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翻译-HOME1】有关诺多动荡的一些早期故事变迁

“老熊计划”的第二篇,节选自HoME1第六章


关于“米尔寇(Melko,同Melkor)的盗窃与维林诺的黑暗”的注解

Commentary on

The Theft of Melko and the Darkening of Valinor

 

下文正文中的“我”均为小托。末尾注释为译者注。

部分托氏长难句协力感谢  @穆凉。  !


 ————————————————————————


       有关米尔寇腐化诺多精灵(Noldoli)的故事,最终将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来讲述,即他插手介入了芬威之子费诺(Fëanor)与芬国昐(Fingolfin)之间的冲突。(见《精灵宝钻》)但在这里的故事中,并无此事的踪影,而且此时的费诺并不是芬威·诺勒莫(Finwë Nólemë)的儿子,他的父亲名叫Burithwir①。

       按后来版本所述,是米尔寇垂涎精灵宝钻引发了日后诸多故事,但在此处这一点大体只表现为他对诺多精灵所铸的宝石有所觊觎:这是一个显著特征,说明茜玛丽尔的传说确实起源于此,尽管宝钻目前的重要性还不是太高。

       此时有一点与日后的故事保持了基本一致,那就是米尔寇重点针对诺多精灵进行荼毒腐蚀。在那时的众说纷纭中,他所使用的有限伎俩与后来的十分相近——即声称维拉们召唤精灵前来维林诺是一种囚禁,而东方广阔的疆域是精灵们的权属之地——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在米尔寇的言辞中,没有任何提及人类到来的话语。有关人类的信息是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在后来介绍的故事里出现的:由曼威(Manwë)亲自揭示。②

       此外,在这里诺多精灵与堕落维拉(米尔寇)之间的特殊关系,来自米尔寇觊觎他们的宝石。但在《精灵宝钻》中,诺多精灵亲近米尔寇是因为他能够传授给他们知识,而其他种族则对他保持着冷漠的态度。

 

       另有一处的叙述也截然不同:在《精灵宝钻》中,米尔寇邪恶的密谋是因(维拉们)着手调查诺多王子们之间的争斗而暴露的;而在这里,诡计被揭穿则仅仅是因为芬威·诺勒莫对他的子民的动荡骚乱感到了不安。

       后来的故事自然远胜于前:彼时随着米尔寇的阴谋被揭露,他立刻被维拉们当做大敌进行追捕(尽管他还是逃脱了)。可是在此处的故事里,尽管所有证据都指向他无意改过自新,他仍只被要求去曼督斯内反省。

       《精灵宝钻》中费诺在芬威的陪伴下被放逐到佛米诺斯(Formenos)的故事,此时也已经出现了雏形,不过在这个故事中,所有的诺多精灵都被勒令离开Kôr(提里安早期的名字),前往北方崎岖的山谷,在那里,Híri河③流入了幽深地底。而这项命令与其被当做曼威对他们的惩罚,不如说更多的是给予他们的防范与保护。

 

       有一条河流向诺多精灵的流放地,名为Sirnúmen(“西流之水”),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之前提过的那本小册子④中有一条单独的记录援引:“诺多精灵(Gnomes,早期指诺多精灵)在维林诺的第二处石居之所,有一条河流名为Kelusindi⑤,它的源头Kapalinda⑥春意盎然。”

 

       一段十分醒目的文字说到,曼威本就知道“精灵是世界的孩子,而总有一天他们要回归她的怀抱”。我注意到在早期文本中,“世界”(the world)往往等同于“中土大陆”(the Great Lands),这种用法在目前为止的记录中也反复出现,但我不清楚这个含义是否可以适用于此处。我倾向于认为这个句子的意思是,在中土大陆(the Great Lands),埃尔达精灵被束缚于地球上,不能与众维拉及那些“存在于世界之前”的灵魂们一同回归他们原本来自的方域(就如前文最初版“埃努的大乐章”所阐述的。)⑦

 

 

 ———————————————————————

 

 

