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写手限定游戏】—黑历史羞耻PLAY23题

       maya翻硬盘实在是太耻了真的每过三分钟我都会产生一次撞死在屏幕前的冲动……这种东西发出来一定是友走尽的节奏哈哈哈哈不行了!

       最黑的时期居然都给了大本命三国圈,想想还真是忧伤啊?


1、贴出你第一个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赤壁的大火熊熊燃烧起来的时候,孙刘联军的主帅周瑜正在高大艨艟的船头负手而立,一任高绾的墨发和银白大氅在猎猎江风中飞扬。

       ——策瑜《风雨》(历史向)

 

2、对刚刚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已经被自己的苏气糊了一脸。

 

3、现在比较满意的首段贴一下?

       收获节前后,蓝雨区常是连绵的阴雨。喻文州肩头的旧伤也总在这时候开始时不时剧烈作痛,那疼痛分外绵密黏潮、细刺入骨,就像连日来酸晦的雨水一样。

       喻文州在房子外面种了大片的金盏花,雨水多时花开得不算好,却也是满眼的灿烂颜色,阴天里似是以假乱真的阳光。

       ——喻黄《凉锋》(饥饿游戏paro)

 

4、好现在羞耻升级,你黑历史时期是怎样写CP互动的呢?

       接天大火里周瑜闭上眼睛,就好像又听见那人一如既往地在他耳边,叹息似地唤他,公瑾啊……

       于是他向身边伸出手去,纵使掌心里空空如也,却还是像握住了那人的手一般,缓缓收紧了五指。

       唤我做甚?

       这一生的风雨如晦,你终究没能和我,一起担当。

       ——策瑜《风雨》(历史向)

 

5、为什么会这么写?

       这是第一篇文里结尾的互动……说实话我觉得和我黑历史时期其他文相比都还不算是特别糟糕的那种(所以其他的我是不会放出来的你们懂的)

       作为一个写寡妇文出身的(什么玩意),一门心思地想用所有的办法去刻意突出活着的那个人有多么孤独悲哀,而手法还是显得拙劣。

 

6、贴一段你现在比较满意的CP互动吧!

       大雪纷纷的冰城夜晚,气温比白天还要低些。两个人裹着围巾戴着手套还是忍不住缩起脖子搓手,靴子踩在新落的薄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暖黄的路灯下路边矮冬青的叶子亮晶晶的。两人抬起头去看夜空里斜斜密密扑下来的大雪,风立刻就卷着雪花打了他们一脸,刺痛,只好赶紧藏回围巾里。

       雪下得急,不一会儿就落了他们一头一肩。江波涛侧过头跟喻文州说,喻队把帽子戴上吧,头发全成白的了。

       以后老了估计也就这样,小江你提前适应一下。喻文州一边说一边倒去掸江波涛的头上肩上。

       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看,何必急于一时。江波涛笑着拂去喻文州头上的落雪,把羽绒服的帽子给他拉上。

       喻文州也笑起来,反手握了江波涛的手。

       说的也是。

       ——江喻江《大雪》(原作向)

 

7、你觉得现在有进步吗?

       ……还是有的吧?

 

8、现在羞耻继续升级,贴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写吧!

       周瑜从来对孙策没辙,挑眉笑了笑,便一边拿了衣服和孙策一起穿戴,一边饶有兴致地说起昨天晚上的一枕好梦。征战多年,连梦里也常是金戈铁马烽烟长河,极少有这般的温暖明丽。说着说着眼角眉梢便全是笑意,一双伏犀凤目清清亮亮,玉琢而成般的脸上散发着光辉,形状优雅色泽明丽的唇微微上翘,整个人就成了一幅绝美的画。

       ——策瑜《好梦从来容易醒》(历史向)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哈哈哈哈你们造什么叫苏了吗?!

 

10、现在把刚刚的中二段落套给你现在的本命/墙头/CP试试?

       那就是我的大本命,也是我的大本命CP……什么套给墙头吗,套给另一个周郎试试?唉哟我去周泽楷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话跟江波涛讲昨天做了什么梦!

 

11、黑历史时期对攻的描述是怎样的呢?请贴一下!

       那样夺目的笑容,简直让人转不开目光。就好像是夏日里灼灼如火的日头,光芒万丈。

       所以后来很长时间,周瑜看着太阳,总能想起孙策。

       他的确就是他的太阳。

       ——策瑜《与子同袍》(历史向)

 

12、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攻呢?

       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特别喜欢用太阳来形容吾王……

 

13、那现在是怎么描述攻的?

       这种感觉让他有点烦躁。喻文州骨子里是一个喜欢让一切都大致不脱出自己的可控范围的人,就像是打荣耀,他倚仗的从来都是精准的节奏和精彩的战术。作为一个长于战术布局的人,他擅长给队友制造机会、给对手制造意外,但自己却从来都不会太喜欢意料之外的未知数。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却偏偏一点都无法猜测事情的起因,一点都不能预料事情的走向,更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

       ——喻王/江周/伪江喻江《十日谈》(原作背景灵异paro)

 

14、过去是怎么描述受的?

