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翻译-HoME1】诺多远征的一点相关

老熊第三篇,虽然很短但前后文信息量很大的一段。

节选自HoME1第七章,诺多的远征  The Flight of the Nodoli


正文中的“我”均为小托。末尾注释为译者注。


转载请征求译者同意。部分托氏长难句协力感谢 @穆凉。 

 


 ————————————————————————



       古老的故事里有个说法,即如果诺多已经遭受了“疲惫,病痛,以及在他们远离维林诺后所要承受的种种不幸”,那么他们永远不可能穿越那片坚冰。但幸运的是,“蒙受维拉祝福的食水仍饱存于他们的血脉之中,且他们乃半神之身。”①

       这些内容在《精灵宝钻》中被复述时是这样的:“他们才刚刚离开蒙福之地,尚未随着地球的衰老而疲乏。”另一方面,北方预言中又强调指出:“虽然一如已经命定你们在一亚中不会死亡,也没有疾病会侵害你们,然而汝等仍会被杀,而且必定被杀。”【取联经版宝钻译文】

       有关费诺里安(Fëanorians)的背叛:夺船渡海和将芬国昐(Fingolfin)及其子民遗弃在阿拉曼(Araman)的海岸上,这些事在古早的故事里当然是没有提及的,但对于费诺的指责已经出现了(见本书本章节前文,“怨语之所”②)。这是最早版本的传说在许多叙事结构上开始渐趋稳定延续的一个显著表现。随后一段时间内,家谱结构几乎不再出现。特刚(Turgon)起初是(芬威·)诺勒莫(Finwe Nólemë)的儿子,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费诺(Fëanor)是诺多王室的近亲。而其他的王子,如芬国昐(Fingolfin),费纳芬(Finarfin),芬巩(Fingon),费拉刚(Felagund),此时尚未以任何形式或任何名字出现。

 


 ———————————————————————

 


①这里写的是“they were half-divine”,但译者认为这个“half-divine”应当只是指精灵们的长生与神圣。


②【译自本章HoME1-VII-The Flight of the Nodoli】:

(欲知本段前情提要,请看后面译者的废话)

       如今那些漂浮的冰岛的出现,毫无疑问是由于米尔寇在遥远北地的再次现身。严冬已经退至极南与极北,在仅剩的和平时日里,那片被称为“米尔寇之锁链”(Melko's Chains)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立足之地。但无论如何,米尔寇的活跃最终反倒拯救了诺多精灵。看啊,他们如今不得不带着他们的女眷和水手离船,将船只拖上荒凉的海岸,并建立起哀凄的营地。

       歌谣中称这片住处③为“怨语之所”(the Tents of Murmuring),因那里充斥着太多哀伤与恨憾,许多精灵苦恨地指责费诺。事实上,一少部分精灵离开了族人,因为他们怀疑他们再也不会被欢迎回到维林诺——这一小部分精灵寻找归路并成功折返,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故事里。

 

③【本段Note9】:

在“住处”(dewlling)一词后面有一处准备插入一个精灵语的名字的空白。

 


———————————————————————

 

译者的一点废话:

       这段虽然很短,但其实如果看前前后后的全文,信息量real大……这时候有关诺多返回中洲的前因后果里,茜玛丽尔还没出现,芬威(当时通常简称诺勒莫)也并没有死亡。双圣树被毁后,费诺鼓动诺多前往中洲,而芬威出于自身的睿智提出反对(这时候他的态度有些像后来的芬熊),但费诺当着全诺多的面跟王正面刚了一番,这时候的费诺还根本不是芬威的儿子呢……【。

       天鹅港的夺船与亲族残杀这个时候已经基本定型,曼督斯的预言也已出现,正因如此才出现了上文那一段诺多的悲惨处境。至于“the Tents of Murmuring”,我试过翻译成“窃语之营”“怨责之地”“衔恨之居”等等等等之类的……最后还是把它译成了“怨语之所”。

       然而这个故事里最让我目瞪狗呆的一点,是曼督斯在北方预言里,就已经说出了“Great is the fall of Gondolin”……那时候阿宅(作为芬威之子)都还不晓得中洲长啥样嘞_(:з」∠)_


       这个版本的诺多远征似乎还没有人翻译过,我目前也只译了其中费诺演讲和天鹅港残杀的一些片段,有时间的话我会把完整全文都翻译一下。


评论
热度 ( 22 )
  1. 穆晟☆一世万花诺多兰提 转载了此文字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