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全职高手】【喻黄】凉锋(上)

早就说要写的,饥饿游戏paro的喻黄

也是答应给画了屏幕里的喻黄的北猫太太和浮掠太太的三篇喻黄的第一篇!下一篇是浮掠太太点的梗!

同时也是春节贺文!【到底要一文几用!

然后说好的艾特给 @潮起日落 ><拖这么久不要嫌弃……!!


再强调一遍,【饥饿游戏paro】

大家知道这个背景意味着什么……所以慎入!慎入!!慎入!!!


大背景来自之前我设定过的一个饥饿游戏paro的框架,LFT有存档,但建议不要戳原文因为会剧透(。)前提背景我放引用在这里好了。

“嘲笑鸟”意象和故事的大体架构都来自《饥饿游戏》原作,但有些设定和原作不同。

        

设定十个区,当然有一个残暴的Capital政府。各区呈送贡品的方式与原作不同,不是抽签而是由Capital选择,Capital正是借此手段光明正大地除去那些有力反对者。而导师的选择方式也与原作不同,被选中的贡品可以自行选择自己的导师,只要对方同意担任,允许跨区。

叶修和苏沐秋是第一代有反抗意识的人们中的领军人物,而叶修也就是第一代的“嘲笑鸟”。为了抹杀这种反抗意识,Capital选他们两个代表嘉世区参加饥饿游戏。

游戏进行到最后,他们两人终究还是选择舍弃苏沐秋,保存叶修。而此后叶修成为公众明星,Capital反而更加不好下手。为了除去他,Capital不惜连续三届选叶修参加饥饿游戏,然而叶修连续三年在不断的迫害下夺得饥饿游戏的冠军(第三年与他一起参赛的嘉世区选手是吴雪峰)

嘉世区成为反抗力量的集中区,并最终爆发了大起义,Capital发动重兵摧毁嘉世区,叶修携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逃亡,和其他一些反抗人士一起前往遥远的北方密林,凭借险恶的自然环境藏身,并吸取了起义失败的教训,开始蓄积力量、重新组建军队,自称“兴欣区”

随后的几届冠军,就是霸图区的韩文清(张新杰并非霸图区的选手,而是设计师),微草区的王杰希,蓝雨区的喻文州。这些人其实都是各地暗中反抗组织的领袖,与叶修的兴欣区保持着联系。

随着兴欣区日渐发展壮大,渐渐为真正的起义战争做好了准备,各区的反抗领袖也开始向兴欣区集中。而在日复一日的压迫与反抗中,新的“嘲笑鸟”渐渐锁定于轮回区年轻的领导者的周泽楷。而Capital同样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因而决定下手,周泽楷终于被选定代表轮回区参加饥饿游戏。


一篇黄少戏份很少的纯喻黄。

短篇,上中下三更完结,或者删删减减就成了上下两更了(喂)。



凉锋(上)


  收获节前后,蓝雨区常是连绵的阴雨。喻文州肩头的旧伤也总在这时候开始时不时剧烈作痛,那疼痛分外绵密黏潮、细刺入骨,就像连日来酸晦的雨水一样。

  喻文州在房子外面种了大片的金盏花,雨水多时花开得不算好,却也是满眼的灿烂颜色,阴天里如同以假乱真的阳光。


  窗外的雨下得黏腻晦涩、不痛不快,而喻文州此刻在琴键上弹奏的却是《暴风雨》。虽是明净沉缓的第二乐章,但还是偶有滞涩,那实在是因为他的肩膀疼得厉害,连带着整个左臂都有点僵硬。

  一般来说,这首奏鸣曲的第一乐章都由黄少天来完成,只不过此刻,属于他的右边那只琴凳是空的。

  仿佛是嗅出空气里金盏花的香气被吹乱了一般,喻文州忽然抬起头来,越过钢琴和摆放着琐碎物事的窗台,看向了窗外。

  这所房子已经许久没有客人上门,而此刻正有两个人同撑着一把伞穿过花园的小径,中途在金盏花丛围绕的白色石碑处站了片刻,随后径直向门口走来。

  房子的主人停下了在琴键上蹁跹跃动的手,偏过头温和地勾起唇角:“少天,他们来了。”


  门铃片刻后就被摁响了,门廊方向旋即响起跳脱明亮的声音:“队长队长队长有人敲门啦你听着没你猜是谁来啦?快猜快猜要是猜中了就奖你一个来自剑圣的爱之吻哟!不过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来了唉我这手头有事儿队长你快去开个门呗?”