① Burithwir的父亲,即这个版本费诺的祖父,名叫Maidros,这是后来的大梅也用过的名字。


②《精灵宝钻》中,维拉们知道人类将会到来,但精灵并不知情,因为曼威并未向他们揭示此事。而米尔寇利用并扭曲了维拉们的缄默,偷偷向精灵提及他本来几乎一无所知的人类,并借此制造、散步恶意的谣言。


③【译自本章,HoME1-VI-The Theft of Melko】:

       一条名叫Híri的小河,从山上奔涌而下,向北流过Kôr城矗立的宽阔海岸,一路徜徉穿过平原,无人知它去往何方。也许它到达了外环海(Outer Sea),在银圣树以北它潜进幽深地底,那里巨石环绕的山谷遍地崎岖。诺多精灵居住于此,拒绝接受永不能返回Kôr的可能,于是他们苦等有朝一日,曼威心中的怒火能消逝无踪。


④ 在前文HoME1第二章“The Cottage of Lost Play”中,小托曾提到他父亲留下了一个小随身笔记本,标题写着“埃瑞欧一生的故事”(The Story of Eriol’s Life),内中记录了托老很多早期的想法。


⑤【译自HoME1-Appendix】:

Kelusindi:维林诺诺多精灵流放之地的一条河流,文本中叫做Sirnúmen。Qenya词典在KELE,KELU“流水,涓流,渗泄”这一词根条目下给出了许多衍生词汇,包括“Kelusindi”意为“一条河”,也写作kelu;“kelumë”意为“溪水”;“kektelë”意为“喷泉”(也有写作“ektelë”的形式),等等。“-sindi”词根见“Sirion”词条。

——Sirion:Qenya词典中,词根“SIRI”意为“流动”,衍生出“sindi”意为“河流”(如Kelusindi);“sírë”意为“溪水”;“sírima”意为“液体,流动的”。在Gnomish词典中,“sîr”意为“河流”;“siriol”意为“流动的”。举例:Sirnúmen,及被其替代的名字,Numessir。

而“Sirion”是诗意的韵语,意为“河流”,特指那条流经Garlisgion与Nantathrin的、充满魔力的河水。

Garlisgion:“芦苇之地”(the Place of Reeds),存在于Lisgardh“西瑞安河口的芦苇滩”(the land of reeds at the Mouths of Sirion)。见《未完成的故事》(UT)


⑥【译自HoME1-Appendix】:

Kapalinda:诺多精灵流放之地的一条河流的源头。Qenya词典中将“Kapalinda”解释为“众水之春”,衍生自词根“KAPA”,意为“跳跃,春天” ;而“linda”则词义模糊。


⑦ 译者推测,这里所指的应该是前文HoME1第二章“The Music of the Ainur”结尾处提到的、一种版本的精灵命运:“埃尔达将一直活到阿尔达的尽头(the Great End),除非他们被杀害或被悲伤耗尽生命,但这些死亡都是他们主观上的。除非过去上万个世纪,否则年龄的增长也不会让他们的力量衰退;而精灵的亡者将重生为他们的孩子,所以他们的数量永远不增不减。”



———————————————————————



所以你们看出HOME1里提到芬熊的地方,其实内容和他有多么无关了吗!


我向来还算是比较喜欢诸位维拉们的,尤其是后续版本,但这个版本里他们有些脑回路实在是让人无语……比如一个不落地惩罚了所有被米尔寇蛊惑的诺多。如果说只是再次囚禁米尔寇尚且可以解释为这个故事里他还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严重损害,那诺多背负此等惩罚真是觉得太过了,他们虽然信了邪教(不是),但着实是被蛊惑的受害者啊。

还有,文中将这次流放更多地认为是“防范与保护”,我也是real不懂,不知道是托老作为写作者如此认为,还是他笔下的诺多精灵如此认为。如果是前者还好理解,如果是后者……该说维拉们想法真独特还是诺多们心真大哟!

但是,这里这个鸟王比后来坦诚了一点呢(喂)


下一篇终于有点和芬熊相关度稍微高点的故事了(其实也没有多高)

评论
热度 ( 21 )
  1. 穆晟☆一世万花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