开水一会儿就蒸发完了或者凉了,老火汤慢慢煲能一直温着呢……跟你说了别去对面买,转角过去那家的汤好喝。

  那家老排队我不想排队。唉我一直好奇你们这些玩战术的怎么谈感情,是不是对方想什么都能知道?那队长你有没有种在跟自己谈恋爱的感觉啊?

  嗯,有时候有点。喻文州转过头。没看出来少天你对这种事见解挺多啊,你不是还根·本·没·谈·过·恋·爱吗?

  黄少天一口猪骨汤呛在喉咙里咳嗽了半天。靠靠靠靠队长队长队长心真黑啊你友走尽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有违说话的职业道德队长你懂吗懂吗懂吗!我这是专心事业热爱荣耀不分心不像你们纵情声色!

  喻文州一边笑一边拍着背给黄少天顺气,盯着江波涛回复过来的“要去看吗”四个字看了会儿,打开网页查机票。

  那就咕嘟个泡呗。


  喻文州坐的飞机降落在机场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让他失望的是哈尔滨天气预报上虽然是雪,但却并没有下,相反还有很不错的阳光。然而天气实在是太冷,下飞机的通道里就一阵阵的寒意,从祖国南头直飞北头的喻文州尽管已经装备了羽绒服,还是一时被冻得有点缩。

  好在机场大楼里暖风很足,江波涛比他先到,在出口等他。两个人打了车去订好的酒店,太阳照在路边的积雪上,透过车窗明晃晃映着人眼。

  哈尔滨从十月份就开始下雪,陆陆续续的累积,路边的植物和建筑物上都是一色的雪白。两个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各种俄罗斯风格的建筑,出租车司机热情地给一看就是游客的两个人讲这是拜占庭那是巴洛克。喻文州问怎么没下雪呢,司机说哎哟不巧啊昨天还在下,想玩雪要不去帽儿山滑雪,包您玩得开心。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江波涛提议说,不然先找个地方吃饭吧,吃过饭再去酒店也不迟。

  出租车把他们送到了一家离住处很近的饭店,司机狠狠夸了这里一通后给他们指明了怎么去酒店才走。江波涛订的酒店位置很好,现在他们站的地方远远能看到广场上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古老华丽的拜占庭教堂并不突兀地伫立在现代化广场的中央,暗红的建筑窗棂上落了白,洋葱头上也积着一层雪帽,好看得不得了。但看了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冷得受不了,赶快钻进了饭店点菜。游戏宅很少有愿意大冷天出门到处跑的,不过跟喜欢的人一起出门另当别论。隔着得莫利炖活鱼的腾腾热气,两个人十分默契地伸长了胳膊,将第一筷子鱼肉放进对方碗里。

  喻文州一边笑着低头吃鱼,一边想着黄少天说的那句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在跟自己谈恋爱啊。他和江波涛有些地方真是挺像的,脾气性格乃至思维方式都有点相似,相处的时候照着自己的思维都几乎能预估到对方要做什么,哪还有会起冲突矛盾的道理。两个人又都是温和细致的人,最擅长的就是让跟自己打交道的人觉得如沐春风。这样的两个人凑到一起,看起来好像处处都是体贴,又好像干脆就连让对方展示体贴的机会都没留下。

  所以黄少天说他们俩的恋爱像老火煲汤,温和细致知己知彼,很少会有什么意料外的事情。

  少,不意味着没有,比如这次突然的旅行就算一次。

  尽管他们再相似,江波涛偶尔还是会觉得自己还是差着喻文州一小截儿。比如说他有些时候会看不出比赛里喻文州的某个战术安排用意何在,直到最后水落石出才反应过来。再比如他这次就不太明白,喻文州为什么突然就决定千里迢迢跑来看雪。

  荣耀的战术观他还有的是学习发展的空间,至于生活么就更不用担心。虽然他偶尔还觉得自己不是特别懂喻文州这个人,但没关系,他还有比学习荣耀更长的时间去弄懂。


  吃过饭两个人沿着司机指的路去酒店,喻文州下意识地要走在江波涛的左边,然而江波涛已经将行李箱拉在了左手里,右手自然而然地拉住了喻文州。

  路边残留的积雪已经被来来往往的人们踩实了,旅行箱的轮子压在上头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喻文州突然忍不住有点想笑。

  要什么意外呢,就这样多好,他俩就慢慢煲他俩的汤,不温不火,默契细致,香气四溢。

  细水长流,然后到天长地久。


  在路上两个人还在计划下午可以去哪里玩,结果进了酒店就再没出来,窝在房间里足足打了一下午的荣耀。喻文州有个魔剑士小号,江波涛有个术士。这么一个组合,谁也猜不到会是哪家的职业选手。两个人闲着没事就守在神之领域的副本门口组野团下本,过这种本对于他俩来说简直是风卷残云摧枯拉朽。

  事实证明荣耀的吸引力超乎一切,等他俩终于觉得有点饿的时候,外头天都黑了。

  喻文州放下鼠标伸了个懒腰,起身去倒水的江波涛在窗口站了站,立刻回头叫他,喻队,下雪了。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向窗外,北国冬夜里的雪花正纷纷扬扬地撒下来,在城市里斑斓的灯光下,每一片都被照得闪闪发光。

  出去看看吧?正好也去吃个晚饭。

  行。

  大雪纷纷的冰城夜晚,气温比白天还要低些。两个人裹着围巾戴着手套还是忍不住缩起脖子搓手,靴子踩在新积的薄雪上咯吱咯吱地响,暖黄的路灯下路边矮冬青的叶子亮晶晶的。两个人抬起头去看夜空里斜斜密密扑下来的大雪,风立刻就卷着雪花打了他们一脸,刺痛,只好赶紧藏回围巾里。

  雪下得急,不一会儿就落了两个人一头一肩。江波涛侧过头跟喻文州说,喻队把帽子戴上吧,头发全成白的了。

  以后老了估计也就这样,小江你提前适应一下。喻文州一边说一边倒去掸江波涛的头上肩上。

  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看,何必急于一时。江波涛笑着拂去喻文州头上的落雪,把羽绒服的帽子给他拉上。

  喻文州也笑起来,反手握了江波涛的手。

  说的也是。


  —END—




评论 ( 26 )
热度 ( 124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