  “就来。”喻文州弯了眉眼从钢琴前起身,径直走过去开了门。门外的两名男子都与喻文州年龄相仿,其中一个正在收起手中黑色的伞,另一个身量略高些,站在稍稍向后的位置,取下围巾露出一张英俊得不像话的脸。

  喻文州依次打量两位来访者,目光更多地停留在离自己更近的那人脸上。不算太出色的相貌,然而眉目舒朗,笑容温和,和喻文州自己颇有几分相似。

  “喻前辈您好,我叫江波涛,是轮回区今年的贡品之一。”来人将还在滴水的伞放在门边的伞架上,侧身向喻文州示意身后一直沉默的另一人,“这位是和我同区的另一名贡品周泽楷,想必您听过他的名字。”

  “当然,久仰。”喻文州微笑着侧身让了让,“进来说吧,雨还在下。”


  壁炉里跳动的火焰驱散了从外面带进来的潮湿与寒气,喻文州将桌上自己和黄少天的两个杯子向一旁推了推,拿出两个新杯子给两位客人倒上咖啡。随后他笑着对周泽楷示意了一下桌上摊开的报纸,头版上几乎整个版面都是那张英俊的面孔:“我当然认识你,轮回的枪王,也是……”

  “我们新的嘲笑鸟。”


  周泽楷局促地笑了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坐在他身旁的江波涛自然而然地接过话,侧过头向喻文州示意窗外雨中的金盏花:“真是漂亮的花园,前辈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江先生过奖了,随便种种而已。”喻文州将咖啡递过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最近雨水多,花开得不好。”

  “前辈叫我小江吧。”江波涛连忙起身接过杯子,“前辈很喜欢金盏花?种了这么多,看上去真美。”

  “也没有特别喜欢,不过种了很多年,就这么一直种了。”

  “是黄少喜欢?”

  “也不是,他喜欢天堂鸟。”

  “天堂鸟?果然,自由,骄傲,的确像是我们所了解的剑圣。”

  “也很像我所了解的少天。”喻文州向后靠在了沙发背上,唇角扬起玩味的笑意,“两位来找我,一定不是来看金盏花,或是来跟我讨论少天的吧?”


  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江波涛当然也无需再扯什么引子和题外话,他索性放下手中的咖啡坐直了身体:“不瞒前辈,我们两个这次来,是想请前辈在今年的饥饿游戏里,担任我们两人的导师。”

  “为什么是我?”数年前的冠军错开目光望了望窗外,“你们知道,我从来没有当过任何人的导师。”

  “正如所有人说的,前辈是真正靠智慧赢得饥饿游戏的人……”

  “没有人赢过饥饿游戏。”喻文州骤然开口,突兀地打断了江波涛的话,手中的杯子放在杯托上时不小心一错,发出一声刺耳的短促声响。

  “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幸存者罢了。


  随后他略带歉意地向两个人笑了笑:“你们不用担心,我们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没被Capital监控了,有话可以直说。”

  壁炉里燃烧的木炭发出噼啪的轻微爆响,江波涛的神情变得愈发严肃:“正因如此,前辈和黄少一定也都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不必再费尽心思去争取‘幸存’,而是获得真正的胜利。”

  熟悉的言辞,在他和黄少天参加饥饿游戏的那一年,他也曾对一个人说过类似的话。喻文州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些怀念的模样。

  “……是叶修让你们来的吧,他还好吗?”

  “叶前辈现在已经到了轮回区,他很好,托我带封信给喻前辈。”

  江波涛也不急着问喻文州是否同意,只是从衣服里掏出一封连口都没封好的信递过去。喻文州接过来扫了眼信封上潦草的字迹,便扬手直接丢到了桌上,笑容里透出明显的愉悦。

  “不用看也知道他说什么,轮回区何必浪费一张好纸给垃圾话。”

  “那,喻前辈也应该早就想到了我们回来。”

  “从听说你被选作了轮回区第二名贡品的时候就知道了。”喻文州似乎是很无奈地瞥了一眼桌上的信,但语气中并没有丝毫不快,“我名义上担任你们两人的导师,但实际上只是指导你一个人。叶修现在不能公开露面,不过既然他人已经到了轮回区,那么真正指导小周的就应该是他自己才对——他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江波涛看了眼一旁的周泽楷,而后将视线转回喻文州脸上,“但即便叶前辈不说,我也知道,您是最适合担任我的导师的人。”

  “哦?为什么?”

  “因为我们两人的情况最相似,而目的则是完全一样的。”


  喻文州微微愣怔了一下,目光似是游离了数秒,而后迅速回过神来,顿了顿弯下腰从茶几下层拿出一盒崭新的香烟。江波涛见状掏出打火机,然而喻文州却停下了动作,又将那盒香烟丢了回去,直起腰推回了江波涛的手。

  “抱歉,少天不喜欢烟味儿,你也知道他叨叨起来是没完没了的。”喻文州歉意地摇摇头,摩挲了一下指间的戒指,“说正事吧,你们一定早就看过我们两个那年的全程录像了?”

  “嗯。”这次开口的是一直沉默的周泽楷,年轻而英俊的领导者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存储卡,偏头示意了一下屋内的成像仪。

  喻文州却对他摇了摇头,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不必了,那场游戏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