       三十年前就是在一个黄昏,孙权第一次见到来拜访孙策的周瑜。长身玉立的少年在斜阳中微笑如水,温润如玉。

       后来,孙策去世的时候,周瑜也是数日星夜兼程后在一个黄昏跌跌撞撞地冲进灵堂,面色惨白地跪倒在孙策的灵前。跪在一旁的孙权想扶起他,却被他凄凉地安慰,仲谋,莫哭。

       再后来,赤壁的一场大火烧透大江上下之后,孙权迎着夕阳看着那得胜之人策马归来,英姿抖擞意气风发。孙权在温柔日色里眯起一双碧色的眸,得意地笑着。

       看,那可是孤的公瑾呢。

       ——权瑜《只有相思无尽处》(历史向)

 

15、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受?

       ……因为苏?其实是因为不仅苏而且还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苏得漂亮(。)

 

16、现在是怎么描述受的呢?

       喻文州凑过来看了看他的手机屏幕笑出了声,从他还举着的手里拿过那个玫瑰色的小盒子,在两枚戒指里挑了一个往无名指上戴了戴,好像不是很合适,于是换了另外一个,嗯,这个正好。

       然后他在周泽楷异常沮丧的目光里伸出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拿走了周泽楷的手机揣进自己裤兜里,清了清嗓子郑重地开口。

       周泽楷先生,你是否愿意和喻文州先生结为伴侣,从今时起,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始终爱他、尊重他、陪伴他、忠实于他,直至永远?

       ——周喻《光芒》番外一《I DO》(原作向)


       咦我突然发现我现在的攻和受选的是不同CP里的同一个人……唉我果然对喻文州太没有节操了。信我是真爱啊?!

 

17、现在贴你写的第一个吻戏??

       副驾驶座旁的窗户开着一个十公分左右的缝隙,孙权走过去的时候往里面瞥了一眼,顿时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我勒个去我只不过是下车买瓶水啊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你们两个就变成这个样子是想干神马!孙权脑袋里有一群长相奇特的生物在四散狂奔。一把拽开后车门坐进去,看着前面两个吻得天雷勾动地火的男人,努力控制着不让脑海里那群生物从嘴里跑出来,深吸一口气,狠狠甩上车门——

       “——咣!”

       ——多CP主江东《学生会那点事儿》(现代架空)

 

18、那现在写的吻戏长啥样?

       周泽楷猛地扣住江波涛的手腕拉向自己,入阵之曲在一串突兀的杂音后戛然而止。这动作过于突然,江波涛毫无防备之下手上一错,琴弦深深割进指尖,霎时涌出了鲜血。然而两人谁都未曾顾及,江波涛借势揽住周泽楷的腰,翻身将人压在了他平日爱如性命的那具琴上,而后俯下身去近乎凶狠地吻上唇瓣。周泽楷强势地回应他,这个亲吻实质上更接近于撕咬,仿佛要将接下来要面对的刀光剑影生死未卜都和着血腥吞吃入腹。冰冷的铁甲碰撞的声音一直寒进两人的心底,被压在身下的七弦摩擦着铠甲的金属,发出嘈乱的悲鸣。

       休问归期。

       明日不归。

       ——江周《梨花白》(古风架唐)

 

19、最后一次耻度升级,过去是怎么写肉的?///w///(纯洁的清水党可以不答和肉有关的话题

       那一夜,周瑜任由身上迷乱的人带点粗暴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因为那从未经历过的疼痛而蹙了眉头,却还是更紧地搂住了身上的人。他们本应如此,早该如此,这般两心相印,骨血交融。

       窗外,溶溶月色,绝艳桃花。

       ——策瑜《风雨》(历史向)

 

20、对刚刚的肉什么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unfo我好不好!!!

 

21、现在怎么写肉的?

       叶神,是你来找我约炮,难道还指望我自己掏钱备好全套,然后送到你嘴边上?

       话不要说得这么露骨,含蓄,含蓄懂吗文州?叶修摁灭了烟屁股痛心疾首地摇头,然后驾轻就熟地从身后将手探进喻文州的裤袋里去摸他常抽的万宝路。行吧,套子润滑我买,不过那我可就没钱买烟了,晚上抽你的。

       但他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只好停手挑了挑眉,烟呢?

       杰希前辈不抽,我也很久不带了。

       呵,分手这么久了你倒还留着习惯。叶修收回手,从自己兜里掏剩的最后两根,分了一根给喻文州。等会儿叫床的时候别喊错了名字。

       这种低级错误,你觉得我会犯?喻文州接过来,从叶修手里拿过打火机给两人点上。

       也对,你俩做的时候,叫的那个不是你。

       ——喻文州中心《淋漓》叶喻段落(原作向盘丝洞设定)


22、对比一下自己写肉的文风变化吧!

       我怎么变得这么逗比了?!?!

 

23、最后一题了,这么一对比有没有觉得自己还是进步很大的呢OVO?给自己这些年来的进步做个总结吧!

       什么你们说有些文没见我发过?那就对了有很多东西是硬盘专属的造吗。

       其实很多选的段落都不是符合题目要求的正面描写,主要是因为翻硬盘太耻了臣妾做不到仔仔细细一段一段去找啊(滚)

       嘛,都几年时间了,总还是有进步的。

       最黑历史的时期都给了大本命三国圈,现在完全栽进了全职出不来,大概不会有哪个圈子能让我出产量比这两个圈子多了?

       希望自己一直能写下去,一直能喜欢写,那就最好了。

       谢谢你们。

评论 ( 2 )
热度 ( 6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