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帛匪华,清瑟自欣】

职业脑洞er
极冷体质,手速慢,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没有节操,只有乱搞

主博囤文,子博放点cos

【圣斗士星矢】【撒沙】孔雀尾(4)

上接:【第三章·泾渭河】


孔雀尾


【四、杀人刀】


“庐山?”


在庐山看守魔星的是天秤座的童虎,所有黄金都要尊一声“老师”的人,和教皇史昂一样是自上一代圣域中幸存的战士——当然也是如今头戴三重冠冕之人态度鲜明的反对者。他从不接受圣域的传召,更不听从教皇的命令,撒加从未怀疑从自己杀死史昂的那一刻起,天秤座的老师就已经知道教皇之位上换了人。

然而魔星之镇不可轻动,撒加在圣域也地位稳固,于是双方就保持着这样微妙的平衡,从大局计而井水不犯河水。此刻庐山会主动给教皇送信,只可能是一个原因——

“有魔星苏醒了吗?”沙加把自己有些凌乱的金色长发重新理好,随手挽起一个发髻,等这件事处理好了他需要去洗个澡,静心巩固一下自己的精神屏障。

撒加盯着手中来自异国的纸张,字母笔画生涩中带着金钩铁划的力度,执笔的人写惯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字,哨兵的眼睛能看到纸张上因为略显过火的力度而留下的清浅刻痕。信中的措辞并不客气,能读出执笔者对于这件事必须交给如今的圣域来办的强烈不甘,这倒毫不意外。但即便写信给撒加这件事让写信人感到如此愤怒和不快,信中交代的信息却依旧清晰全面。

“就在我们接下来要去往的科林斯城附近,是自上一场圣战过后二十年天魁星逃脱之后第一个苏醒的魔星。老师说,很可能是一名天字号。”

“……开始了。”

“是的。”


黑撒很少皱起他的眉头,但他们都明白,二百多年过去,此刻魔星的苏醒意味着圣战已然展开。这本该是神与神的对决,而此刻,他们的神明并非神明。

沙加并没有对这个问题发表什么感慨,而是迅速想了一下圣域此刻的战力:“天字号魔星,我们需要派一个黄金。调遣别人,还是我们前往科林斯湖的途中由我去做?”

“当然不是你,我们会接受今天宴会上埃利科拿斯城主提出的陪我们游览雪山的邀请,推迟一天启程。让其余的圣斗士在我抵达之前解决魔星。”

沙加有些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却并没有提出反对。此刻除了天秤座的童虎和白羊座的穆,还有四名黄金在他们的修业地,留守圣域的只有双鱼座、摩羯座和狮子座而已。

“何必那么麻烦?我们有个现成的清剿魔星的好人选。”撒加折起信纸,唇角挑出一个嘲讽的笑意,“他热爱这些城镇的居民们,他会拒绝我所有的传召,但这个任务却一定会接受。”

“你是说,祭坛座?”

处女座的黄金战士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叹了口气:“天字号魔星,白银圣斗士……如果没成功呢?”

撒加抬手给自己戴上青铜面具,将黑色长发藏进三重冠里。被山尖上的白雪反起的日光透过窗棂,在金属面具上切出一道光影的分割。他将那张纸重新封好,打开房门,手指微弹将信函隔着走廊平平送向不远处跪着的杂兵:“把这封信送去给祭坛座白银。”

木门随后迅速关上,撒加转过身,恰好迎上他年少的向导。他抬手抹去沙加唇上被自己方才咬噬出的一点血迹,而后用自己血红的眼眸盯着指尖的那一抹相同的色彩。

哨兵过人的触觉让他能察觉这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血液还残余着热度,面前的人是处女座的佛陀转世,这一滴,便足以是血池地狱,缚踏足邪路不敬神佛者,万劫不复。

“他能不能成功都没关系,如果他牺牲了,我当然会派出足够胜任的黄金圣斗士。”

沙加却摇了摇头,让处女座黄金圣衣离体落在一旁,绕过撒加推开了浴室的门:“不,我是说,如果你的计划没成功呢?如果祭坛座真的击败了冥斗士呢?”

黑发的暴君抹去指尖血痕,望着祈祷的春之女神,冷笑了一声。

“你放心,他一定会牺牲的。”


事情并没有出乎撒加的预料,在他们和埃利科拿斯城的陪同者一同登上赫利孔山之前,祭坛座的小宇宙就已经离开了。

蓝发的灵魂很快接管了身体,对于差一点就和自己的向导“真正结合”这件事,他感到很愤怒,却着实无可奈何。沙加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个灵魂在同一个身体里争吵,恋人的头发在蓝黑间变来变去。

“你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冲着终于蓝回来的教皇说道。

撒加并不清楚沙加说出这句话,是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黑发的那个灵魂了,还是觉得蓝发的自己也快要做出同样的事情了。但他能察觉,沙加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点点或许沙加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的得逞感,似乎如果能诱导他的哨兵违反他曾经坚持的什么小规则,是一件颇能让他得意的事情。

十五岁的少年尽管是那样少年老成,却也做不到完全的平静无波,他得意的时候左侧的唇角弧度会稍稍改变,是撒加喜欢到骨子里的样子。


他们推迟一天离开埃利科拿斯城后,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接受秘密传召,从意大利来到了教皇身边。无论是哪一方获胜,他都会被派去执行任务。

冥斗士与白银的战斗爆发的地方在爱琴海边,离行辕暂作停留的地方不算特别近,但他们都依稀能感知到小宇宙的爆发与争斗。而对于一位过分强大的哨兵来说,将战斗的细节了如指掌也不是什么难事。

撒加站在居所的窗前无所事事地把玩着颈上的黄金挂饰,所有的表情都隐藏在冠冕之下。沙加和迪斯站在他身后,凝神感受着远方小宇宙的起伏。

战斗并不轻松,然而自一刻钟前便是大局已定。冥斗士的小宇宙消失了,祭坛座竟然真的取得了胜利——尽管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干得漂亮。”

迪斯马斯克的这一声赞叹着实由衷,他是追求力量的人,力量的强大值得称颂,这就是他的真理。不过他真正效忠的强者此刻就站在窗边,背负死神之名的黄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去为祭坛座送上一个“牺牲”的美名。


——就在此刻,祭坛座的小宇宙突然间消失了。

不是力竭身亡,而是由于他身边突然出现的另一个小宇宙。那个不速之客袭击了祭坛座,以压倒性的优势,瞬间毙命。

沙加和迪斯马斯克的惊讶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来,就看到撒加的身体明显地震了一下。他的喉底发出一声惊呼与呜咽相混杂的声音,下一个瞬间,站在窗口的教皇已经不见了踪影,剧烈波动的小宇宙以极快的速度赶向方才战斗结束的地方,几乎忘记了掩藏身份。

迪斯马斯克被一重接一重的震惊搞得彻底摸不清头脑,骂了一声起身想要追出去,却被一旁金发的处女座拦下了。

“让他去吧。”沙加依旧闭着眼睛,面朝着窗外未知的远方。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第四章·杀人刀·完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诺多兰提 | Powered by LOFTER